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贾母荣华录_Fahrenheit【完结+番外】

  书名:[红楼]重生贾母荣华录

  作者:Fahrenheit

  备注:

  贾家为什么败了?因为后继无人。

  为什么后继无人?因为家风惊人。

  贾家的老祖宗史太君魂归地府,每每回首前生往事都觉得愧疚不已。

  在地府兢兢业业、恪尽职守,不仅拓宽了眼界,增长了才干,又当了百年模范女官后换来了一偿夙愿的机会……她终于得以重生,回到她还是个娇艳少妇的时候。

  摆正上梁,让下梁无处可歪。夫唱妇随、同心同德重整荣国府,必须HE。

  内容标签:四大名著 重生 女强 豪门世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夫人,贾公爷 ┃ 配角:贾家的老少爷们大闺女小媳妇…… ┃ 其它:红楼同人【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编辑评价】

  上一世虽说是侯门之女,贾府的老太君,却要眼睁睁看着家业衰败,子孙零落。幸而在地府受过百年历练,又得好友从旁指点,她回到三十岁的美妇时期。重活一世她与尚未早亡的丈夫贾代善恩爱白头,教养子女,重整家风,保得荣宁二府百年基业,家声不坠……作者文风干练,逻辑分明。对内,深宅背后斗争波涛汹涌,贾母为避免重蹈覆辙,调教丈夫,管教儿子,上梁下梁一起抓。于外,朝堂之争,门第之斗亦是愈演愈烈。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贾母携众人如何同心同德,保住贾府一世繁华,更加令人期待。

  ==================

  ☆、第一回

  再睁开眼,似曾相识的家具摆设,还有身侧露出惊喜之色的大丫头鸳鸯……史令仪本以为在地府办差多年,见得太多悲欢离合,早已心如磐石,此时却仍是感慨万千:终于还是回来了!

  看着自家太太躺在床上,眼睛眨了眨,却是欲言又止,鸳鸯只替太太伤心:这回真是气着了!大爷也闹得忒不像样。

  伶俐的大丫头回身,倒了适口的温茶,恭恭敬敬地端到她家太太跟前,小心赔笑道:“太太可要润一润喉咙?”

  史令仪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彼此身上的素色麻衣,隐隐作痛的半边脑袋,终于让她想起如今是何年何月,她又为何大白天地躺倒在床上。

  应是已将公公婆婆灵柩运回金陵安葬,回到京城之后了。

  来回她都咬牙强撑,直到回来府里才因为舟车劳顿,兼之又染了风寒,干脆地病倒了——要是在办丧事儿的时候抱恙,旁人还指不定说些什么呢。

  可之后她竟像是身子亏损一般,小病小灾不断,这一年的日子里算下来将将有一半的时日都在养病。这不刚办完老太太的周年祭,就又躺倒了。

  她这回旧疾复发,疲惫也只是外因,真正的“病根”却在她的大儿子贾赦身上。

  此事说来话长,史令仪堂堂侯府小姐,二八年华风光嫁入荣国府,却是从重孙子媳妇做起。

  须知她公公贾源成亲时,尚未发迹,所以娶到的妻子……也只是殷实人家的闺女而已。

  到了给嫡长子娶亲这会儿,已是荣国公的贾源亲自给儿子定下了保龄侯的嫡出女儿史令仪:这个媳妇出身好,有学问,嫁妆丰厚,底气也足。

  所以这婆媳之间虽然还说不上不合,却到底存了些别样的心思。

  当年老公爷没了,远在边疆的长子贾代善闻讯便立即上表,乞请归京,圣上准奏,回来处理完丧事,就又匆匆赶回了驻地——掌兵武将丁忧只给假,不去官。

  没了老公爷,长子又不在家,府里老太太便是最大的长辈,说一不二。老太太没过多久便又以身边冷清寂寥为由,把刚满六岁的长孙贾赦抱到了跟前抚养……按说老太太为了排解愁闷,亲手养育几个孙子孙女也是常事,但直接要走嫡长孙却极为少见,尤其是老太太的嫡长子贾代善心里也不太情愿的时候。可是老太太一意孤行,拿孝道说事,史令仪也奈何不得,而做儿子的远在边疆,一时鞭长莫及。

  夫妻俩书信往来,仔细商量了一下,还是觉得不如让孩子暂时先养在老太太跟前:若不让老太太如愿,媳妇在家恐怕要明里暗里都要白受些“闲气”。

  怎知,边疆战事吃紧,贾代善难得回京,于是这一养便是将近六年,直到老太太也撒手人寰,而史令仪的大儿子贾赦……也跟她不甚亲近了。

  就在今天,史令仪正在去往儿子们读书的书房时,被一个衣冠不整的小丫头拦住路,跪在地上哭泣不止,说是大爷……欺负她……此时尚未养好身体,气血亏虚的史令仪听了,顿觉眼前一黑,万幸伶俐又贴心鸳鸯和鹦鹉一左一右地牢牢搀住了她。

