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离老子远点_旧岁岁【完结】

   书名:重生之离老子远点

  作者:旧岁岁

  文案

  上辈子宁也追了齐煊楼十五年,后来齐煊楼出轨了。

  这辈子宁也不想跟齐煊楼纠缠了,齐煊楼很委屈:你对我明明就是有感觉的,我能感觉到!

  看谁都不顺眼的宁也白他一眼:你他妈活着就靠感觉啊?我感觉自己十分不喜欢你。

  表白失败,恼羞成怒的齐煊楼冲上来就按着宁也亲。

  但是技术不行,一个不小心把宁也嘴给磕破了。

  宁也▼_▼:你特么离老子远点!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相爱相杀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也,齐煊楼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种田文,甜文,宠文以及各类宫斗文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楔子

  重生之你特么离老子远点

  文/旧岁岁

  楔子

  凌晨两点半,榆城出事了。

  向来井水不犯河水的城东齐三爷,和城西宁少为了抢一个新来的男孩子,差点把凰庭给拆了。

  两人争得负气,后来也没什么人真的在意那个男孩儿了——听说宁少甩了齐三一巴掌,被齐三一把掐住腰拉进了洗手间里。门被“啪”的甩上,没有锁,里面传来齐三爷恨的咬牙切齿地声音:“都他妈给我等着!”

  里面打的昏天暗地,外面哪能闲着,宁少的人要进去救人,齐三的人拦着不让进,差点擦枪走火,黑压压围了整条走廊。前面对峙的,后面打电话叫人的,见缝插针还有通风报信的,气氛十分紧张。

  齐煊楼也不管外面一堆人乱七八糟的,他就想把宁也按着用皮带抽一顿。他掐着宁也把他推在洗手台子上,眼都红了,带着狠劲儿:“宁小六,你可以了啊,以前哭着喊着求我上,现在也会玩小男孩儿了是吧?”

  宁也被他掐着脖子,他特别的懒,能动嘴的一般不动手,闻言冷笑一声,专挑刺他的话说:“我他妈爱跟谁睡跟谁睡,想被谁上被谁上,关你屁事!”

  齐煊楼气疯了,嘴唇都在抖。抬头满脸都是煞气,眉目阴狠的和平时判若两人。他的拳头带着风声拢起来,速度极快,但到底还是没舍得砸在这人脸上,冲着他背后的镜子狠狠砸了下去。

  宁也清晰地听到身后镜子裂开的声音,刺啦啦的像打碎的冰块,也像他的心。

  这就受不了了?

  游戏才开始呢。

  最后齐煊楼松开宁也出去了,脚步极快,临走时深深剜了他一眼,那眼神里仿佛有点委屈和受伤。但宁也不信,他信齐煊楼够久了,信的死心塌地掏心掏肺,他爸从政,而他为了齐煊楼走了歧路,成了宁家这辈子都刷不干净的污点,但是齐煊楼呢?

  呵。

  从前付出的心意,就当喂了狗。

  宁也整理了一下衣服从卫生间出来,齐煊楼已经带着人走了。榆城城东和城西平日也有争斗,按说不能这么轻易让人离开,但齐煊楼和宁也都在场,犯不着当场闹的下不来台。这账留着日后慢慢算。

  临走的时候宁也想起来那个男孩,把人带走了。

  这是他第一次,和齐煊楼以外的人做。男孩儿年轻漂亮,很乖巧,眼睛里有明显的怯意,伺候的宁也十分周到,连润滑都不用他做,一双眼睛湿得像只鹿。

  进的时候宁也自暴自弃的想,小男孩儿果然很好,鲜嫩可口,想亲了亲一口,不想亲了就让他滚。

  不像和齐煊楼,吵架都要掐着分寸,生怕口出恶言伤的太狠。

  明明爱的深,却不知为何总是伤的也深。潘多拉的匣子被打开一次,就有了无数次,这种事情时间久了,也就无所谓了。

  宁也不是特别重欲的人,但他既然开了口子,就前仆后继的有人往上送。榆城常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时不时能碰上齐煊楼。一开始齐煊楼还生气,红着眼瞪他像看仇人,久了他身边也有新人,隔三差五换张脸,两人杠上了似的频繁偶遇,每次怀里都搂着新鲜面孔。

  宁也觉得有点累。

  和齐煊楼这样明里暗里的斗争,他终于觉得累了。

  晚上宁也生日,摆了酒。虽然他和齐煊楼闹翻,但共同的朋友一个没少,一群人闹哄哄的聚在一起吃饭。宁也是寿星,各个都来敬他,不知不觉就喝多了,这段时间的阴郁心情终于被酒精解放,散席以后他兴致颇高,又带人换地方玩。

  下楼时碰到齐煊楼,这次他一个人。

  宁也有点醉,但神智还能清醒。他皮笑肉不笑地跟齐煊楼打招呼:“齐三爷。”

  以前他都叫他齐三,被撩拨起来的时候叫三哥,声音软软的,眼睛里像盛了星星。

  可不是现在这副浪荡公子的模样。

  齐煊楼心里一滞,见他靠着墙似笑非笑,下意识地想伸手去搂他。

  宁也醉着,也眼疾手快地躲开了,头一低,嘴角勾起个笑来:“不麻烦了。”又张着胳膊朝旁边叫,“宝贝儿!”

