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秀才和大猎户_涩涩儿【完结+番外】

   《小秀才和大猎户》作者:涩涩儿

  文案:

  一朝穿越,成了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带着三个拖油瓶、重病在身被赶出家门的古代小秀才,林安觉得自己已经够倒霉的了。

  可是这个高大壮的猎户是怎么回事?是打算养他一时,还是养他一世?

  一句话简介:小秀才和大猎户之间不能说的秘密……

  入坑提示:

  1、古代架空文,男男可成亲,无生子。

  2、文文是种田文,但蠢作者没种过田,也没在网上收过菜,所以要是有蠢到不行的bug,小天使们可以默念这篇文是“玄幻加梦幻风格”种田文……咳咳,当然,大家指出来的话,俺还是会尽量改正哒,蹭蹭~~

  内容标签:种田文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安

  银牌编辑推荐:

  别人穿越,他也穿越。只可惜林安抽到的是一副不太好的牌,父母皆亡、被祖父母赶出家门、带着三个小拖油瓶、头顶科举舞弊的坏名声、还有一个猎户未婚夫……林安有心奋起,奈何重病缠身,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想要发家致富?兀那猎户,就靠你了!本文讲述了一个穿越而来的主角小受,在重病缠身的情形下,如何和自己的猎户未婚夫,一起发家致富的故事。作者笔下人物鲜明,故事自然流畅。虽然种田文中不免有极品小人出现,但故事总体来说,温馨平实。大猎户和小秀才之间互相宠爱的情节,令人期待,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被欺负的小秀才

  送走了傅师爷和两个衙役,林安身子一歪,险些栽倒在地上。

  “哎呦!我说安哥儿,就你这病病歪歪的身子,不在床上养着,还出来送什么师爷?”一个长脸的妇人斜着眼睛看林安,“你就是对着那师爷再巴结讨好,科举舞弊的名头压下来,你这辈子也只能跟俺们一样当个泥腿子了!”

  因为傅师爷和衙役的到来,林家院子里围了不少人。

  他们起先也以为傅师爷来了,林安前些日子被夺得秀才功名有说法了,但是听那长脸的妇人一说,顿时又觉得没可能。那师爷再能耐,还能把一个科举作弊的书生给拉拔上去?怎么可能?一众人围着林安家破破烂烂的院子,指指点点。

  林安这具新身体在牢里蹲了半个月,出来后又接连病了两场,中间给母亲办了场丧事,丧事前还重新考了一场院试,这会子早就撑不住了。

  他倒是想着反驳那长脸妇人几句,让这些同村的人不至于再欺负他们一家,可是身子不给力,刚一张嘴,眼前一黑,就彻底晕了过去。

  “哥——”

  一个十六岁的清秀少女带着一个七八岁的女娃从屋子里冲了出来。

  年长点的少女抱着林安就哭,年纪小的女娃子却站起来大声吼道:“我哥才不会当一辈子泥腿子!前些日子秀才考重新开考,我哥又中了廪生!廪生你们知道不?是可以吃公粮的!”

  周围人的嗤笑声更厉害了。

  有厚道点的,上前帮着那个年长点的少女把林安给搀扶起来,不厚道的,当然就出言讽刺了。

  “哎呦喂——我说二丫,你是傻了吧?安哥儿是考秀才作弊,被衙役从咱们村子里给绑出去的,在牢里关了有半个月才给放出来的,他那功名,早就没啦!”长脸妇人上下打量了二丫一眼,“二丫啊,你就别做那什么秀才家的小姐的梦了,你和你姐啊,一辈子也就是和咱们一样的人喽!”

  二丫才七八岁,平日里是泼辣了些。可是到底年纪幼小,见识也少,压根辩不过那三十多的长脸妇人,气得满脸通红。又见长姐大丫已经请了隔壁的大叔去请大夫了,就立刻冲回破败的屋子里,然后翻出一封信,捧着就跑了出来。

  二丫扬着手里的信在众人眼前晃了晃,大声道:“这可是县太爷亲自写给我哥的信,告诉我哥科举舞弊的案子跟我哥无关,该是我哥的秀才功名,这会还是我哥的!等四年后,我哥照样可以考举人!到时候,我可不是秀才家的小姐,而是举人老爷家的小姐了!”

  这么说着,二丫特意昂着下巴瞪向那长脸妇人。

  长脸妇人脸色讪讪,强撑着道:“你不就是欺负咱们泥腿子不识字?谁晓得这信里写的啥子?”

  “你不识字,自有识字的人!”

  林家村虽然整个村子的村民普遍都穷,可是还是有那么几家供得起孩子上学堂的。不说能像林安这样的考了秀才功名,认识几个字,不做睁眼瞎的还是有的。

  “……是真的。”二丫举着信不肯松手,那看信的青年只能半蹲着身子瞅那信上的字,一边瞅一边不可置信的看了林家破败的房屋一眼,嘴里还念叨了几句信上的话,“县太爷说,案子已经查清楚了,安哥儿是清白的,之前的舞弊案和他没有关系。而且这次的院试重考,安哥儿还是案首,就是秀才的第一名……”

  秀才已经够难考的了,安哥儿还考了第一名,就算只是他们县里的第一名,可是看着才十六岁的安哥儿,再看眼前这封县太爷亲自给写的信,就知道安哥儿将来的前程,肯定不止区区一个秀才了。

  围观的众人面面相觑,重新在心里思量了一番,就都脸上堆笑的和二丫道别了。

  前些日子林家分家,安哥儿娘去世,还有安哥儿的婚事……他们虽然没趁机使坏,可也没有帮安哥儿多说一句话,这将来,安哥儿要是真成了举人老爷,甚至做了官老爷,还能帮扶他们的子孙么?

  得,幸好安哥儿还小,十六岁的少年人,多说几句好话,送点子东西,那关系不就又处回来了?

  不少人这么打算着的。

  那长脸妇人面上过不去。可是想着安哥儿真的拿回来了功名,也不敢再闹,“呸”了一声,就去了姐姐婆家,这事儿,可要先告诉姐姐一声。

  林安醒来的时候,一眼就瞧见二丫就倔强的站在那里,被大丫数落着。

  林安想要坐起来,结果这身子忒不给力,眼前黑了一下,才缓过劲来,被眼角瞥见他醒来的大丫给扶了起来。

  大丫扶着林安靠坐在了床头,就去隔壁厨房,紧张的把一直给林安温着的汤药端了进来,小心翼翼的递给林安,然后就频频看向窗外。

  “哥,快把药喝了。刚才傅师爷来的时候,哥就该喝药的,只是……”

  林安倒是不想喝这苦汁子,奈何这里没有上辈子那种便利的药丸,他上辈子也不是学中医的,研究不出来什么不苦的药给自己吃,只好嗅着这股难闻的味道,硬是给灌下去了。

  口腔里满满的都是那股子苦味。

  林安知道现在这个家里可是一穷二白,糖块什么的压根别想。他把村里人常用的大瓷碗递给了大丫,决定立刻忘记自己刚喝了一碗苦汁子的事情。

52书库推荐浏览: 种田文小说作品| 涩涩儿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