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人妻不傲娇[重生]_西方经济学【完结+番外】

   《谁说人妻不傲娇[重生]》作者:西方经济学

  文案:

  一张五百万的彩票,让单青失去了一切,意外捡到一台电脑,破译密码窥探到其中秘密的第二天即“意外”死亡。

  重生后单青原本想撕掉彩票,却鬼使神差地递到竹马庄淇手里。害怕前一世的苦逼人生在庄淇身上重演,愧疚的他沦为他的人妻……

  单青揉腰面瘫道:我不要再做了!

  庄淇扯开领带道:要不是那五百万……

  单青利索脱衣服:主人,今晚要用什么姿势?【去他妈蛋的五百万!

  人妻的职责:暖床!斗小三!养孩子【非生子】!

  外面瘫内傲娇的人妻眼镜受x卖的一手好萌腹黑攻

  注意:

  1、攻前期不知受喜欢他,所以略有些无意识的渣。等他喜欢上受的时候,哼哼,出来混迟早要还的【喂说好的甜宠呢,这一股虐攻的气氛是肿么回事!

  2、本文前期略纠结,但俩人互相表明心迹后,就是萌宠,互宠。没有深刻的纠结,何来感人的甜宠!!!故事从重生后十五年开始,非养成。不喜勿喷,一旦察觉到本文与你三观不符,请像单青脱衣服般迅速地点右上角性感小红叉逃生。负分者请先看我笔名,一定要慎重!【这绝逼不是威胁!这是调戏!XD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单青、庄淇 ┃ 配角:王彦、叶宇、李昭然、陶琳、冼衣等重配角 ┃ 其它:单青,你还记得躺枪的庄淇吗?

  【第一卷】

  第1章 重生

  “我们,多久没见了?”伴随着低沉的声音,庄淇骨节分明的手指随意地敲打着车门,高颀的身材散发出男人特有的沉稳儒雅。

  “十五年了吧。”单青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心里也微微有些吃惊。副驾驶座上的这个男人是他的竹马,两家人做了十年对门邻居,想来还真有十年没见了。不过这十年,庄淇是怎么长得?以前不是比他还矮半头么?

  薄唇抿成一道好看的弧线,庄淇点头:“是啊,咱们十岁那年,你爸买彩票中了五百万,接着你们就搬走了。”

  不要跟他提那五百万!

  单青心里狂咆哮,但是神色淡淡地附和了一句:“是啊。”

  “你过的怎么样?”庄淇看着开车的单青,能明显看出他对这辆车的喜欢。十年不见,单青倒不似小时候虎背熊腰的样子,长得清秀了不少。

  过得怎么样?单青的眼眯了眯,他也不知道自己过的怎么样。

  按理说,家里中了五百万大奖,单青不说是富二代,也能姑且奔个小康。现在,他正开着自己觊觎已久的大切诺基和十年不见的竹马畅聊着自己家中奖后的人生。

  但是,生活似乎调了个个,他是修车的,大切诺基是庄淇的,两个人正在试车。

  五百万,或许是块肥肉,掉到谁家的碗里谁都会感天谢地。但是单青却巴不得没有这五百万。

  中奖后,爸妈离婚,各自组建了幸福的家庭,单青倒成了多余的。被放养的单青吊儿郎当地挥霍着父母留给他的钱,当存折里的钱变为0时,单青转身望望身后,除了黑漆漆的影子,他什么都没有。

  有钱时,他视金钱为粪土,没钱时,他视金钱为爹娘。为了“爹娘”,他进了修车厂。

  和庄淇家对门的那座房,是父母留给他的。房子不大,自己住却显得很空旷,单青租出一间给了修车厂里的同事疤条子。后来两个人关系铁了,单青也没再要疤条子的房租。其实,从始至终他都只想找个人陪着罢了。

  单青有些走神,庄淇叫了声:“单青?”

  “唔。”单青回过神来后,冲着庄淇一笑,露出两颗尖尖地虎牙说:“过得还成,你呢?”

  庄淇转头看着前方,笑了笑说:“我也还成,刚从荷兰回来。”

  “哟,出国了啊?”单青惊讶地笑了,刚要再说些什么,电话铃响了,是疤条子。

  接了电话,单青车速放缓,冲着庄淇笑了笑说:“对不起啊!喂!”

  疤条子昨天晚上玩游戏玩得通宵,刚醒呢。今天这个班本来是他的,单青帮他带了。疤条子揉着眼打开电脑问:“你跟谁在一起呢?”

