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养殖高岭之花_西方经济学【完结】

   卓彦本是D&R星球上为自己的美丽而陶醉的高岭之花。

  谁料,一道惊雷把他劈到这丑陋的地球。

  他抱着儿子种着地,只想等待下一道惊雷把他劈回去。

  谁料,一个傻逼冲上来被惊雷劈成失忆。

  巴远:咱儿子快不行了,咱们快双修吧!

  卓彦:修你麻痹!

  注:

  1、中二病晚期受X忠犬腹黑攻,1V1,HE

  2、本文爆笑,逗比搞笑萌文,狗血满屏喷,请像相信作者是攻一样相信这句话。

  内容标签: 科幻 欢喜冤家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彦、巴远 ┃ 配角:卓在下、卓不才、阿花、阿叶、张之花、刘志军等众村民 ┃ 其它:不双修如何平地球

  ==================

  ☆、愚蠢的地球人

  昂着头,卓彦垂眼看着楼下来来往往扛着锄头回家做饭的人们,心中一声冷笑。

  呵,愚蠢的地球人。

  每天屁股着火一样往地里跑,最终也未必有多高产嘛。屋子里墙上挂着的“粮食生产大户”的锦旗熠熠生辉,卓彦低下了高贵的头颅。

  对于来自D&R星球的卓彦,自然是不需要每天扛着锄头下地,就能够有个好收成。D&R星球的发达程度,至少领先地球一千年。早就抛弃了这种落后的种田方式,改为……先进的种田方式了。

  D&R星球是以种植业为主的农业大球,农业生产方式与个人修真相结合。D&R星球人本体集结了种田所需的所有东西,阳光、雨露、肥料、外加农药,都可以通过修真而从自身产生。

  说的高大上一点也就是说,他们D&R星球人不是靠天吃饭的!

  卓彦是个有志青年,他的人生理想分三步:

  第一、找星球长老申请块土地,靠着修炼努力增收,成为高富帅。

  第二、找个同他一样的有志青年结婚,两人共筑爱巢。

  第三、生下一个有志气有理想有远大抱负的儿子,继续种地。

  可是,这一切都被三年前那一道雷给劈成了渣渣!

  三年前,他从大学毕业,按规定去找星球长老申请土地。暴雨倾盆而下,他就去屋檐下躲了躲雨,一道惊雷就那么从他天灵盖直劈而下……

  等卓彦醒过来,已经在地球上了。

  卓彦哀叹,卓英雄啊,你为何如此之叼,连站的地方,都是雷电选定的。

  既来之则安之,这是做大事的人才有的胸怀与气度。好在地球上的环境与D&R星球差不多,刚开始的互斥反应现在也渐渐消停。

  一心想回故土的卓彦,现在每天的工作只有两件——修剪花草、等待雷劈!

  “唉~”陶醉地叹了一口气,卓彦没想到自己一等就是三年。三年内,自己在地球上承包了土地,养了一只叫阿花的野狗,爱上了地球的米饭,体重激增到一百七十斤,生了一个儿子,捡了五次钱包,每年都是种粮大户……

  这样一罗列,自己还真是成绩斐然呢。鼻间冷哼一声,卓彦沉住冷峻的脸,决定做一个低调的美男子。

  “啪~”灯笼花枝上最后一朵花苗被剪掉了。

  光秃秃的灯笼花枝在夕阳之下宛若盛开的火焰,卓彦摇着头,陶醉地看着,眼中满含深情。

  呵,果然是他卓彦修剪的花儿,就是美得那么炫目。

  刚被剪掉的灯笼花里,花心中一个闪烁着的红点……

  蹲在地上歇了歇,一身阿玛尼的巴远抬头看着阳台上还在修剪花草的卓彦,从黑色的驴牌皮包里拿出一张单子,确定人名后,张嘴叫了一声。

  “请问,你是卓先生吗?”

  听到叫声,卓彦缓缓地将头转向楼下,不动声色地昂起头,调整到一个足以睥睨巴远的角度。

  巴远身穿白色衬衫,黑色长裤。现如今蹲在地上,满头大汗,就跟那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阿花一样。小麦色的皮肤,棱角分明的脸型,小眼睛单眼皮,眼里自然含笑,厚厚的嘴唇带着抹刚毅。短发,浓眉,整个人看着帅气又精神,还有一点小憨厚。

  呵,贫穷的地球人。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拿着八十年代的小皮包。这衬衫,料子绝对不是的确良的!

