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囚禁的男人_风之羽【完结】

   《被囚禁的男人》作者:风之羽

  文案:

  莫名其妙地被绑架,莫名其妙地被囚禁,应该郁闷的是他楚奚好不好?可为什么眼前这个把自己绑来的家伙却一脸晦气,满身土气,一副要死不死的郁闷样呢?好吧,楚奚承认,眼前这个一身阴暗气息的青年实在离他的审美要求太远太远,可是你知道的,在这种与世隔绝的窝居,鸟不生蛋的陋室里,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正常的需求,所以,小子,算你倒霉!

  头一次知道被人拥抱是那么的温暖,苏谨的心里萌发出一点点细微的希望。每夜的相拥,有力的心跳,陌生的快感……这个叫楚奚的男人难道真是上天恩赐可以将他拯救出来的天使吗?短短七天的相聚,苏谨明白了一件事,这个世上,没有所谓天使的存在,只有隐藏在表相之后更加残酷的事实。不,苏谨,让我来告诉你,天使或许不存在,可是这世上还有一种绝对的存在,它的名字叫:奇迹!

  七天,充满欲望与矛盾的绝对二人世界,请大家不要错过哦!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楚奚靠在床头,手中烧到一半的烟卷微微有些发黄,看着坐在对面头快要垂到床单上的男人,楚奚狠狠吸了一口烟。粗劣的烟当然口感不会有多好,又辣又冲让楚奚的肺部像被火燎了一下引起一阵剌痛。

  「妈的,这是什么烂烟!」口中喷出的浓浓白烟模糊了他的脸,曲起中指弹落烟灰的同时,楚奚咒骂了一声。烟虽然差劲,但现在这种情况让自己没得选择,有总聊胜于无,所以尽管楚奚满是埋怨,但手中仅剩半截的烟卷还是牢牢捏在他的指端舍不得扔掉。

  男人的头垂得更低,握在一起的手扭来扭去,指节已经被他搓得又青又白。

  「我说,」楚奚对着男人喷出一口烟,男人削瘦的肩头缩了一下,然后开始剧烈地咳嗽。咳得很凶,好象要把身体裹的内脏都要咳出似的感觉,男人的身体抽搐着,缩成了一团。楚奚看着他,浓浓的眉毛纠结在一起,脸上露出几分狰狞的表情,「你他妈能不能别再咳了!」

  嘴裹咒骂着,却还是恋恋不舍地看了看手中冒着青烟的小半段白色小棍子,楚奚像是赌气一样,将烟卷在身边又脏又破的墙上使劲按了按,然后把变了形的烟卷小心翼翼地收在了枕头下面。

  「谢谢!」男人低声地道谢,那怯懦的声音让楚奚心头一阵阵地烦躁。

  「真是他妈的见鬼!」楚奚大声地叫,也不知是骂那男人还是在骂自己。楚奚的头还在隐隐作痛,因为被棒击而肿起来的地方现在还一抽一抽的疼。

  「说吧,臭小子,你他妈究竟想干嘛?」平常的时候,楚奚一般不会说粗口,可是面前的这个男人让他无论如何也温柔不起来。「你把我打昏,绑架到这个破地方,不会只为了对我发呆吧!」

  男人的头还是低垂着,一句话也不说。

  妈的,还是这样!楚奚烦躁地扒着头发。被绑到这儿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这家伙一直是这 一付半死不活的样子,问什么都问不出来。不过还算好的是,这个灰暗的家伙没有虐待自己。上了药,给饭吃,给水喝,自己想抽烟,他也默默地去买,不管自己怎么骂他,他也一概低着头,不回嘴,不生气。

  活像个受罪的小媳妇!脑中突然冒出的这个念头让楚奚嘿嘿笑了起来。

  听到笑声,男人抬起了头,隔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有些困惑的眼睛藏在乱糟糟的头发下看着咧开嘴角露出雪白牙齿的楚奚。长期良好的生活习惯和坚持运动的结果,让楚奚有副健硕优美的好身材。昂贵的羊绒大衣因为在地上滚过而变得骯脏,此刻被皱巴巴地扔在房门边上,楚奚身上的高级西装早巳揉得没了型,随意地敞开着,露出裹面淡青色的亚麻衬衫。衬衫是裁剪得很合体的那种,服贴而紧密地包裹着楚奚的身体。楚奚笑着的时候,隔着那层薄薄的衬衫,可以很清晰地看到因为笑的震动而隆起的结实的肌肉。

  男人看得有些发傻。想起在夜总会的门前,看见衣着光鲜,神采飞扬的楚奚走出来的时候,那种强烈的眩目感和让自己浑身不自在的自卑情绪。就算楚奚现在坐在自己又小又破的单人床上,抽着十块钱一包的粗劣香烟,这男人还是一副贵公子的模样让人不敢注目。

