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涌_桔子树【完结+番外】

  《(士突同人)暗涌》作者:桔子树

  礼拜天,队里的人大部分出去放松了,假条都在袁朗的办公桌玻璃镇纸下压着,最上面那张是吴哲的,字写得挺好看。

  袁朗抽着烟敲着电脑,他没空休息了,有两份报告要写,周一就要呈交大队,这段时期又赶上月终测评,他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埋头在电脑前鼓捣模拟战情和战况评估,已经连续熬夜三个晚上了。

  袁朗不怕熬夜,他有烟盯着就行,挺早之前徐睿从家里捎了一大包的新茶带给他,让他熬夜时候多喝茶,他满脸感动地接过来,当场就泡了一杯,然后感叹多好的茶香啊,徐睿笑笑,敬个礼出去,那杯茶一直放到凉透。

  后来一天铁路找他,说徐睿那包茶给你都可惜了,你给我拿过去。

  队里的人这才知道袁朗不喝茶。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礼拜天,队里的人大部分出去放松了,假条都在袁朗的办公桌玻璃镇纸下压着,最上面那张是吴哲的,字写得挺好看。

  袁朗抽着烟敲着电脑,他没空休息了,有两份报告要写,周一就要呈交大队,这段时期又赶上月终测评,他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埋头在电脑前鼓捣模拟战情和战况评估,已经连续熬夜三个晚上了。

  袁朗不怕熬夜,他有烟盯着就行,挺早之前徐睿从家里捎了一大包的新茶带给他,让他熬夜时候多喝茶,他满脸感动地接过来,当场就泡了一杯,然后感叹多好的茶香啊,徐睿笑笑,敬个礼出去,那杯茶一直放到凉透。

  后来一天铁路找他,说徐睿那包茶给你都可惜了,你给我拿过去。

  队里的人这才知道袁朗不喝茶。

  袁朗就是抽烟,而且抽得很凶,有任务的时候他可以个把月不碰烟和火,也不想,不过能随便抽的时候他就拿烟当饭吃。

  现在这包烟又要没了,袁朗捏捏空空的烟盒,软包的香烟一般在最里面都会藏一根,得伸手指进去掏,他掏了一下还真掏出来一根,眼睛还是盯着闪闪的屏幕,烟放嘴上就点火,一下觉得不对,吐出来,原来放倒了,火苗子烧的是过滤嘴。

  袁朗对自己笑,捡起来那根烟跟烟盒一并揉了,扔脚边垃圾筒里。烟灰刚才有不经意掉在桌面上的,他附身一吹,眼睛就看到了吴哲的那张假条,吴哲的签字很有特点,整个字体是向左上方倾斜的,显得颀秀,跟他人一样。

  袁朗忽然想到上回吴哲来他的办公室,看到烟灰缸里一堆烟屁股,他还在吞云吐雾,吴哲径直拿掉他的烟,说我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长官慢性自杀,请您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静静死去。

  吴哲说话时候慢条斯理,一半认真一半调侃,袁朗想装生气也装不出来,只好耸耸肩干笑。

  吴哲报告完最新军情侦察系统上线的情况之后正要出去,袁朗这边就啪的点燃了一根烟,刚吸了第一口还没吐出去,吴哲转身看他,说我还没走呢,您非让我见证您的自杀经过么。

  袁朗微笑着说让你吸二手烟我也很不安的,不如你来一根,陪陪我,啊?

  吴哲挑眉说我还没做好跟您一起殉情的打算,然后他敬礼出门,留下袁朗一个人在桌前鬼笑到肚子疼。

  今天吴哲是买花籽去了,植物有季节性,这阵子降温厉害,前天夜里还下了冰凌雨,吴哲的妻妾红颜薄命,他心痛得很。

  门外有人喊报告,袁朗挺起身子伸个懒腰,说进来,进来的是许三多。

  因为那次关于成才的问题跟许三多辩论了之后,领教了许三多式辩论方法的袁朗就对在办公室看到他很头痛,他的神情在第一时间变得很古怪。

  许三多,你不是出去了么?

  报告队长,是、是出去了,然后就回来了。

  哦,袁朗忍着笑,正经地说,那你有什么事,说吧。

  报告队长,请你不要处分吴哲。

  许三多站得特别直,不光是直,根本是直到有些弯曲,他用力挺着胸膛,整个人绷得像张弓,袁朗了解他,他紧张又焦急的时候就会这样跟人说话,这时候不能离他很近,不然会被溅一脸口水。

  我?处分吴哲?袁朗觉得莫名其妙,吴哲怎么了?我干吗要处分他?

