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木崖旧事_Fahrenheit【完结】

  《黑木崖旧事》Fahrenheit

  晋江非V高积分2013-01-31完结

  当前被收藏数: 8525

  文章积分: 144,491,424

  简介:

  有人说,逍遥派无论男女似乎都曾被门夹过脑袋。

  在我有了个复姓东方的情夫,以及不慎一脚将一位林姓美少年踹下山崖之后……我悲愤的觉得,我恐怕也会延续这个规律。

  颠覆向生活化同人,细数东方教主家又雷又囧又萌的温馨生活。

  内容标签:江湖恩怨 欢喜冤家 情有独钟 武侠搜索关键字:主角:玉吟萧,东方不败 ┃

  配角:风叔叔,岳老师,任大爷,任小妞儿,令狐少侠,林小弟 ┃ 其它:颠覆同人【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一

  她觉得这不能算是穿越,至少不能算典型。

  上一世的记忆在一辆公交车向她冲来时便戛然而止。

  待再次恢复知觉,费力的扬起胳膊,却只有一只肉滚滚白嫩嫩的微缩小手映入眼帘。

  所以说,她至多是转世时侥幸没喝到孟婆汤罢了。

  只是——能保留这不到三十年的阅历,偷笑还来不及,更何况她自忖在帝都供得起楼,养得起男人,风雨经历过,场面见识过,无论如何都能算得上小小的骄傲资本。

  她有个美貌的师父。

  据师父说,她是个孤儿,是从小河边顺手捡来。当时襁褓里有块玉珏:许是婴孩父母留存个念想,供今后相认;以及一张字条,注明她的生辰之外,再别无他物。

  师父一手抱着她,一手攥着玉珏沉吟半晌,给她取名:玉吟萧。

  她本人一点也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能联想的地方实在太多,譬如说,把这三个字倒过来念。

  她绝不想今后闯荡江湖只在报名时就能迅速的沦为笑柄……幸运的是,师傅只叫她“小玉”。

  虽然无比俗气,但她还是开心的接受了。

  或许是她自小显露出与众不同,师父便悉心培养。

  说话、走路、认字……以及练习基本功。

  师父虽然很少当面夸她,却总在一边看着她一边欣慰的笑。

  她们两个相依为命。就这么平平安安的过了十六年。

  直到师父把装有几本武功秘籍的盒子和一只掌门戒指郑重的传给他,才含笑而逝。

  待她葬了师父,抹干眼泪,收拾心情,打开盒子,看清本子上几个字,却有如五雷轰顶:

  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

  疯狂迷恋金老爷子的小说还是中学时代。上一世再加上这一世转眼三十年过去,剧情早已忘得七七八八,但这个恶俗的名字无论如何她也忘不掉。

  逍遥派,天山童姥专修此功。

  那她应该来到了天龙八部的世界,如今正是宋朝?

  来到这里的十六年,只每隔几个月随师父下山,在小镇中采买,但从周围人口关于朝廷的闲谈中和女子缠足来判断的结果,应是明代才对。

  她有些忐忑。却还是定了定心神,决定暂时专心修炼,等有了充足的“革命的本钱”,再下山闯荡江湖见见世面。

  一晃三年过去,她已然习惯在密室中独自修行。

  至于功力进境到如何程度,她自己没有参照自是没底。倒是凌波微步早已纯熟,来去自由,下山“上房翻墙,登堂入室”也都不在话下。

  山上师父留下数箱金银细软,参照古镇生活水平,她富足一生并无问题,更犯不着为生活所迫而去做那“梁上君子”。

  女人的颜面一向重要,无论哪个层面。

  但最近她颇为烦恼。

  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乃天下至阳武功,本不适合女子修炼;尤其是行至高阶,灼热之气顺着经脉四窜至全身,她如秘籍中所预言的那样,终于欲~火~难耐。

  此事解决方法有两个:吸至阴体质之人鲜血。她青春年少,夙愿乃是快意江湖,行侠仗义,最好能名利双收,盖间金屋,再寻个美貌专情少侠拖进屋里,绝不肯在最初修行之际就以“母蚊子”之名扬名天下。