  单青还没说话,疤条子就怒了:“靠,你不会又跟那混蛋在一起吧?我告诉你单青,那混蛋劈腿你都看见了吧?跟那小男孩在大街上就卿卿我我,他打你那一巴掌你不嫌疼啊?你他妈要是在去找他,老子就跟你翻脸!”

  疤条子的声音直接用吼得,庄淇侧过脸,若有所思地看着接电话的单青。

  单青的脸一放,皱着眉头说:“你别跟我提他,犯恶心。”

  单青这人吧,脾气挺好,但是一旦生气就不好哄。疤条子一听语气不对,赶紧讪笑着赔罪说:“哎,哥们也是为你好嘛,单大爷别动气!”

  “你为我好你丫就马上起床来上班,王八蛋!还有,老子姓单!”单青骂了一句。

  “是是是,单大爷!”疤条子叼着油条舔着脸赔罪,末了,添了一句:“单青啊,我仔细想了想,咱们昨天从那台电脑上发现的东西,好像挺厉害的。咱们要不要报警啊?”

  单青心中惊了一跳,眼睛朝着庄淇那一瞟,后者看着窗外的风景,似乎并没有听到电话内容。

  单青没有说话,疤条子继续嘟囔:“哎,你说捡了台电脑怎么就摊上这事了呢?”

  “别说了!”单青把车停在路边,现在心思烦乱,根本想不出一点主意。“我不是让你扔掉么?你怎么还没扔?”

  “不舍……”疤条子的话还没说完,“砰”得一声枪响传入了单青的耳朵,单青只觉得耳膜被针狠刺了一下,脑袋嗡得一声没了思维。

  “啪”手机掉在了车上。

  乍一看到单青睁大眼睛不可思议的样子,庄淇皱眉问:“怎么了?”

  正在这时,突然一辆卡车像失控一般朝着大切诺基撞来。庄淇一把晃醒了单青,单青一看大卡车,骂了一句娘,赶紧开车后退。

  他摊上事了,他摊上大事了!

  当时就不该捡那台电脑,捡到那台电脑也不该破译那开机密码!

  单青快速地调整好方向逃命,庄淇透过车镜看着后面那失控的卡车。现在正是下坡路,失控的卡车速度并不比大切诺基慢。

  “往右开,让它先过去!”庄淇镇定地指挥着单青调整着车的角度以免被后面的大卡车撞上,单青服从命令拼命地打着方向盘。两人一个看着前车镜一个看着后车镜,所以当拐弯处跑出另外一辆卡车时,单青只来得及说一句“完了”,然后俯身抱住了庄淇。

  “庄淇!”

  就像刚做了一个噩梦一般,单青骤然醒来,猛地坐了起来。

  死亡的恐惧像汗液一般从每一个毛孔里渗出,让单青全身发冷。额头上全部是汗,单青胡乱抹了一把,重重地喘着粗气,最后,死命地咽了一口口水。

  两辆卡车明显是预谋好的,他根本逃不掉。电脑里的东西本就不是什么干净的东西,见了光以后,肯定要置他们于死地。手机里传来了枪声,疤条子恐怕是凶多吉少。

  呼吸的感觉是那么清晰,甚至让单青有些感动。很好,他还活着。他要马上报警,他得找人保护自己,他不想再死一次了。

  对了,庄淇呢?平白无故地被牵扯进这件事,他不能让庄淇受到伤害。这么厉害的冲撞,他都没事,那么他护着的庄淇肯定也没事。想到这,单青心一跳。

  不行,他得亲眼看着庄淇没事才行!

  单青揭开盖在身上的被子,跳下了床。

  脚丫踩在地板上,凉意从脚底直达头顶,单青抖了个哆嗦!

  刚才,他是用跳的!

  那个只到他大腿的床,他竟然是跳下来的!

  一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猛一抬头,入眼的装饰是那么熟悉。白色的窗帘、红色的书架、红砖花盆里的仙人掌、正四方的鱼缸、他抱怨了很久到他腰部的大高床、风筝、新发的奖状……

  新发……的奖状!!!

  两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看着崭新的奖状,上面的墨水似乎还未干。他慢慢地转头,不远处的衣柜上有一面镜子,镜子上还有一只丹顶鹤,丹顶鹤旁边是个肉嘟嘟地小胖子。

  肉嘟嘟的……小……胖子!!!

  无数道雷劈在了单青的天灵盖上……

  单青立马闭上眼,心中默念,一定是他睁开眼的方式不对。怎么可能嘛,他今年已经二十有六了,一米七八的个子不高不矮,怎么可能是镜子里那不过一米四的小孩。而且他也不胖啊,按照入伍规定的体重测算公式算下来,他还算是偏瘦型呢。

52书库推荐浏览: 西方经济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