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情璧_月佩环【完结+番外】

   【内容介绍】

  这年,

  浩然山庄一举成为天下第一大帮,

  庄主商弈庭俊美无匹,武功无敌,

  更有副庄主岑渊得力辅佐,

  江湖上无人不晓山庄威名。

  然而表面上公事公办的主仆,

  背后却是充满暴虐性事的爱欲关系。

  一桩灭坛事件,引爆两人间的怀疑与猜忌,

  毒酒下肚,岑渊武功尽废被囚,

  随后竟遭人掳走从此下落不明。

  身为始作俑者,商弈庭该为顺利夺权而开心,

  却没想,

  在真见到那人布满凌辱伤痕的尸身时,

  心中竟是这般躁乱失控的不安

  ──如果岑渊是清白的,他还能后悔嘛?

  书名:无情璧·下

  【内容介绍】

  跳崖不成反被救起后,

  耳里听见的全是商弈庭充满爱意的告白,

  想起当日那人欲致他于死的无情,

  岑渊只觉心下森然,

  不知还有什么样的屈辱得去承受,

  让他直后悔没能自刎来个痛快。

  但这回,商弈庭似乎变了,

  百般柔情,呵护备至地宠着他;

  只是岑渊也变了,

  残酷粗暴的性事似乎才能唤起他的欲望。

  然而被那人捧在心上待若珍宝的滋味,

  原来是这般甘甜。

  若是这人终将如过去那般反目无情,

  岑渊不禁困惑

  ──如此赌上一生,他会后悔吗?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六月十八日。

  浩然山庄攻破北十八帮联盟,一跃成为天下第一大帮派。

  自此,江湖的腥风血雨又揭开了新的一幕。

  沧州城的白天显得尤为热闹,市集上熙熙攘攘,尽是川流不息的人群。

  岑渊缓步行在人潮之中,身后跟着热得直用袖子扇风的小伍。

  「等到了前面凉亭,便歇歇罢。」岑渊向身旁不停冒汗的小伍道,「早让你勤练武功,也不知练到哪去了,这么怕热。」

  小伍咋舌道:「副庄主的武功岂是勤一点就能练成的,何况要是辛苦练武只为了不热,那我还是热着好了。」

  岑渊苦笑摇头,在一个卖西瓜的摊贩前停下,买了两片西瓜,小伍大喜,连忙拿起一片就吃,吃得一脸都是西瓜汁,却见岑渊掏出几枚铜钱,一个偌大的西瓜已下了小贩的秤,到了他怀里。

  「拿回去给弟兄们吃。」岑渊解释着,一手将西瓜捧起。

  这么热的天,若是用凉水泡过,这西瓜不啻为消暑的上品。

  难得将北十八帮的产业接收完,可以出来逛逛散散心,他自然也没忘记跟他出生入死的兄弟。

  小伍见他自己抱着西瓜,正要说话,一个玄衫男子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喘着气:「副庄主,不好了,庄主要将宋家的上下七十四口全杀了!」

  他话一出口,市集上便是倏然的一静。三天前北十八帮的总舵宋家便是在沧州城攻破,当时血流成河,即使是这些不相干的平民百姓也略有耳闻。

  众多小贩和路人见这三人虽然不带兵刃,但一出口便知是江湖中人,不由都纷纷避了开去。

  一时之间,他们周围已是空无一人,连那卖西瓜的摊贩也悄悄推了车就走。

  岑渊只得将那来报讯的汉子拉走:「我们边走边说,顾准,说说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顾准擦了一头的汗,「今天早上,宋家的那个小子说话太冲,得罪了庄主,庄主说要把他们全杀了,斩草除根,庄主还说,没人可以救那小子的小命……」

  岑渊眉头微皱,商弈庭既然这么说,那自然是没打算再手下留情,但在三日之前宋家便已降了,若是再下手杀人,只怕让北十八帮联盟的其他人兔死狐悲,若是他们拼死反抗,便会造成极大的麻烦。

