盛世荣宠_飞翼【完结+番外】

   《盛世荣宠》作者:飞翼【完结+番外】

  文案:

  父是亲王,母是王妃

  大伯是皇帝,舅舅是国公

  他们都很疼爱她

  阿元一直觉得自己穿了一个人生大赢家

  一路无忧无虑(称王称霸)地长到十五岁

  赐婚的旨意叫阿元傻眼了

  阿元(木然脸):我确实想嫁到你们家,可是为毛娶我的不是你弟?

  湛某人(微笑拖走):别做梦了,洗洗睡吧

  这是王府贵女养成不成反被养成,顺便PK各路好汉的故事(喂!)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宫廷侯爵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元安(荣寿公主),湛少容 ┃ 配角:肃王府和宫里宫外的那点儿事儿 ┃ 其它:

  【编辑评价】

  父是亲王,母是王妃。伯父是皇帝,舅舅是国公。阿元一直觉得自己穿了一个人生大赢家。一路无忧无虑(称王称霸)地长到十五岁,赐婚的旨意叫阿元傻眼了。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要嫁的,是与她吃奶时便结仇的城阳伯世子?!本文透过一个得宠的宗室公主的成长史,将一个古代皇朝的盛世之景描写得淋漓尽致。宫廷之中的诸妃争宠,宫外王府的后院斗争,被长辈爱护着长大,一路的荣宠之中,与青梅竹马长大的夫君的互动温馨幽默。全文基调甜爽,1V1,是放松心情的一篇文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 1 章

  仲夏时节,白日里仿佛流火一般,一丝丝闷热的气息透过了水晶珠帘,向着清凉的屋里涌来。

  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一个不过十岁上下的小丫头,手中执着一只团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动着,头一点一点的,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身侧所在的红木雕花大床上,一个小小的婴孩儿正无奈地翻了一个身,爬到床头探着头看了看屋角那座还未完全融化的冰山,再看看这丫头手里的扇子,回头便将自己的小身子往软绵绵的丝被里拱了拱,嘴角微微撇动,却没有哭叫。

  阿元一直觉得,作为一个成年人,哪怕是穿越到一个婴儿体内的成年人,为了有些冷,发出哭闹的声音,还是有些丢人的。

  会成为黑历史。

  就在阿元觉得暖和了些,准备继续作为一个婴儿吃了睡睡了吃的时候,便听门口处水晶帘子哗啦啦地一响,便有一名头上插着一只赤金点翠如意步摇的俏丽丫头匆匆地进了屋,见那丫头竟然自己睡着了,脸上便露出了怒意,再见到屋角的冰山,竟是冷笑了一声,只过去先看了床上的阿元一眼,见她闭目似乎正在睡,这才回身,一把将那丫头的团扇抓过来往地上一丢。

  那小丫头猛地醒了,之后见到这丫头,脸上露出了畏惧的表情,飞快地起身磕磕绊绊地叫道,“明珠姐……”后头想要辩白的话,却叫明珠一把捂住,拖着她出了屋子,方才松开。

  “乱叫什么?!”出了屋子,明珠方才低声呵斥道,“惊扰了大姑娘,你能担待的起?!”见那小丫头讷讷说不出话来,她只冷笑道,“娘娘疼惜你们年纪小,并不使唤你们,我瞧着竟是纵的你们眼大心空,连主子都不放在眼里了!”见小丫头眼眶红了要辩白,她便冷冷地说道,“大姑娘这才百日刚过,谁叫你用冰山的?!坏了姑娘的身子骨,你也赔得起?!”

  “姐姐别与娘娘说,”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犯了大错,这小丫头急忙哀求道,“别撵我出去。”

  她是府里的家奴所出之女,因年纪小会来事儿,因此方才在府里的王妃娘娘产下了大姑娘后,托关系进来。大概是因这府中的主人肃王夫妻连生四子方才得了这一女的缘故,肃王与肃王妃对这一女极爱,连着大姑娘院子里的下人也跟着受益,活儿也轻省,平日里赏钱也多,况府里的几位少爷来看望妹妹,总是见她们有得力之处随手就赏,外头的人羡慕着进不来,她自然不愿意出去。

  “到了如今,你竟然还想着自己?”明珠微微提高了上门,只恨得不行,侧头喘了两口气,冷笑道,“我说了这么多,你统未说句大姑娘如何。况大姑娘屋里就你一个,你就敢睡觉,若是姑娘跌下来,或是有个磕碰,你一家子老小的命都不够陪!”有些严厉地说完,她便冷淡地说道,“你不适合在这院里待了,收拾收拾就出去,就说是我的话,叫你回家!”

  “明珠姐姐!”明珠是肃王妃身边最得宠的丫头之一,又帮衬着王妃管家,在府里颇有说一不二的意思,此时见明珠要撵自己,这小丫头只骇的不行,哭着就要拉明珠的袖子。

  “出去吧!”明珠的声音寒冷地说道。

  “这是在做什么?”就见那小丫头噗通跪在了明珠的面前,见后者的脸上完全没有动容之色,脸上露出了绝望之色时,便听到一声有些虚弱的声音从院门口传了过来,明珠一转头,就见门口处,正有几个眉清目秀的小厮簇拥着一名身形单薄的白衣少年缓缓地过来,急忙上前福了福,恭声道,“给大少爷请安。”见这少年的俊秀的脸上带着病态的苍白,这样的大热天竟是半分汗都未流,便担忧地说道,“大少爷才病好,如何又出来?叫王妃娘娘知道,只怕又要担忧了。”

  “总是憋在屋里头,身子都要闷坏了。”这少年微微一笑,温声道,“前一阵子我身上不好,恐妹妹过了病气,如今好了,自然要来见见她,不然叫她忘了我,岂不是辜负了前儿个我专门给她提的诗句?”