  自己跟他不是一个世界裹的人:永远不是。男人的眼光黯淡着,胃裹又泛起那种又酸又涩,火辣辣的感觉。楚奚是头戴王冠的高贵天鹅,而他,则是在下水道裹挣扎的低贱老鼠。

  「我饿了!」楚奚捶了捶床边。

  他身下的床是一张简单的铁架单人床,这床不知道被人用了多少年,床架早已锈迹斑斑看不出原先的颜色。只有一米八长的床显然不够装下楚奚的身体,所以昨天他只能把腿蜷起或是架在床外。委屈自己身体的结果,就是楚奚现在觉得小腿像灌了铅一样麻木又沉重。看着铺在墙角的一床薄被,楚奚甚至有些嫉妒面前低头不语的男人。只要能把手脚舒展开来睡着,他楚奚宁愿去躺在又冶又硬的水泥地上。

  男人慢腾腾地站起身,从床下拖出一只纸箱,取出两杯方便面。楚奚的五官立刻蹙缩在一起,露出厌恶的神情。

  「拜托,昨天晚上你已经请我吃过这种东西了。可不可以换一种来吃?」

  男人楞了一下,歪着头想了想,将手中的杯面放回去。手在纸箱中摸了半天,男人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一点笑容。

  「还好,上次还有剩下。」

  看着男人手中由红色的杯面换成蓝色的杯面,楚奚额角的青筋开始突突地跳动。咬着牙,楚奚喉底发出令人生寒的咆哮:「你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要你换种东西来给我吃!」

  「这是海鲜味的,昨天的是牛肉味。」男人的声音有些软弱,但吐字非常清晰。如深秋阳光的触觉,柔软而温暖,淳厚却清透,楚奚心头突然一紧,被针剌过一样,尖利的痛感渐渐扩散模糊最后淡淡地弥散在他的全身。

  楚奚突然觉得一阵慌乱,用手扒了扒自己的头发,他深深吸了口气,将心中涌动的暗潮压了下去。

  「我说的不是口味。我是说,方便面吃多了于身体行害,而且我吃不惯这种东西,你可不可以弄点别的给我吃?」

  难得听到楚奚用温柔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男人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拿着杯面的手青白而修长,男人喃喃地吐出了声。

  「我只有方便面可以吃……没钱买别的……」

  男人再次垂下了头,乱莲蓬的头发空隙中,露出白色的皮肤。他有一只纤长的脖颈。看着那白色皮肤下隐隐露出的青色筋脉,楚奚听见自己清晰的吞咽口水的声音。

  「我饿了!」楚奚面无表情地对着以狐疑之妾抬起头的男人说。

  「我知道。」男人轻轻地回答,神情有些茫然。

  「喂,我口袋里的钱呢?」楚奚拍拍胸口,西服的内袋里装着一只名牌鳄鱼皮夹,「你为什么没把这个拿走?」用食指和中指将皮夹抽出来,楚奚慢条斯裹地从里面抽出一张一张大面额的钞票。

  「我们互不相识,我回国也没几天,想来想去,你会绑架我的原因是为了钱。」

  楚奚捏了一张钞票在男人的眼前晃动,「这裹有八千块,虽然不是很多,但应该够你买一点象样的食物了。你总不能让你的肉票一直饿着肚子吧。」

  男人的嘴角动了动,无声开合了几下,男人才轻声地说:「我明白了。」

  男人伸出手,从楚奚的指间将那张钞票抽走。手指很长,不过有些细瘦,手面上青筋突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养尊处优的人。他的指腹有些粗糙,无意间与楚奚的手心擦过,那刮磨过手心的干燥与糙感让楚感的全身像有一股电流窜过,头皮上一阵发麻。

  看着男人带上房门的背影,楚奚不由得狠狠掐了掐自己的掌心。楚奚,你不会吧,居然会对绑架自己,怯懦又平凡的男人有感觉……明明是自己最看不上眼的类型。楚奚叹了一口气,难道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找伴了?男人饥渴的时候还真是会饥不择食。

  想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四肢,可是被禁锢的左手限制着他的身体,看着手腕与铁架之间亮晶晶的手铐,楚奚嘴裹咒骂着,有些艰难地扭转着身体,活动着其它尚且自由的部位。

  好香!看着眼前的蟹粉包,楚奚的肚子配合地发出咕咕的响声。男人沈默着撕开方便筷的袋子,又将装着姜丝醋的袋子撕开小口。香甜的醋味混合着蟹粉包的鲜香钻入楚奚的鼻子裹,让他满足地深吸了一口气。

  楚奚刚提起筷子,男人从怀襄摸出折得很整齐的一堆零散钞票,一张张数给楚奚看说道:「我买了两笼,这是剩下的钱,我帮你装回钱包裹。」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