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流星_桔子树【完结+番外】

  《(士突同人)暗夜流星》作者:桔子树

  主角: 袁朗 吴哲

  配角:安俊 湖心月 谷棋 众老A

  内容:枪战 QJ 劫持 人质 死里逃生 虎口脱险 温情搞笑 强大的爱情强强 制服

  借作者一句话:

  "袁朗就是再弱,他还是攻;吴哲无论再强,他就是受。"这个该算是《镜 双生双城》的续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引子

  嘀嗒,嘀嗒。

  滴水的声音,单调而均匀,仿佛穿越了时间的界限,自古老的洪荒中而来。

  这里的空气是阴冷的,带着浓重的潮湿水汽,吴哲下半身的作战服完全湿透了,冷得像铁,贴在皮肤上。然而长期的训练令他可以无视这种折磨。

  他一直坐在水里,一动不动。

  水不算深,十厘米左右,吴哲试着尝过一下,算是比较清洁的水,可能是把他们关进来之前才临时倒的。狱卒把袁朗扔给他的时候,特意向他炫耀了一下门口那两支粗大的电线,怪笑着做了一个触电的动作,然后仰头,大笑而去。

  看来这扇门是不能从里面硬开的,否则上万伏的高压电,瞬间就会把他们电死,有时候最单纯的设计会有最好的效果,太复杂的电子锁反而容易被解开。

  这地牢里光线昏暗,唯一的光源,是一个10CM*20CM的气孔,月光像一束追光那样打进来,吴哲正坐在那唯一的光明里……虽然那光明黯淡得像吹一口气就会散掉。

  吴哲又试着握了一下拳,发现手指仍然不能握紧,但是他努力把手臂移动了一点,好让怀里的人可以躺得更舒服一点。

  袁朗在他怀里!

  他一直这样抱着他,右膝曲起,右手扶在膝盖上,架着袁朗的后脑,小心翼翼的,不让怀里的人碰到水,也尽量不去碰触袁朗的伤口,虽然那样很难,因为他无法判断到底袁朗身上还有哪里不是伤口。触手的地方都是潮湿而粘腻的,吴哲在这样昏暗的光线之下无法判断自己手上沾到的,是水,是血,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他很愤怒,但是那种愤怒已经被时间所冻结,于是现在对他来说唯一重要的,只有袁朗的心跳声,一下一下的,微弱,但清晰而有力。

  这个男人是他的神,无论何种情况之下都是如此,无论他是肆意张扬狂傲纵横,还是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只要有他在……他就可以平静。

  第1章

  这是一件荒谬的事,从始到终都是如此,他们算到了开头,算好了过程,却算差了结果。本以为死亡是最残忍的惩罚,可是没想到,还有别的:活着,受折磨,才是最痛苦的。

  月影又移动了一些,落到袁朗的脸上,他冷峻的轮廓线被月影勾勒得分外鲜明。吴哲想要拨开粘在他额头上的湿发,可惜颤抖的手指没有办法做出如此细致的动作,他叹了口气,低头,小心翼翼的吻上去。

  双唇之下的另外两瓣嘴唇炽热而干涩,翘着皮,粗糙如砂纸。

  袁朗正在发烧,而且体温越来越高,吴哲明白这是必然的事,因为他体内伤口的感染,再加上大量失血造成的身体机能的虚弱,吴哲努力的要让自己去回忆医疗课上学习到的内容,这种时刻理智比什么都重要,宁愿冷血,不能狂热,然而他的舌尖忍不住发颤,划开袁朗干涩的嘴唇探进去。

  咸、涩、腥……

  铁锈味,血的味道,粘腻的,还有浓重的腥膻……?

  吴哲的眼前忽然划过一道白光,胃里翻江倒海,他不敢动,于是又强忍了下去。

  这是一件荒谬的事,他再一次这样觉得,荒谬得不可思议,以至于他的震惊和不置信从最初看到袁朗好像全身骨碎一般软绵绵的被扔到他面前的那一刻起,就没有消退过。

  袁朗的头略微动了动,慢慢的张开了眼睛。

  吴哲一开始没有注意,后来看到了那两点星光却不敢先开口,只是安静的注视着他,用他最大努力克制出来的平静。

  “我晕了多久。”袁朗低声问道,声音沙哑的像撕裂了一般。

  “不太久。”

  袁朗的舌头动了动,大约是感觉到了口腔里的异味,厌恶的皱起了眉:“水,给我点水。”