  “大爷。”想到之前那满府都在笑的诗,明珠的脸上便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诗是好诗,连肃王与肃王妃都赞的,不过把大姑娘那“圆润”的“美貌”这样生动地表达出来,真的没有问题?

  若不是知道大姑娘不过三个月,当日明珠在看到大姑娘拱着小身子转头对着墙壁的模样,都觉得她竟是恼羞成怒了。

  “罢了,罢了,”少年想到那时的场面,只轻轻地笑了两声,之后侧过头去咳了一声,这才在明珠担忧的目光中将有些透明的手指竖在唇间,清透的眼睛中流出一丝笑意道,“别与旁人说。”

  这样温润清透的少年,可惜了的。

  想到他的经历,明珠的心里微微一叹,然而却只低声道,“娘娘最心疼大爷,大爷也别叫王爷与娘娘挂心。”

  “好。”少年出人意料地好说话,只偏头一笑,便见那跪在地上的小丫头呆呆地看着自己,竟是被惊艳了的样子,也不觉冲撞,只含笑道,“这丫头是怎么回事?”

  明珠微微犹豫,到底将这丫头犯下的过错说了,便见那丫头立时扑上来就要抱少年的腿,被眼疾手快的小厮给踹到一旁,还在哭着想要爬过来,哭着喊道,“大爷,大爷!明珠姐姐是在骗人!奴婢最忠心不过,哪里敢做这样的事儿!明明是明珠姐姐……”

  “你!”眼见这丫头竟然敢污蔑自己,明珠只气得脸上发白。

  “且进去看看,万事便知。”少年的眼中微微一沉,只匆匆进来屋子,迎头就见墙角的冰山还未化尽,见那外头探头看过来的小丫头畏惧地缩了缩脖子,只面上不动声色地说道,“竟然还敢撒谎,这便是大事了,明珠!”他在明珠恭敬的表情中扬声说道,“传我的话出去,这家人连主子都敢哄骗,以后未必不敢做其他大事,连同他们家在府里的姻亲,一并撵出去!”

  “再有,”这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温声道,“母亲宽泛,下头多有油水,吃着王府的,却怠慢我的妹妹,这是哪里的规矩呢?”他伸出修长的手,细细地看着,温柔地说道,“除了她们身上的衣裳,别的都是府里的,给我看好了,一件都不许叫她们带出去,嗯?!”

  明珠心中一寒,抬头便见到这少年清透如水的目光,只觉得肺腑间一片凉气,低声应了,这才出去唤人拖这被吓得呆滞的丫头下去处置。

  阿元一开始便趴在被子里偷听,待明珠走了,自己的身子一动,被一双散发着淡淡凉意的手抱起,这才张开了眼,便见自己的对面,一张俊秀的少年的脸正对着自己微微一笑,知道他方才是在为自己张目,心中便是一暖,然而想到这少年居然用诗来打趣自己,想到什么“莲藕”一类生动地比喻了自己小肥肉的诗词,心里就是一怒,哼哼唧唧地转头,做出了一副生气的表情。

  “妹妹不喜欢大哥么?”见小小的婴孩儿一脸愤恨,少年只觉得新奇,毕竟当初弟弟们出生的时候,自己年纪也很小,哪里记得什么呢?他素来孤僻些,又常闭门读书,也知道历史上有许多早慧的孩童,并不觉得妹妹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只觉得心生欢喜,忍不住凑过来用薄薄的嘴唇碰了碰妹妹的额头,含笑说道,“怎么办呢?大哥最喜欢妹妹了。”见小婴孩儿长大了眼睛,便笑眯眯地说道,“妹妹要最喜欢大哥才行,对不对?”

  竟然轻薄自己!阿元怒了,蹬着小脚,咿咿呀呀地叫了起来。

  “这是同意了么?”少年哪里对妹妹这点愤怒放在眼里呢?只笑眯眯地曲解了阿元的意思,这才将她抱进怀里笑道,“这样的喜事,很应该告诉母亲,大哥带你去见母亲好不好?”说完,对阿元的挣扎只当未见,心满意足地托着心爱的妹妹的小屁股,一路在小厮的簇拥下沿着荫凉的小路往府中最奢华富丽的大院而去,待进了门,止住了想要通传的丫头,这少年便一路向着肃王妃理事的正堂而去,还未进屋,便听得里头传来了一个有些担忧的声音道。

  “娘娘,宫里这样的旨意,岂不是叫咱们为难?”

  “王爷说也说过,求也求过,”便有一个清亮中带着几分哀愁的女声传来,叹气道,“可是母后的脾气也倔强的很,圣人以仁孝治天下,谁能争得过母后呢?”

  “要奴婢说,太后也太……”后头的话叫那里头的婆子含糊了过去,阿元缩在了躲在门外的少年的怀里,努力地听着,这才听到那婆子小声说道,“一母同胞的四兄弟,为何越过了大爷,却叫二爷承了肃王世子的爵位?这岂不是在离间兄弟之情?日后,大爷与二爷之间,该如何相处?”

  大哥的世子爵位没了?

  阿元微微一怔,不由自主地向着这少年看去,就见他敛目不语,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哀凉。

  ☆、第 2 章

52书库推荐浏览: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 飞翼小说作品| 古代言情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