  许三多拧着眉头,他是很着急,可是他就是着急起来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就急得五官都快拧在一起了。

  报告队长,是我和成才在门口遇到了有人拦路抢劫,是、邮局门口,我们去汇钱,不是抢我们,是抢别人,我们去制止了,我们尽量没有让他们受伤,我们也没有受伤……许三多急促地说着,不时自己给自己更正,袁朗走过去拍拍他肩膀道,别着急慢慢说,然后呢?

  然后,然后那些人居然还有同伙,本来是成才打了报警电话的,但是那个时候警察还没有到,我们不得已,我担心自己出手重,成才就把他手里那个人交给我,然后他去拦住那些同伙,我又怕、怕成才受伤,就捏了那两个人的膝关节,我控制了力道的……许三多低下头说,我又错了,队长,袁朗哭笑不得,他也知道自己急不得,许三多这种跳跃的发散式思维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说到吴哲身上。要是换了白铁皮在这里,一定会呜呼于此,又呜呼于此。

  后来,我就看到吴哲从那边跑过来了,他上来就拧翻了一个人的手腕,可是那个人有刀!……许三多一下子被袁朗拎住衣服领子,几乎是低吼着问出来,吴哲怎么了?!

  报、报告队长,吴哲一腿就把那个人给踢飞了,然后就撞在电线杆上,昏过去了。

  许三多惴惴地答道,他偷偷看袁朗阴晴不定的脸色,说队长你不会处分他吧?他、他那算正当防卫。

  袁朗觉得自己彻底被耍了,他松开抓住许三多衣服领子的手,不知道该发火还是爆笑。他坐回到椅子上,点燃一根烟,抽了半天,抬眼看许三多,问,吴哲在哪里?

  就在,就在外面。许三多挺直胸膛回答。

  袁朗一愣,咬牙起来就去开门,一把将门外站了不知多长时间的吴哲拽进来,力气大得差点让吴哲撞到他身上。

  许三多,你可以出去了。袁朗阴郁地说,他看着吴哲的眼睛,吴哲轻轻抿着嘴唇,毫不示弱地看着他。

  许三多出去后,快步走到走廊尽头,成才在那里等他,问,怎么样?许三多摇摇头,吴哲可真有想法,队长被他气得像一口高压锅一样。成才听了直乐,说你这比喻太逗了。

  不过就是不知道吴哲要怎么对付这口高压锅了。

  先派人来我这刺探情报?袁朗意味不明地说。

  不打无准备之战,这个道理您一定也懂。

  袁朗看着吴哲,手撑着桌边慢慢站起身子,离得很近地对他说,铁路说你是个难管的部下,还问我为什么要你。

  吴哲尽量屏息凝气,然后说据说您当时说了您喜欢我。

  对,我是说了我喜欢你……袁朗咬牙说着,然后一把抓住吴哲的胳膊把他拉到距离不到一公分的地方,低声说,我喜欢你不等于说你就可以这样耍我,明白吗。

  吴哲眨眨眼睛,说队长您嘴里烟味太重了,我都快被呛出眼泪了。

  袁朗好气又好笑地看他,终于摇摇头,然后又作出一副严厉的样子说下次注意,知道吗。吴哲乖乖点头。然后袁朗挠挠头又说,就算有下次也别让许三多来了。吴哲微笑,说知道了。

  袁朗放开他,转身点燃一根烟,头也不回地说行了你出去吧,我又要自杀了。

  没有脚步声。

  袁朗回头看,吴哲站在那里看他,然后他注意到吴哲的胳膊上破了一块,应该是刀子划的。他刚才狠狠抓住的就是这个位置,应该还是有伤口的,已经包扎好了,又被他使劲抓的渗出了一点血。

  袁朗轻轻覆上那处伤口,问,还痛吗?吴哲摇头,这不算什么,都不用缝针。

  袁朗笑笑,没说什么。

  吴哲出去之前袁朗提高声音问他,成功地A我一次是不是很有成就感啊。

  吴哲调皮地笑,指指他手里的烟说,比看您自杀陪您殉情还有意思。

  第2章

  月终测评中有几项是在野外进行的,单兵作战或是协同作战,没有限制,没有规划,以最少的战损赢取最大的胜利,更像是一场自我检测和反省。袁朗和齐桓他们照例是坏人专业户,用高尖端武器对参加测评人员进行围追堵截。

  吴哲,许三多和成才组成了一队,吴哲负责通讯和信息传输,许三多和成才轮换着侦察和防卫,头一天晚上他们在树上过夜,他们不用帆布绳子,新兵才使用绳子,把自己牢牢固定在树上,夜里摔不下去,白天就成了不能躲不能藏的靶子。他们各自找好一个树窝将头部安放好,然后用人体自然状态下的最大角度把腿搭在虬曲粗壮的树枝上,让身体中央随意下沉,很舒服,又不会跌落。

52书库推荐浏览: 桔子树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