  吴哲试着用手舀了一点,却发现僵硬的手掌存不住水,他于是换了一只手扶住袁朗,侧身贴到水面上,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袁朗被牵动到伤处,眉头皱了皱,却没吭声。

  吴哲艰难的撑着自己坐正,低下头去要把水喂给他,袁朗却下意识的偏过了头,似乎是想躲避。吴哲不肯让步,一动不动的僵峙着,终于,袁朗还是把头转了回来。

  吴哲先喂了他一半,袁朗漱了漱口,把嘴里的脏东西吐掉,吴哲又把剩下的水喂给了他喝掉。袁朗在发烧,再加上失血和大量的出汗,已经有点脱水的征兆。

  “挺脏的。”袁朗咬着自己的嘴唇,狠狠的撕掉了一片翘着的皮,殷红的血迅速的渗了出来,凝成小小的一滴。

  “我是永远都不可能嫌你脏的。”吴哲说这话的时候很严肃。

  袁朗看着这小子一本正经的说着话,眼帘却垂下去,眸光一点点的在颤动。

  “你别同情我。”他说:“多大的事啊,娘们叽叽的,你要是敢哭,我现在就捏死你……你手是不是还不能动?”

  吴哲又握了一下拳,握不紧,肌肉完全无力。

  袁朗举给他看自己的拳头:“我能动了……可能是因为我被折腾的厉害,”他居然还有点得意:“疼痛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的,大概是什么种类的药?”

  “应该是一种去极化的神经肌阻断剂,具体不太清楚,但是药效很厉害,正常人应该要再过一阵才能恢复。”

  “好的,想办法瞒下去,消息发出去了吗?”

  “有屏蔽,好像做得很彻底,他们运人的时候,罩我们用的那个袋子就是电磁屏蔽的,然后……我关进来的时候被搜过身,什么都被抄了。”吴哲对此非常沮丧,藏在他身上的定位器几乎他们唯一的脱身法宝,可是现在却不得门路。

  “看来我们变成两条死鱼了,在地下的暗河里。”袁朗眯起眼睛观察周遭的环境。

  死鱼?

  因为鱼的比喻,吴哲想到了相濡以沫,于是同时,他想到了下一句:不如相忘于江湖。

  天大概快要亮了,月亮在往下沉,那片光斑慢慢的移到吴哲的脸上,照亮了他半张脸,袁朗忽然笑起来:“我倒有点想不通了,为什么他们选我不选你啊?”

  吴哲大惑,神色困顿:“队长?你什么意思?”

  “怎么说你也比我帅嘛……”

  吴哲盯着他看了一会:“别说话了,你先休息一下。”

  “不行,我得说,我现在越来越冷,再晕过去可能就醒不过来了。”

  冷?

  吴哲试了一下袁朗的体温,很热,发烧很严重,那么就是失血的问题了,吴哲回想起刚才喂他喝下的水里所挟着的血腥味道,心中顿时一凛。

  “吴哲,你说我要是就这么死了岂不是很可笑?死因得怎么写啊,我这应该也能算是因公殉职吧……”袁朗皱着眉,思路似乎有些混乱了,开始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队长……队长……”吴哲忽然着急起来,用力摇晃袁朗的身体。

  袁朗疼得直抽气:“你别摇,我有点晕……”

  吴哲无计可施,只能沾了水去泼他的脸,袁朗说得没错,这种时候晕过去了,很可能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行了,行了……别泼了,我还好!”袁朗慢慢清醒过来,抬手把自己的脸抹干净,他张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上那团暧昧的混沌,慢悠悠的说着:“吴哲,看来,我们这次是真的要拼命了。”

  吴哲发现似乎任何东西都不能侵染到袁朗的眼睛,无论何时何地,那里面永远有焕然的光,还是有最纯粹的黑。

  “吴哲啊,我是没办法,他们点了名要我,几百号人命在他们里捏着,总不能看着同归于尽了,你干吗非跟着我送死呢?“吴哲听出了那平静声调背后的一点心疼和不舍,却笑了:“如果只要你一个,那就算了,我不敢找死,可是既然对方要两个人,袁朗……”吴哲把袁朗的脸扳过来,直视他的双眼:“你认为我会把这个名额让给别人吗?”

  这个可以与你同生共死的名额。

  “别说得这么煽情。”袁朗笑得有点虚弱:“我会感动的。”他停了一下:“不好意思了,让你看到我这样。”

52书库推荐浏览: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