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写什么都会成真[穿书]_一剑山河【完结+番外】

   文案:

  【攻重生受穿越,双向养成小甜饼,不喜慎入】

  万年坑王贺宇帆穿越了,穿到了一本男主重生日天日地的小说里。

  在小说中,他是风华绝代人见人爱的修真界第一散修,也是致使主角含恨重生的最大反派。

  在穿越后——

  贺宇帆:没关系,我可以放弃修仙重操旧业,在文坛闯出一片天

  可是……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写过的东西都成真了呢??

  本文又名《对不起我写崩了整个修真界》

  小剧场:

  桓承之:你写了我的身世,我的种族,我的功法和修为,为什么偏偏不给我写个道侣呢?

  贺宇帆:……

  低头默默藏起当年写了一半的《主角和反派相爱相杀》

  ————↑文案废,带扫雷↓————

  1.日天日地心机婊攻x乐观向上正能量受

  桓承之攻x贺宇帆受

  2.苏苏苏爽爽爽,文笔白求轻喷

  3.谢绝扒榜。

  内容标签: 仙侠修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宇帆

  作品简介:

  万年坑王贺宇帆穿越到了一本男主重生日天日地的小说里。凭借着过去的经验和文笔,他每天不停的挖坑写作,成为了修真界唯一一个不修仙的金丹期修者。只是……为什么写出来的东西都成真了呢?? 本文作为一篇穿越修真文,却跳出套路,写了一个不愿修真的穿越者和他笔下主角的故事。作者文笔朴实,行文风趣,虽说出场人物众多,但各有不同,再加上主角攻受的温馨甜蜜和书中书的曲折情节,使得文章内容丰富,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阴沉的天空中乌云翻滚,闷雷在云层间不断的敲响。

  困仙峰顶,伴着时不时划破天幕的闪电,白衣人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干脆利索的将手中长剑送入了脚边倒在血泊中的青年心口,停了一瞬,再毫不留情的迅速抽出。

  温热的鲜血溅上剑尖,却只带起来青年一声低低的闷哼。

  青年四肢尽断,丹田处闪着紫金色光芒的兽丹早被挖出。哪怕身上又多了这致命一剑,也无法让早已麻痹的身子感受到一点痛意。

  伴着微弱的呼吸,他艰难的问着:“为……什么……”

  “为了你的兽丹。”

  白衣人狂妄的笑声几乎要刺破云层,那双乌黑的凤眼间也燃起了一片血红。

  他盯着那个随时要断气的青年,恶狠狠的诉说着最残酷的事实:“我需要你帮我做的事情你都做好了,现在只缺一个助力让我破界成神。看在你提供兽丹的面子上,我好心告诉你一句,在这个世界上,不管眼见还是耳听,可都不一定就是真的。”

  说完,白衣人笑的更疯狂了。

  青年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瞪的巨大,那一剑穿心的痛,也终于夹杂着浓烈的恨意翻滚了起来。

  他想握拳,想咬牙,但是弥留的最后一丝气力,也只能让这些永远停留在了“想”上。

  白衣人的笑声还在耳边不停的回荡,眼前的景象却已然蒙起了一层黑纱。

  直到最后一丝光线收尽,天空中那道憋了太久的闪电才终于劈了下来。

  金色的巨柱带着毁天灭地的灵压,只“轰”的一声巨响,瞬间将困仙峰从中断成两半。

  可那雷却是还嫌不够似得,又直直降下八道,把原本一界最高的山峰劈为平地,才终于敛下了气势。

  下一刻,云散,天开。

  在更远的南海仙山,白发白髯的老者手中朱玉无端裂开,掉在地上发出“嗒”的声轻响。布满褶皱的眼皮慢慢张开,他长叹一声,口中喃道:“天罚……”

  —

  桓承之不明白为什么在神魂俱灭之后自己还能留下一丝意识。

  就像是做了一场太久不醒的梦,梦里只有无尽的黑暗,和漫长的等待。

  他在漆黑中不断的挣扎,不知过了多久,失去了感觉的四肢开始微微泛起了痛意,心口和丹田也像是压了什么,闷的让人难受。

  原本只是一丝一缕的意识在慢慢恢复,直到无尽的黑暗中现出一道微弱的光芒时,就像是在拼命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桓承之猛的睁开了双眼。

  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发出了一个不熟悉的短呼。天旋地转的瞬间,桓承之从高空狠狠砸回了地面。

  好在这个所谓的“高空”似乎也不到两米,而地面上绿草繁花,倒也摔不了多疼。

  “啧,合着没死啊,吓我一跳。”

  声音从上方传来,桓承之艰难的仰头看去。只一眼,黑眸转红。浑身上下的每一滴血,也叫嚣着沸腾了起来——

  玉玄真人。

  这个处心积虑利用他三十余年,又亲手把他送上绝路的伪君子。现在为什么还会出现在他眼前?

