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巨星潜规则_西方经济学【完结】

   三线野明星何念十岁父母离异,二十六岁丧母,二十七岁被名导看中准备咸鱼翻身。

  就在他爱上名导并且因为“潜规则”要大红大紫的时候,名导胃癌去世,他连他最后一面都没得见。

  而这一切,他认为都是宋晤造成的。

  但是重生后,再重新走一遍自己走过的路,

  他才发现上一世的那一切远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关于此文,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够狗血!

  内容标签: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何念、宋晤 ┃ 配角:吴辰、曾鸣、楚智、其它:1V1、狗血、宠文、娱乐圈

  第1章 重生

  “他……”扶着冰冷的墙,氧气似乎变得稀薄,何念喘得有些吃力。

  “时日无多。”眸光温润却不夹任何感情,宋晤回答得简短而迅速。

  得到这样的回答,何念的心倏然平静了下来。寒潭般幽深的目光在身边的医生身上扫了一眼,何念喉结动了动。

  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宋晤淡淡地说:“我是医生。”

  他是医生,他有医德,也就不会因为和自己的个人恩怨而对病房里的人做些什么。

  这是宋晤想要和他说的,何念心领神会。

  半年前,处理完那件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见过。当他看到他穿着白衣夹着病例彬彬有礼地推门进来的时候,何念吃了一惊。没想到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再见的人,在他最无助、焦虑、狼狈的时刻,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而宋晤则要沉默得多,甚至连温和的笑容都依旧那么自然。他本就如此,淡雅如水,清澈却不见底。

  没有再和他说话,何念推开门,躺在病床上的人一动不动。不自觉地低头苦笑一下,何念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人叫吴辰,是他爱着的人。胃癌晚期,就算宋晤不做什么,他也时日无多了。

  深吸一口气,消毒水味让何念呛得眼红了一圈。静静地走到病床边,小心翼翼地拉了把椅子坐下了。

  尽管何念声音很小,吴辰还是醒了。病魔将他折磨的虚弱枯槁,但是浓黑的剑眉下,双眼依旧锐利而坚定。

  看着像猫一样蜷着身子看窗外落雨的青年,吴辰眸光柔和了些。

  何念是演员,长相很出众。脸型瘦削,五官精致,气质清冷。但笑起来时,却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妖冶。左眼角下有一颗泪痣,更添魅力,让他的笑变得不张扬,很沉得下来。

  雨水滴答滴答地敲打着窗台,何念不知道想什么想出了神。直到吴辰动了动,他才察觉到他醒了。脸上的疲惫隐下去,何念转过头冲着吴辰一笑,问:“醒了?”

  吴辰应了一声,问他:“怎么不戴墨镜?”

  “三线野明星,没人认识。”何念不在意地说。

  似乎是累了,吴辰闭上眼睛,缓缓地问道:“那也要注意一下。”

  注意什么呢?何念自嘲地笑了笑。他是国内数一数二的电影学院毕业,长相也没得说,混了这么多年,怎么还是三线?

  这个问题,无数个人都问过他,他都没有回答。其实对于他一直这样穷愁潦倒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样问或多或少的带了些侮辱的意思。谁都知道当年他性子太骄,因不与艳星出道的某大牌明星搭戏从而被雪藏的事。

  娱乐圈里,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牌,特别是有后台的大牌。

  他选择电影学院,是因为喜欢演戏,尽管被雪藏,他也从没有放弃过。所以当吴辰联系他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救活了。

  吴辰在圈内的知名度不像演员一般那么漂浮,他的知名度是用一部部票房成绩堆砌起来了。有了他这个伯乐,何念自然就有了翻身的机会。

  但是吴辰却没有马上让他拍戏,只是和他做朋友,这让何念惊讶而疑惑。吴辰是名导,平时工作很忙。可是却和他一起吃饭、一起去山庄玩、甚至在他生病的时候照料着他……

  这是经历了半年前的那件事后,他第一次觉得那么温暖。吴辰不像宋晤那般细心到滴水不漏,但是那种大男人的锋利和笨拙却让他无法自拔。

  等到吴辰筹拍下一部电影,告知他让他做他男主角时,他看着眼前的男人恍惚了。他觉得男人应该也是喜欢他的,他自信地告白了,却马上被拒绝了。

  在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吴辰的时候,男人却没有因为他这个惊世骇俗的表现把他的角色换掉,他说这是他应得的机会。

  为什么是应得的机会?是因为他演技精湛,还是因为他招惹了他却拒绝了他?

