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丝雀[重生]_狐狸不归【完结】

   《金丝雀[重生]》作者:狐狸不归

  文案

  淮城上层人人皆知,陆三爷养了一只肤白貌美,歌喉动听的金丝雀,并且宠爱有加,轻易不为外人所见。

  陆郁养了裴向雀六年,裴向雀永远安安静静,睡前唱歌。

  没料到最后是裴向雀救了自己一命。

  重生回来,陆郁只想提前圈养这只金丝雀。结果最后在工地上捡到了一只灰头土脸的小麻雀。

  陆三爷:“来,给爷唱支歌。”

  裴小鸟:“……啾,啾啾。”

  ★·食用指南·★

  ★。偏执占有欲宠妻狂魔攻×傻白甜交流障碍天籁之音受

  ★。重生文,攻受视角对半,偏攻视角。攻宠受,日常傻白甜,大甜文,全篇都是恋爱的酸臭味。

  ★。两个真·神经病凑一对。陆先森有病,睡眠障碍,只有裴小鸟的歌声能治。裴小鸟也有病,交流情感障碍,只能和耐♂心的陆先森交流。攻和受的病情是基于剧情和萌梗编出来的,请勿较真,实在是非常抱歉

  内容标签: 重生 甜文

  主角:陆郁,裴向雀 ┃ 配角:安知州,郑夏 ┃ 其它:重生,甜宠

  作品简评

  淮城上层人人皆知,陆三爷养了一只肤白貌美,歌喉动听的金丝雀,并且宠爱有加,轻易不为外人所见。 陆郁养了裴向雀六年,裴向雀永远安安静静,睡前唱歌。 没料到最后是裴向雀救了自己一命。 重生回来,陆郁只想提前圈养这只金丝雀。结果最后在工地上捡到了一只灰头土脸的小麻雀。本文讲述了一个爱与治愈的甜蜜故事,陆郁患有严重的睡眠障碍,只有裴向雀的歌声能陪伴他入睡。而裴向雀也因为童年而患有语言障碍,除了细心陪伴的陆郁,听不懂别人的话。重生之后,陆郁以邻居的身份接近裴向雀。两人的感情发展细腻真挚,甜蜜动人,不疾不徐,彼此只为了对方考虑,慢慢接近,让从来没感受到什么是“爱”的裴向雀逐渐明白,爱是本能,趋向于温暖,趋向于陆郁。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笼中鸟

  陆郁第一次见到裴向雀,是在一个无关紧要的聚会上。

  那一天的天气不好,外头才下了一阵雨。陆郁和几个不太着调的人谈生意,他向来很不耐烦这些,可那时他才接手陆家没多久,人手不够,便亲自出了这趟门。这些人里其中有一个前些日子才收购了一家经纪公司,里面全是些还未出道的少年少女,模样都很招人喜欢。他很以此为傲,只要和人聚会或者谈生意,总是要带出几个来,大多是陪酒,有时候瞧上了眼,就直接送出去了。

  只听那个人殷勤地对陆郁这边说:“这次来的都是些漂亮孩子,三爷若是喜欢,不如先选一个。”

  陆郁一贯瞧不上这种事,只是抿了口酒,应都没应一声。

  旁人都知道他的性格冷淡,也不强求,便到一边讲无关紧要的闲话了。

  没过多久,几个少年少女陆续走了进来,门合上了,又被轻轻敲了两下。

  陆郁正嫌这场生意太长太吵,微微皱着眉,抬起了头,只见半合的红木门板间露出一个削瘦的人影。

  他是个很漂亮的少年人,约莫不过十七八岁,身量高挑修长,皮肤雪白,五官都长得很秀致,只有眼睛是圆圆的,深色的瞳孔里满是天真和不知世事。他的头发鸦黑,被外头的雨水沾湿,湿漉漉地垂在肩头,像是某种无依无靠的小动物。

  陆郁心里莫名一动,喉头有丝干渴,像是烧起了火,那是冷酒也浇不灭的热,但他却偏过头没再看那个少年人。

  旁边的人很得意地向众人介绍,他叫裴向雀,在这次来的几个人里长得最好。

  裴向雀来的最迟,又好看,那些人难免戏弄他,总是灌他酒水,他看起来傻乎乎的,也不知道拒绝,喝了几口酒,脸颊都是红通通的,连有人趁机摸他露出来的脖颈也不知道。

  陆郁的目光顿在他的身上有好一会,终于朝那边招了招手,“到这来。”

  在座的没有一个有陆郁半分的年少有为,只好放过裴向雀,看着他在别人的牵引下坐到陆郁身边。

  陆郁没和他搭话,裴向雀也低着头,一言不发,怯怯地吃着眼前的那几样菜,到了这场聚会的末尾,陆郁起身离开,衣角却被人拽住了。

  裴向雀抬着头,脸还是红的,一句话在喉咙里卡了好半天才说出口,“谢,谢谢你。”