  一个精致的男孩儿凑过来钻在他怀里搂住了他,先礼貌地朝齐煊楼笑了笑算是招呼,看宁也的时候眼里满是关切:“难受吗?要不咱们先回家吧。”

  回家。

  这个词深深的刺激到了齐煊楼。

  宁也也是。他撩着眼皮看了眼身边的男孩儿,亲了他一口:“走,回家。失陪了齐三爷。”

  就这么被人扶着走了。

  齐煊楼站在原地,看着宁也漫不经心地搂着人往前走——他说回家——眼底是挡也挡不住的煞气。

  宁也真的打了招呼提前走了。司机说停车的时候他定睛一看,这才想起刚刚迷迷糊糊之间,报的地址是和齐煊楼一起住的地方。

  以前他们说回家,就是回这里,原来喝醉了玩累了,心底还是觉得这里才是家。宁也讽刺地勾了勾嘴角,无声地笑了一下。

  指纹解锁,开门以后扑面一股闷闷的味道。

  看来齐煊楼也很久没有回来了。

  他没开灯,摸黑钻进客房。客房里带浴室,宁也洗了个澡出来,头发懒得吹,直接掀开被罩趴了上去。

  太累了。没想到情爱也能让人如此疲惫。

  就是这个家,主卧里,宁也看到了和别人上床的齐煊楼。他现在还能平心气和的趴在客卧,绝对是因为醉的不想再折腾了。

  迷迷糊糊之间,宁也想,如果时光能重来,那该多好。

  齐煊楼坐在车里,心里的火气蹭蹭的往上翻,按都按不住。抬头看了眼后视镜,镜子里男人眉眼间的戾气像出鞘的剑。

  他是真后悔那天没有在洗手间把宁也给按住办了,最好直接做完了再把他扛上楼扔床上去。

  让他死去活来没精力乱来。

  想到这齐煊楼又是眼睛一暗,骂了一声,发动了车子。

  齐煊楼摸到家里来,黑漆漆的,不像有人在。他开了客厅的灯,灯光骤然亮起,晃的人头疼。他推门看主卧,也是开了灯,没人。

  他恨恨地解下领带掼在地上,想到宁也不知道躺在谁的床上,心里窝火的要命。丁零当啷发了通火,转眼看见客卧门开着一半,里面也是黑漆漆的。

  整个家里都是空落落的,没有宁也,没有光。

  齐煊楼恨恨地走进去,叭一声按开了灯。

  灯光大亮。床上趴着的人只有腰间围着一条浴巾,头发还湿着,肩膀腰窝都是他熟悉的模样,正睡的毫无防备。

  齐煊楼突然就忍不住想哭。

  他看着松松软软的宁也,突然就不想和他怄气了。宁也想玩,也玩了很久了,只要肯回来,他们还能在一起。当初说好的在一起,玩的再疯,手上的戒指也还戴着,谁都没有取。

  齐煊楼不相信宁也不爱自己了,他拒绝相信。他走过去摸了把宁也的头发,湿的,又摸了把腰,手顺着腰就摸进了浴巾里。心底长期的漂浮好像终于落到了实处,他满足的呼了口气。

  不管摸过多少人,只有宁也,让他想抱着珍惜。齐煊楼爱不释手地抚着,心里难受的几乎要落泪。

  宁也慢慢被腰上的手弄醒了,长期以来的习惯让他瞬间惊醒,酒意都散了,唰地坐了起来。

  其实坐起来的瞬间就感受到了,是齐煊楼来了。

  宁也撩眼看了眼齐煊楼,见他也正盯着自己看。他重新把浴巾系了一下,起身想去找衣服。

  齐煊楼一把拉住了他。

  宁也回头,抽了抽手没抽开,又抽了抽,恼了:“你干什么?”

  “宁也。”齐煊楼叹了口气,放软声音,“你玩也玩很久了,别闹了好不好?”

  宁也没听明白,回头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齐煊楼说:“我们都不要计较那些人了好吗?不要再玩了,也不要再这么幼稚的气对方了,像以前一样在一起,好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