  没等何念想明白这个问题,吴辰就病倒了。胃癌中期,手术失败,现在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全身。

  陷入了长长回忆的何念,忘记了吴辰刚才的问题。吴辰看着青年沉默的脸,抿了一下干裂的唇,放佛自言自语般地说:“如果我早些遇到你,说不定我们就在一起了。”

  低沉的声音虽然没有往日的威严,但是仍旧字字千钧,何念心中一恸,眉峰紧皱问:“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先去忙吧。”吴辰没有再说话,闭上了眼睛。

  何念渐渐被解封,平时会接一些通告。

  看着床上连呼吸都轻不可闻的男人,何念没有任何动作。吴辰已经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消失的地步,也是媒体们关注的焦点。他每天只有开拍前偷偷过来看一眼,然后就去拍戏。可是今天,他一点也不想走。

  重重地叹了口气,吴辰又睁开眼,说:“你不相信我能活到明天么?”

  目光闪了闪,何念安静地一笑。站起身来,又盯着男人的唇看了半晌。最终,转身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宋晤正翻着病例,白大衣里的浅蓝色衬衣纽扣开了两颗,露出精致的锁骨。见何念出来,宋晤合上病例就要进病房。修长的大腿还没迈出,胳膊就被扯住了。

  眸光一转,宋晤恬淡地看向何念,不发一言。

  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何念不出声,宋晤也不急躁,耐心地等待着。最终,何念抬起头看着宋晤说:“他撑不过的时候,通知我。”

  眼中沉静似水,宋晤说:“好。”

  一个字像一根针一样扎破了何念,眼前一黑,何念双腿一软,死死抓住宋晤的衣服才勉强站稳了。

  似有似无地说了句“谢谢”,何念转身走进了长长的走廊。

  就算渐渐解冻,如果想折磨他,也有很多种方法。三伏天,天空放佛要下火,地上也是被晒得钻脚心的烫。何念从医院到剧组后就定妆了,一直在等拍。等了一天,都没有到他。服装助理不在,他穿着厚重的戏服,热得浑身湿透了,却不能脱掉。

  剧组吃饭是按照拍摄时间安排的,但是却一直没有到他,剧组里的人放佛都忘掉了有他这么个人。从早上到晚上,他滴水未进。

  但是他也不在意,一整天握着手机。手机被攥得发烫,比他还热。

  忐忑又害怕了一天,等收工的时候,何念舒了一口气,浑身又出了一身汗。脱掉戏服,何念用不知道谁剩下的半瓶矿泉水洗了把脸,饭都没吃就赶去了医院。

  医院是没有白天和黑夜之分的,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新生和死亡。但是今天,死亡的主角不是吴辰。想到这,何念沉甸甸的心情又轻松了些。

  推开病房的门,何念脸上的笑容渐渐敛了去……

  空荡荡的床上没有一个人,将眼前的晕眩压制下去,何念扶着门框抬头看了看病房号。

  确实是这个房间。

  吴辰呢?

  腹部一阵绞痛,何念扶着门框缓缓坐在冰冷的地面上,拿出他握了一天的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马上接通了,宋晤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吴辰呢?”何念安静地问。

  电话那边是长长的沉默……

  何念挂掉电话,坐在地上缓了一会,然后默默站起来朝着医院外走去。他早该料到的,宋晤就算事前不做些什么,事后也肯定会做。他竟然无助到让他帮自己,他是那么恨他。

  一天没吃饭,早就没了体力,何念迈步迈得很艰难。

  吴辰死了,在娱乐圈是一件大新闻。可是他在拍戏的时候,不管是宋晤还是媒体,都没有推送任何消息。这说明,要么是有人故意而为之,要么就是吴辰刚刚去世。

  不管是哪个,他都没有再见吴辰一面。

  走了一会,身体都脱力了,何念扶着路边的法桐站着缓一会。斑驳的树影打在他苍白的脸上,凉爽的风吹过,何念舒服了不少。

  也没有再继续走,何念倚靠在了法桐上。这座城市环境保护得不错,仰头就能看到璀璨的星空。这种沉幽的夜,很容易让人平静下心来。

查看更多: 娱乐圈小说作品| 西方经济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