  其二,将至阳武功转化为至阴修炼,只不过若再强行而为,《天龙八部》里天山童姥便是她的前车之鉴。她低头瞄瞄前胸,绝难割舍享天地灵气十九年才发育而成B罩杯。

  前进的金光大道似乎已经堵死。

  而就此放弃,她又不甘愿终生只算江湖三流高手的身份。

  想得头疼。

  干脆倒在地上,重新整理起思路。

  翻个身去拿丢在一边的秘籍,手还没碰到书册,却不知哪里恰巧触动机关,咕咚一声掉下隧道。

  她拍拍身上的尘土,仰头望见上面密室中散发出的柔和灯光,知道凭自己轻功回返不算难事,再转头,却发现左侧隐约也透出光线。

  一时好奇心大盛,向另一侧走去——权当隧道探险好了。她一个人的确闷了太久了。

  她脚力了得。

  没多久,就站在那处透着丝缕光芒的石壁前,用力一推,呼啦一声,随着石壁轰然倒塌,狭小的隧道上方也掉落几块墙皮,正砸在她的额头。

  小姑娘用袖子拼命抹着小脸,一边轻咳,迈步走向石壁的另一边。

  抹净眼前尘土,视界恢复清明,看见眼前情景,她呆了一呆。

  复又不可置信般的再次抹抹眼睛,眼前仍旧是一个只披着中衣,手攥匕首,刀刃直冲自己下半身长发垂地的俊秀男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傻的其实也不止小玉一个。

  二人四目相对甚久。

  她知道身为“不速之客”理应率先说些什么。

  此情此景,不过是一道三项选择题:在整个金庸小说时空背景中,眼前正准备自宫的男人是哪个?

  A,东方不败

  B,林平之

  C,岳不群

  考虑到岳老师“卡擦”时已经中年,而眼前男子也就二十来岁,最先剔掉C选项。那么还剩两个。

  两个密室有隧道相连,空间上距离不应相差太远。她坚信自己所居之处定不是华山。

  那么答案显而易见。

  “贵姓东方?”

  对方姿势未变,眼中急显戒备之色,“不错。姑娘是……”

  她尴尬的笑笑,指指身后黑洞,“我迷路了。”

  彼此呼吸皆稳健、绵长,正是内力深厚的证据。

  狭路相逢,二人不约而同调动内息,通过无形的手段来试探对方的修为境界。

  小玉内力至阳。

  东方研习葵花,乃是至阴。

  内力“短兵相接”的那一瞬,二人同时心下了然对方的套路,正与自己截然相反。

  所以当最先的怀疑转为如今理解,又同遇瓶颈处在走火入魔边缘的二人一时之间卸去所有防备,眼冒绿光,不管不顾的抱在一团,再发生点不可逆转的事件就再自然不过。

  她还是第一次。

  所以当他遇到阻力,了若指掌般,低下头轻吻她的眼睑,身下动作同时减缓。

  只是两个人牢牢裹在一处,气血顺着紧紧贴在一起的皮肤传到全身每一处,或融融暖意,或是微微清寒,那种畅达与交融的感觉难以言喻。仿佛飘至高空,全身都化在那湛蓝的天,清新的风之中。

  二人不着寸缕,并肩而卧。

  东方先开口,“这法子不错。你跟着我吧。”

  小玉瞟了他一眼,充分的表达她深深的鄙视。自顾自起身,穿衣。

  在准备离开之时,想起自己也曾受党和人民教育多年,决心对着这个自大的无知青年彻底进行一次新时代的生理科普洗礼。

  “你知道要怎么自宫么?

  “将那茬和那里一起卡擦掉么?

  “那可是个技术活。你自问能有宫里的老公公们技术过硬么?

  “万一感染了,或者没切彻底可怎么办?你知道有多少能人志士都死在了净身那条大路上?

  “你想过没有,血花四溅之后,你的……括约肌……啊,不,总之你会小便失禁,可能走到哪里,那什么就顺着大腿留下,滴答到哪里。不仅有碍观瞻,气味也随着那什么远扬千里,想想你若是今后当了教主,也影响声誉。”

  ——他容貌瞧着还相当年轻,估计这会儿神功没成,任老爷依旧在黑木崖顶上稳稳独坐。

  所以当东方本就白皙的脸上开始苍白时,她毫不避讳,龇牙一笑,还摆摆手,“后会有期。”

  不过刚才的内力比拼,赫赫声名的东方不败也没占到什么便宜,可见自己功力已在二流水准,再加上释放“天雷阵阵”,成功劈懵新任奸~夫,小姑娘难免沾沾自喜。

  东方拎起一件长袍披在身上,走到洞口,望着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视线里,想起女孩腰间那块玉珏,微微挑了挑嘴角,“玉吟萧。我们的确后会有期。”

52书库推荐浏览: fahrenheit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