  他的声音太过清澈,像是一阵拂面轻风,又轻又柔,至少吹进了陆郁的心。

  陆郁一怔,能够感受到自己脑子里那一根正绷紧的弦骤然断裂。

  就这样吧。陆郁没打算克制自己的欲望,转身抬起裴向雀的下巴,触感滑腻,对桌子另一边的那人说:“我带他走了。”

  陆郁站在床边,慢条斯理地打量着半陷在床铺里的裴向雀,仿佛是在欣赏着什么精雕细琢的艺术品。

  裴向雀长得太白,又瘦,赤身裸体躺在黑色床单上就像一支被折断了的百合花,失去了茎与叶的保护,只有又柔软又娇弱的花瓣无力地垂展,在陆郁有如实质的目光下发着抖。

  陆郁弯下腰,十指扣在裴向雀的发鬓,微微抚摸,很温柔似的,还有闲情逸致和他说话,“不是要当明星了吗,那你会些什么?”

  裴向雀的脸颊陷在枕头里,露出大半个侧颈,薄薄的皮肤覆盖着青色的筋脉。他瞪圆了眼睛,瞳孔紧缩,整个人很想要团起来,可却被陆郁强硬地摁住了手脚,动弹不得。嘴唇抿得很紧,一点声音也没有。

  陆郁以为他是不想说。

  那便罢了。陆郁心想,事已至此,都到了自己的床上,裴向雀的想法并不重要,他也只是随口一问,不会当真,手指已经落到了他的脸颊上。

  裴向雀努力向旁边缩了缩,很可怜的模样,可是怎么躲也不开。

  过了一会,陆郁打算继续最后一步的时候,只听到身下传来一阵微弱的声音。

  裴向雀还是懵懵懂懂的,反应的很慢,他说:“我会唱歌。”

  陆郁顿了顿,“那就唱给我听吧。”

  话是这样说,可他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欲火一旦被撩起,是很难停止的。

  裴向雀张开嘴,唱了一支不知名的小调,歌词是地方方言,陆郁听不懂,只是觉得以裴向雀干净清澈的嗓音唱再合适不过,他听的很舒服。

  陆郁不必克制自己,裴向雀现在在他的床上,他可以对这个人为所欲为。

  他是这么想的,也确实这么做了。

  陆郁长得很高,体格修长,弯腰俯身,落下的影子都足够将裴向雀彻底的笼罩其中,满是占有和侵略的意味。他的西装外套太过粗糙刺人,裴向雀只要稍稍碰到就忍不住发抖,陆郁不紧不慢地脱了外套,露出里头的白衬衫和黑色领带,垂在裴向雀赤裸的胸口。

  裴向雀原来是很害怕的,可唱起了歌,声音却稳了下来,眉眼舒展,睫毛都不再颤动一下。

  真是动听。

  真是个乖孩子。

  陆郁心里赞叹着,手上的动作却毫不犹豫,涂上了润滑剂的中指刺进了裴向雀的身后。

  那一瞬间,裴向雀的歌骤然停了,仿佛是忽然被掐住了脖子,停在了最高音的地方,淡色的嘴唇微微张合,却吐不出一个字来。他不晓得事,头一回遭遇这样的痛楚和害羞,还有动物本能的屈辱,连反应都不能够了。

  陆郁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在他的身上,大概也能猜得出裴向雀的想法,只是他的心是石头做的,天生没有怜惜,偏头温柔地笑了笑,问:“怎么不唱了?”

  没有得到回应,陆郁又塞进一根手指,耐心十足地问:“怎么不唱了?”

  裴向雀才反应过来,眼瞳里一片茫然无措,只觉得难过,轻轻地“啊?”了一声,讲,“唱的,我唱的。”

  他的母亲曽对他说过,无论如何,一支歌也不应该中断。

  歌声又断断续续地响起来了。

  陆郁慢条斯理地为身下这朵含苞待放的百合花做着扩张,他的指节宽大,皮肤又因为国外学枪的经历粗糙的很,在裴向雀的体内不停地旋转、抽动、剐蹭,简直如同一种残酷的折磨。

  裴向雀的脾气再软再顺从,此时也忍不住本能般的挣扎,可是只是螳臂当车,一点用处也没有。

  陆郁没费什么力气,张开手掌,就足够将裴向雀两只过于纤瘦的手腕紧紧摁在头顶,解开自己的领带,一圈一圈地把裴向雀的手腕绑在床头,不能动弹。领带是纯黑的,他的皮肤雪白,相互映衬起来格外动人,陆郁强硬地开始下一步动作。

  他努力地缩着身体,瞧起来可怜极了,明明什么也没做,仅仅是因为长得好,声音动听罢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