  她酝酿了一下,深吸口气,站稳再睁眼,竟见自己那不成器的儿子从边上的耳房里快步走了出来,见到她本来略有急切之色的脸上忽然换了副错愕神情……史令仪清清楚楚地瞧见儿子腰间衣带虽然不整,但领口却不见凌乱。她心里登时有了数,盯着儿子,却声音艰涩,“怎么回事?”

  贾赦今年还不到十二,稚嫩清俊的小脸上展现出浓浓的失望,他行了个礼,嘴硬道:“母亲不是都看到了。”

  史令仪也不去书房了,拎着梗着脖子的儿子和眼珠子乱转的小丫头回了后宅。

  小丫头被几个有力气的婆子押着,丢到一间屋子里跪着去了,史令仪在乎的可是眼前这个亲儿子:婆婆刚过了小祥,嫡长孙就亵玩小丫头,传出去一家子就不用抬头做人了!

  在亲娘的目光下,贾赦低了头,却仍是一样的回答:“母亲不都看到了吗。”

  史令仪连讲了三次“你说实话”,依然得到同样的回答,她疲惫地挥了挥手,打发儿子回去面壁思过。

  她自己则靠在榻上,缓缓地闭上了眼——再醒来,已经躺到了床上,而“里子”也换成了在地府历练了多年的自己。

  前因后果琢磨了一遍,竟生生把自己想饿了。

  史令仪一边吃着香糯细滑的鸡丝香菇粥,也不耽误思量:这个大儿子已经被老太太养得……照她在地府最为投契的同僚话说,就是“跑偏了”……时隔多年,她仍能想起当年大儿子被抱走时,她的心疼得就像是被生生剜去一块。可如今这孩子却连句实话也不肯跟她这个母亲好好说了。

  以前的自己放不下身段,总想着既然你不与我亲近,我又何必去上赶着迎合你?礼法纲常摆在这里,你还能真的不孝顺我这个当娘的?

  现在看来,这样的她,又和她那个时时处处都要摆足老夫人款儿的婆婆有什么区别?

  看到他们母子不合,各怀心思的下人们再点火浇油,起些口舌纠纷……不满越积越多,上一世她们母子便是到了几乎无话可说的地步,又没过几年,偌大一个贾府就迎来抄家之祸。

  说起来,自从她的丈夫贾代善去世,这个家便已现败落之象:她的婆婆把长子养成了纨绔,可她自己教养儿子的水平也不怎么样。

  大儿子贾赦把自己丫头赏给儿子,次子贾政替儿子挑选伺候的通房——理所当然地插手儿子后院的老子……试问书香门第以及家风清正的勋贵之家如何看得上这样的贾家?

  无怪乎大儿子闲散了一辈子,二儿子的五品员外郎竟是仕途的尽头。

  思及此处,史令仪暗叹一声,难得换来的重生机会,她只想尽力好好教育儿女,至少让儿子们能独当一面,女儿也要平平安安。

  史令仪放下碗筷,就听到门外的动静,鸳鸯先进来禀报道:“老爷来了。”

  深得信任的大丫头话音刚落,一个高大又修长的身影便已走到史令仪跟前。来人背着光,害得史令仪不得不眯了眯眼,才能依稀看清他的面庞轮廓……史令仪还没来得及起身,贾代善已经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又瞧了瞧她的气色,以及还没收拾的空碗,“多歇歇,别太逞强。”

  史令仪点了下头,还情不自禁地泛起泪花:想当年,丈夫的替身张道士一句“怎么和当年国公爷一个稿子”就让她泪流满面,如今来自丈夫的亲口安慰,就更让她克制不出满心的悲伤:到了地府,才知道她的丈夫早已投胎而去。

  她能成为地府女官,并不畏艰难、不怕麻烦地办差那么久,其实心底里正是想着能再见丈夫一面。

  见到妻子泪水夺眶而出,贾代善轻轻拥住了她,“你心里委屈,我都知道。”顿了顿,又道,“臭小子我已经教训过了。”

  史令仪刚要说话,门外鹦鹉的声音依稀传进耳中,“几位姨娘,太太正用饭呢。”

  早不来伺候,晚不来探望,非得赶在自家老爷在太太房里的时候前来……贾代善脸中清晰地闪过一丝厌恶之色:母亲赏下来这三个丫头越发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fahrenheit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