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少年_夜嘀【完结+番外】

  《我的少年(重生代价番外篇)》作者:夜嘀

  文案

  二十七岁那年,沉睡十年之久的我奇迹般醒来。

  明明只是闭了一次眼,我却不再是十七岁的少年。

  ——————————————秦越

  系列文《重生之代价》

  内容标签:婚恋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越 ┃ 配角:舒继业,关文,苏岩,梁奎,大师 ┃ 其它:一梦十年

  第一章一梦十年

  “醒了!醒了!医生!医生!”

  “越越真的醒了!”

  “眼睛张开了,你们看!”

  秦越醒来时,身边围满了白大褂。

  他使劲让自己迷糊的脑子清醒些,让模糊的视线清楚些。终于他看清那些白大褂都是洋人,而自己绝对在一家洋人很多的医院里。

  秦越眨巴下疲惫酸涩的眼,顾不得沉重无比的脑袋,心中单纯的焦急,他还记得自己准备跳楼自杀的,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他也记得当时收住脚的自己,浑身都害怕的哆嗦,身心都像被掏空了,疲惫得连一个指头都抬不起来,最后,他在天台上睡了过去。

  哪怕此时秦越在医院醒来,也无法承认自己是晕了过去。

  但是秦越着急了,自己怎么睡到医院来了,而且都是洋人的医院。

  秦越挣扎着想撑起来,他努力想抬起头,想动一动手,却愕然发现自己浑身疲软无力,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惧感觉直击心坎,为什么昏睡一场,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

  洋医生激动的手舞足蹈,亲切的对秦越巴拉巴拉说了一堆,秦越只能转动眼珠子,却听不懂他说的什么,他虽然也学了英语,但是上课是上课,跟真人交流却像听天书一般,只觉得一个词都听不懂。

  医生说的口干舌燥,围着秦越上上下下检查一番,给他喂药,输液,几次想张口说话的秦越,不知不觉的又累得睡着了。

  当秦越再次醒来,病房的窗帘被拉开了一半,窗外温和的阳光温温柔柔投射在病床上,映在他苍白的脸上,倒影在他眼中的世界无比晴朗。

  他看见了窗户边熟悉的背影,只看一眼,就烫得他流下了眼泪。

  “妈……”

  秦越的声音低哑怪异,卓莲枝却还是听清了。

  她回过头来,快步走到床边,喜悦道:“越越……”一喊完,却是喜极而泣。没有人比她更期待秦越的苏醒,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等待的痛苦,没有人比她更恐惧闭上眼的沉寂。她曾经在静静的等候里对自己说,哪怕秦越睡一辈子,她也要天天守着,守到她老死的那一天。那时候她以为自己无比坚决,可以比谁都坚强,可以比谁都有毅力。

  可是现在她才知道一分一秒的可怕。

  当老天已经给你曙光,你无法再适应无尽的黑暗。

  哪怕一秒,都足以令人疯狂。

  秦越怔怔望着哭泣的母亲,心中原本的那一点喜悦顿时烟消云散。

  他脑中一片混乱,不安,恐惧,茫然,猜疑,所有情绪都在看见母亲的刹那接踵而来。

  这是他妈……亲生母亲。

  生他养他快二十年的人,他怎么会不认识。

  可是,眼前哭泣的女人,到底又是谁?

  “妈……”秦越艰难的发出声音,他痛恨自己为什么连说句话都这么无力,为什么身体像被车子碾过一样麻木,他不由惶恐的猜测,难道他真的从六楼跳下去了?

  卓莲枝捂着嘴巴哭得撕心裂肺,眼泪如绝提的洪水,不停的从道道皱纹的眼角横流而出,她匍匐在秦越枕边的脑袋上,是刺目的花白长发。那一缕一缕,象征着中老年标致的头发散乱在秦越的视线里,震得他头晕目眩。

  秦越使劲挣扎,想坐起来。

  卓莲枝哭着抱住他,哽咽不已道:“你别动……越越别乱动,好好躺着,你才刚醒来,身体还要慢慢恢复。”

  秦越被那力度抱得喘不过气,他干脆一动不动,迷茫的望着天花板出神。

  病房门被砰的一声粗鲁推开,两道高大的身影气喘吁吁的冲了进来。

  额头还在流汗的两人与秦越视线相对,两人当即大喜,猛地扑向病床边。

  “越越!”梁奎眼眶发红的给秦越一个热情拥抱,抱得紧紧的,秦越本来想笑,笑容咧到嘴角却又烟消云散。

  落在他脖子上的眼泪,滚烫得令他惶恐不安。

  为什么,连他的傻表哥都可以轻易为他哭?

  秦越任由梁奎抱着,他呆呆抬起视线,落在病床边安静站着的苏岩脸上,苏岩对他微笑,真诚又明亮。那笑容莫名令他心安,秦越也不由对他笑了。苏岩还是那样啊,秦越这么想。

  苏岩走过去拉住激动的梁奎笑着劝说:“你别勒秦越了,也不想想你什么块头,秦越什么块头。”

  秦越闻言愤愤,当即不满笑着反驳:“你笑我……矮……”说完他又皱眉,声音变得好难听,像平白苍老了十几年。

  苏岩莞尔,伸手去摸秦越的光脑袋:“别不承认,你矮到死。”

  “……”秦越惊讶的感受着被抚摸脑袋的新奇触感,他也伸起手,摸自己的头,半晌才道:“谁把我的头发剃了……”难怪被摸的时候,头顶凉突突的……

  苏岩一愣,梁奎却轻轻敲打秦越的脑瓜一下:“你头上长虱子了,不剃留着长肉吃?”

  “……你放屁。”秦越骂他,切,他怎么可能长虱子!

  “呵呵,头发要不了多久会长出来的。”

  当秦越的头发终于重新长出来寸把时,秦越出院了。

  那时候春天已经过去,炎夏已经来临。

  秦越在亲戚朋友的簇拥下回到国内。

  没错,头发剃了还可以再长。

  可是有些东西,从身上丢了就永远的丢了。

  “越越,这是你的新身份证,银行卡,还有咱们家的钥匙,你的新手机,妈都给你放在这个包里,你要出去散步时记得背包。”卓莲枝将一件一件东西收拾进包里,包不大,只装一些小件必需品。秦越苏醒后恢复得很好,连医生都说是奇迹。秦越回国后只定期去医院检查,如今和母亲居住在家里。

  秦越望着忙碌的母亲,心中去空落落的提不起兴致。

  他缓慢的走过去,沉默地拿出崭新的身份证。登记照是他最近照的,二十七岁的样子,秦越觉得那似乎不是自己。

  他盯着看了半晌,将身份证放进包中。又拿起新手机摸索把玩,全新的触屏手机,屏幕很大,功能很多很灵活,跟小电脑似的,啥都可以玩。

  手机上显示着最标准的日期。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

  他还记得,他在二零零五年的四月十六日那天,站在梨花高中的六楼天台上,准备纵身一跳。

  之后他退缩了,放弃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虐恋小说作品| 夜嘀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