  仰头等着回音,巴远仔细打量了一下楼上穿着骚包花裤衩和白色小背心的男人。

  男人长得够清秀却也不乏阳刚之气,身高一米八左右,丹凤眼,翘鼻梁,薄嘴唇,剑眉浓而密。哪都挺爷们,就是这皮肤白的跟娘们似的,不大健康。

  一直仰头看着卓彦实在太累,巴远低头在地上画着圈儿休息了一会,后又仰起头友好地呲牙笑着对卓彦说:“卓先生您好,我叫巴远,是新来的妇女主任助理。咱们乡里现在妇女普查不是开始了么?我是来通知你家孩子他妈明天去乡里接受普查的。”

  躬下身子,卓彦优雅地捡起地上被自己剪掉的灯笼花儿,冷冷地说:“孩子没妈。”

  他就是孩子他妈,可是他没胸没子宫,只有一根十八厘米的万恶之源,没法普查。

  啊?

  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巴远可惜地看着卓彦,歉意满满地说:“真不好意思,唉,又扯到你的伤心事儿了吧。”

  陶醉地叹了一口气,卓彦一把捏碎手中的灯笼花,原本闪烁的红点彻底不亮。望着远方熊熊燃烧的火烧云,卓彦眼中满含悲切地想:伤你麻痹啊,原本就没有的玩意老子伤心个屁啊!

  好奇心被撩拨了起来,但是善良的巴远知道这事儿不能问当事人,等过会回去问路边乘凉的大婶吧。

  时间也不早了,巴远也没想多待。猛地一站,眼前一黑,巴远差点摔倒,一把扶住旁边的快塌掉的墙才好歹站稳了。

  捏出红色的花汁将手指涂红,卓彦将残花扔到院子里,没有理会巴远,转身准备回屋。这时,卓在下一个虎扑闯进了他的怀里。矫捷地后撤一步,卓彦才堪堪接住胖成球儿的卓在下。

  时刻注意优雅的卓彦,挪动着小脚步,以巨丑的姿势抱着儿子站直了。

  “爸爸~”卓在下咧嘴傻笑,一嘴的哈喇子躺了一下巴,全都流到了卓彦的背心上。

  “哎,儿子,米饭熟了哈~走,爸爸给你盛去~”大手一挥擦干净儿子白嫩脸上的哈喇子,在花裤衩上蹭了两蹭后,卓彦抱着儿子进了屋。

  呵,贫穷的地球人,连米饭都吃不起吧。

  卓彦炫耀般的生活,在巴远的眼里,则完全成了另外一幅光景。

  死掉媳妇儿的光棍汉子,与痴傻儿子异常凄惨地过着只能吃米饭的日子。

  实在是太可怜了!

  扶着石头块,巴远迈开麻掉得双腿,一扭一扭地进了卓彦家的院子。

  “卓先生!”巴远猛烈地拍打着卓彦家的防盗门。

  被拍烦了,卓彦怀里抱着儿子打开门,单脚伸出门外,将脚上那只今年刚买的新款人字大凉拖暴露在巴远的眼前。

  “有事么?”低头看了一眼凉拖,卓彦将脚重新挪了挪,让巴远能全方位的看到这双凉拖的优点。

  但是巴远重点不在于此,而是目光凝重又深沉地看着卓彦怀里啃吃得满脸米粒还在不停舔手指的卓在下。

  “这是你儿子吧。小朋友长得这么可爱,叫什么名字啊?”

  舌头迅速舔了一下腮边的米粒,卓在下呆呆地看着巴远,一咧嘴,哈喇子满脸。

  一手擦掉儿子的哈喇子,往花裤衩上蹭了蹭,卓彦不耐烦地说:“他是傻子,不会说话。你还有事儿么?”

  就算是傻子,也不能这样说自己的儿子嘛。巴远埋怨地看了卓在下一眼,语重心长地说:“唉,你要是实在困难,就跟我说说,我向上面反映反映。有政府给咱们撑腰,咱啥都不怕!”

  呵,自以为是的地球人。

  眼前这个人,一定是被自己的低调蒙蔽了双眼,所以才觉得他家需要政府帮助的吧。

  算了,他也不与他生气,怪只怪自己太有格调不会炫耀,所以他认为他家穷就穷吧。现在。他只想去给卓在下弄一碗米饭,感受一下那富裕的芳香。

  唉,没想到还是个有着铮铮傲骨的男人。

  巴远眼中,闪过一丝对卓彦的敬佩。心中,也更加坚定了以后要多与卓彦交流,多帮助卓彦的心。

  下定决心,巴远问:“能在你家蹭碗饭吃么?”

  冷眼看着巴远,卓彦抱着儿子转身进屋,巴远瞅准机会准备硬塞进去,“砰”得一声,被防盗门拍在了门外。

  吃了个闭门羹,巴远在心底里唾骂自己。也对,人家本来就已经揭不开锅,自己还来蹭饭,岂不是雪上加霜么?

  感叹一声,巴远抬头看了看卓彦家光秃秃的只有一个狗窝的院子,心中不禁又多了股同情。

52书库推荐浏览: 种田文小说作品| 西方经济学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