  难道除了兽丹之外,他连自己这副残破的壳子也不打算放过了吗?

  桓承之怒到极致,自然也就没意识到他现在这个情况有点儿不对。

  至于哪里不对?

  原·玉玄真人,现·贺宇帆低头看着那只从睁眼后就陷入狂暴模式的小怪物,一时间有点儿纠结的不知该怎么做好了。

  天知道这是他穿越来这个世界后,第一次见到“动物”。

  就算这动物长得有点儿奇怪,但对于一个吃了几个月水果野菜的人来说,就算是个巴掌大的怪物,那也是绝美的食材啊!

  可现在问题来了,这个怪物看起来好像有病。

  而从它除了那对儿尖长耳朵以外,无一不像狗的模样来看,贺宇帆在第一时间,就把这种病定在了狂犬病上。

  不管贺宇帆有多饥渴,他也还是终究没办法允许自己去吃一个正在犯狂犬病的狗。尤其是这只狗看起来,似乎还很不好惹的样子。

  略带可惜的摇了摇头。

  在贺宇帆打算转身离开,留这个发病的白毛小怪物在这儿自生自灭时,他却猛的听到,那只怪物用清晰的人言叫道:“玉玄……”

  贺宇帆立刻低头。

  然而那只小怪物却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一般,脑袋一耷,再次昏迷了过去。

  贺宇帆:“……”

  这什么情况?

  难道这玩意儿还是个妖精?

  贺宇帆拧眉。

  下一秒,眼珠一转,像是想到了什么似得勾起嘴角。弯腰伸手,将那只安静下来的小怪物搂到怀里,便抱着回屋去了。

  三日之后。

  桓承之再次睁眼时,心中那翻滚到扑灭理智的怒火已经缓和了不少。所以在这时候,他也发现了伤口上涂着的药膏,脖子上的绳索和身下垫着的软垫。

  这无疑是玉玄的新一轮侮辱罢了。

  暗红色的眸子愈发冰冷,口中也跟着发出了两声带着冰碴的冷笑。

  而当他下意识探测了自身情况后,再次涌起的恨意却直接被惊讶所取代。

  他的兽丹回来了。

  虽然比以前元婴大圆满掉了七八个等级,但就是筑基中期的修为,也足够让他兴奋一下了——

  毕竟没有什么是比失而复得更让人高兴的,不是吗?

  不过这个喜悦到底还是没有冲破桓承之的理智,只是一秒的恍神,他就重新恢复了之前的状态。

  或者说,那缩成一团的小身子,比原本还要绷的更紧了些。

  桓承之怎么也不会相信玉玄会好到还他兽丹的。况且就现在他所知道的来看,也并没有什么能在体外让兽丹掉级,再送还回来的前例。

  他甚至不止一次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这兽丹和他绝对的契合和熟悉,他几乎要怀疑,这是玉玄给他装的别人的兽丹了。

  但这种情况也绝对是不可能的。

  毕竟,玉玄那种真小人,从来都不会有什么良心之说的。

  桓承之烦躁的甩了甩他雪白的尾巴,又习惯性抬起爪子扒拉了一下尖长的耳朵。

  在动作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他终于从兽丹恢复的震惊中回过神儿来,意识到了现在最不对劲儿,却一直被他下意识忽略的问题——

  为什么他不但恢复了原型,似乎还变回了幼年期的样子?

  难道是种族血脉……

  “哟,你醒了啊?”

  没有给桓承之好好思考的机会,那个让人听着就忍不住心烦的声音便再度传了过来。

  桓承之深呼吸了两下,慢慢将四肢在软垫上放好,后腿微曲脊背拱起。决定玉玄靠近,他就直接扑上去,就算只是刮花对方那张俊脸,也总比现在这种阶下囚的憋屈强多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宠文甜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