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记_石头与水【完结+番外】

   《千山记》作者:石头与水【完结+番外】

  文案: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非重生!非穿越!传奇,正剧,合口味者请入,不合口味者慎入!

  PS:看到有许多人误会江行云为男主,必须让她出场澄清一下,这是位妹子。另外,此文非百合,非女尊。背景已确定,就是东穆王朝,时间上与《美人记》相仿。《美人记》是市井人家,《千山记》是豪门世家。

  重门整理的皇族的关系图谱,石头改了两天把宜安公主的爹给改了,现下在重门童鞋的基础上改一下并贴出来。

  宜安公主,生父,晋王叔,与太祖皇帝是堂兄弟,年纪与今上相仿,略长,竹马竹马长大,母胡氏。

  起点:程太后

  【初代】太祖皇帝、宁平大长公主(父世祖);靖江王、宁荣大长公主(目前父不详,可能与皇族异姓)

  ———————————————————

  【二代】

  太祖皇帝一脉:现任皇帝、文康长公主(父太祖,母胡太后);

  宁平大长公主(降英国公府方家,已覆灭)一脉:方氏(父方驸马,母宁平大长公主)。

  —— —— ——

  靖江王一脉:目前尚未有后人登场;

  宁荣大长公主(降承恩公府胡家)一脉:胡五姑娘(刚及笄,新任皇后曾经的有利竞争者,现希望不大)。

  ———————————————————

  【三代】

  现任皇帝一脉:按生母来分,

  元后楮氏(出身楮国公府,已过世):生皇次女长泰公主

  继后胡氏(出身承恩公府,已过世):生皇长女永福公主,二皇子

  赵贵妃(出身赵国公府):生大皇子

  谢贵妃(女主姑姑):生三皇子

  —— —— ——

  文康长公主(降永安侯府李家)一脉:生三位嫡子李宣等人,有一庶子名唤李樵。

  方氏(嫁谢家,封魏国夫人,现为尚书府大奶奶):生谢莫如(女主),有庶女谢莫忧、庶子谢芝谢兰谢玉。

  ———————————————————

  宜安公主(父:晋王叔【逝】;母:晋王妃胡氏【逝】):即将出降谢尚书府谢柏(女主二叔)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豪门世家 恩怨情仇 平步青云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莫如,江行云 ┃ 配角: ┃ 其它:

  金牌作品简评:

  听闻,她出生时,父亲道,“莫如莫如,莫要如她的母亲才好。”是莫要如她的母亲,还是莫要如她落败的母族?如今,有人问她,“莫如有何志向?”,她道,“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叫天下人明白,他们看错了我,想错了我,也小看了我。”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该文由谢莫如少时写起,构思一流,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谢莫如

  莫如。

  据说她娘在产期前看她爹的美妾不爽,直接将人抽打成烂羊头,还跟她爹大吵了一架,动了胎气。于是,原本该九月的日子,谢莫如提前生在八月初。听下人回说生了个闺女,她爹叹口气道,“千万不要她像母亲才好,就叫莫如吧。”

  当然,这是据说。

  具体如何,谁都不清楚。便是有清楚的,也没人会当着谢莫如的面儿讨论她名字的来历,何况是这样的来历。

  只是,谢莫如自有记忆来便没见过她娘传说中抽打她爹美妾的彪悍,更多时候,她娘都是在自己院里,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谢莫如小时候偶听丫环婆子们私下议论,“成天没个话音儿,大奶奶这样,大姑娘也这样,老爷一年来不过三五趟,咱们这说是主院儿,清静的跟庙似的,亏得大姑娘受得了。”

  谢莫如没觉着有啥受不了的,她觉着清静挺好的,她倒是有些受不住宁姨娘的花团锦簇,当然,人得意些,花团锦簇也是应有之意。

  她母亲方氏鲜少出院门,谢莫如其实也不大喜欢出去,但,身为谢家的大姑娘,没被家里人遗忘,说来也是幸事一桩。听到太太着人来叫她过去说话,她身边的丫环婆子一个个喜气盈腮,高兴的跟过年一般。张嬷嬷笑,“前儿刚送来的新衣裙,大姑娘不是最喜欢藕合色么。如今春暖花开的,穿那身绣玉兰花的就很好。”

  谢莫如正在院中窝圈椅里看书,闻言道,“依嬷嬷的意思。”她过去同母亲道,“娘,约摸中午要在祖母那里用饭的。”

  方氏正在修剪院里的一株杜鹃树。杜鹃花多生长在山上,且多矮植,如她们院里这般长成合抱粗的冠盖亭亭的花树的委实罕见,甚至她们院子便因此杜鹃树闻名。方氏并不理会别的花木,唯爱此杜鹃树,日日修剪照料,比对亲闺女谢莫如精心百倍。方氏听到谢莫如的谢只是略点头,并不加以理会,就继续照顾此树了。

  谢莫如换了新衫,她年纪渐长,近年换了孩童时的双丫髻,改梳垂挂髻,饰以光华雅致的珠花,很有些少女的柔美。只是谢莫如素来沉静,不若异母妹妹谢莫忧活泼讨喜,奶嬷嬷张氏常这般念叨谢莫如,“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大姑娘别总是不说话,太太疼你呢。”

  谢莫如道,“我知道,祖母也知道。”有些事,不是你讨人喜欢便会令人喜欢的。许多时候,喜欢并不是一种情感,而是一种情势。她母亲膝下只她一女,父亲的真爱宁姨娘已生养一女三子,这就是实力的证明。太太如何会喜欢她这个空有名分的嫡长孙女越过宁姨娘所生的孩子呢?便是为了百年之后考虑,谢太太也自心中有数的。

  张嬷嬷絮叨着与大丫环静薇并两个小丫环服侍着谢莫如去谢太太院里去,谢莫如到的时候,太太屋里正是热闹,宁姨娘一见谢莫如便道,“大姑娘快来,太太今日得了好东西,见者有份,我连忙令人把大姑娘叫来,不然都便宜了莫忧这个猴儿。”

  谢莫如在离开主院的时候就调整好了面部表情,眼中带着一些欣喜,却也在矜持的范围内,很符合她沉静的性子。不要问谢莫如小小年纪如何有这等心机,说来却也不是心机,只是谢莫如觉着,每日都要应付这些人,纵如今日难得不上课的休息时间也不得安静,她心下生倦,却不便表现出来。于是,提前预备好几样情绪,对大家都好。谢莫如先向谢太太请了安,她非但面部表情调整的好,声音也是恰到好处,“太太这儿的东西,必是好的。妹妹生得漂亮,给妹妹使吧。”张嬷嬷总絮叨她不知说话讨谢太太的喜欢,真是冤枉她了,谢莫如觉着自己在人情对答上还好。

  宁姨娘笑,“你是做姐姐的,咱们家的大姑娘,有什么都该是你先挑。”又问谢莫如早上吃的可好,昨晚睡的可好,种种周全,不必细述。就是谢莫如每每瞧见宁姨娘这张对她关切备至的脸时,都有种错觉,仿佛宁姨娘才该是她的亲娘。说真是,她亲娘也从哪天这样问她一问哪。所以说,世上的事多是不按常理来发展的。如她娘,膝下只她一个闺女,母女俩住在一处,每天却鲜少说上一句半句。如宁姨娘,与她半文钱的关系都没有,不过是她爹的宠妾,却是对她周全体贴,似与亲娘别无两样。而且,宁姨娘这种妾室与她娘这种正室应该是天生的敌对关系,但,宁姨娘的贤名广播帝都城,她娘……再有,别人家妻妾相争如何东风西风的折腾,到宁姨娘这里,纵使如今占到上风,也事事公道,对她们母女院中的用度素来只有多的没有少的。而且,家中东西,但有谢莫忧的便有她谢莫如的。哪怕是宁姨娘的私下补贴也一样。以至于谢莫忧觉着,宁姨娘不似姨娘,倒很似青天。

  有宁姨娘这等青天在,她母亲蜗居不出,谢太太自然要倚重一二的。何况,据说宁姨娘也是正经人家出身,还与谢家颇有渊源,家下人都说宁姨娘才是她爹真爱,谢莫如觉着,她爹与宁姨娘大约也是真爱的,不然,她爹也不能除了宁姨娘再无他宠。不然,宁姨娘也生不下三子一女。只是,真爱的不够圆满,她娘蜗居杜娟院占了宁姨娘正室之位。她每天还要出来晃啊晃的提醒她爹,呐,当初没娶真爱的女人做正室,多么遗憾多么心痛啊。每思及她娘与她在真爱中占了如此重要的地位,谢莫如哪怕素来沉默寡言,心里也要暗暗爽一爽的。

  听了宁姨娘对自己的一套关心,谢莫如不喜说那些翻来覆去的客套话,对宁姨娘道了声谢,谢莫忧腻在谢太太怀里半是撒娇并是抱怨,“姨娘对姐姐比对我好。”看吧,宁姨娘对她好的,连自己亲闺女谢莫忧都嫉妒了。

  谢莫如端正的坐在谢太太右首的黄花梨交椅中,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说话。谢太太拍拍谢莫忧的脊背,笑道,“你们是亲姐妹,如何计较这个,没的叫人笑话。你也只小你大姐姐半月,要学着你大姐姐一般稳重方好。”

  谢太太身边的大丫环素蓝捧上茶来,谢莫如接了,听素蓝笑道,“今儿太太叫进宫,宫里娘娘赏了太太两套头面,太太说姑娘们大了,给姑娘们插戴。”

  姐妹两个一并起身道谢。

  谢太太摆摆手,命两个孙女坐了,仍是将谢莫忧揽在了怀里,笑,“这是宫里的新鲜头面,一套红宝石,一套紫晶的,还有几样难得的衣裳料子,我这把年纪,用这样鲜亮的东西不像话了,你们姐妹喜欢哪个,自己分去。”

  宁姨娘笑,“大姑娘是做姐姐的,大姑娘先挑。”

  谢莫如便道,“妹妹小,还是妹妹先。”

  谢莫忧已自谢太太的怀里起身,精灵一般凑到谢莫如跟前,拉着谢莫如的手笑,声音如出谷黄莺,清脆动听,“刚我是跟姐姐说笑的,姐姐不先挑,我是再不敢先挑的。”谢莫忧形容与宁姨娘酷似,她小谢莫如半个月,漂亮的仿佛三月晨间露珠,生性活泼,娇憨明媚,阖家上下没有不喜欢她的。谢莫如也挺喜欢谢莫忧,她与母亲在谢家已近半个隐形人,谢莫忧近年却屡有妒意,可见这孩子心里仍是放不开嫡庶。能让漂亮的谢莫忧产生嫉妒,谢莫如深表荣幸。

  两人推让一番,谁都不肯先挑,宁姨娘笑与谢太太道,“咱家姑娘都是知礼的,小姐妹这般和睦,都是太太教导的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石头与水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