  「我先回去。」他随手将西瓜塞到小伍怀里,展开轻功,往北十八帮联盟的总舵疾行而去。

  回到分坛时,岑渊听说已有不少人劝说商弈庭,但他仍然余怒未消,要将宋家满门斩首。

  此时七十四人已全数押赴刑场,只待刽子手长刀一起,人头落地。

  他顾不上让人禀报,直直闯到庄主门外,连门也不敲,就推开商弈庭的卧房,急忙说道:「庄主!」

  卧房内并没有下人随侍,商弈庭还在案前翻阅着一卷案宗,见他闯入,双眉一轩,露出几分不悦之色,淡淡说道:「你知道了?」

  岑渊自知没有经过他允许便即闯入,十分无礼,面色微微一红,垂首道:「庄主既然之前已决定放过他们,为何这次又非杀了不可?」

  商弈庭的表情似乎带着些许阴翳,看着他半晌,慢慢说道:「宋家那个小子,留不得。今天只杀宋家的人,至于宋家的外族,以后再找个机会杀罢。」

  岑渊一怔:「但是浩然山庄此次初定江湖,人心不稳,若是大开杀戒……怕是对浩然山庄不利。」

  商弈庭目光沉静之极,注视他时便如浩瀚江海,波澜不起,缓缓说道:「刚才在议事厅,三伯和七叔他们说的和你一样,这倒真是一件巧合之事。」

  商弈庭的三伯商远之和七叔商隽虽然同是商家的人,但向来不喜商弈庭心机深沉,虽然生得俊美无匹,却是无人敢接近。岑渊似乎隐隐想到什么,但见商弈庭神态轻松,心定了一定,说道:「既然如此,不如庄主再斟酌如何?」

  商弈庭脸色一沉:「五年前我们开始建功立业的时候,怎么说的?」

  「商家对我恩重如山,若是没有老庄主将我带回山庄,便没有今日的岑渊。岑渊与庄主少年相识,多年前便曾说过,若是我们之间有任何分歧,自当唯庄主的命是从。」岑渊犹豫一下,「可是此事不比寻常,毕竟是七十四条人命……」

  商弈庭冷笑一声,打断他的话:「你是在求我?」

  岑渊顿住,诧异地抬头看商弈庭,虽有些怪异之感,但琢磨不透其中深意,颔首道:「是。」

  「既然如此……」商弈庭拖长了声音,慢慢走到他面前,忽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脸,像是有些轻薄之态。

  他退了一步,避开了商弈庭的抚摸,神情变得局促不安。

  「我们什么没做过?扮什么天真。」商弈庭冷笑。

  商弈庭说的不错,他们之间名为主仆,但私下却是夹缠不清的关系,若是暴露出去,恐怕会天下大哗。

  绝不会有人想到,表面上维持着公事公办面孔的两人,却是在无人处做尽了下流之事。

  最先开始的那一次到底是怎样的,或许商弈庭都不记得了。

  刚开始时,商老庄主将岑渊给了商弈庭,便是因为他幼年时相貌清俊,除了让他做商弈庭的侍卫外,还有点做性奴的意思。

  商老庄主喜欢他性格坚强,不喜多言,又不似女子柔弱,商弈庭绝不会怜惜于他,两人之间绝不会发生感情。

  到后来,岑渊日渐崭露头角,商弈庭又厌他锋芒毕露,两人之间的性事也单纯变为商弈庭的发泄。

  幸好一年当中,也只有三、四次而已,商弈庭似乎还是更喜欢长相柔媚的男子一些。

  「这个不太好吧……」他嗫嚅着,若不是商弈庭就站在他身边,几乎听不到他的声音。

  「有什么不好的?」商弈庭颇不以为然。

  「这里……毕竟是宋家地面上,被人看到,恐怕有些不妥……」

  感受到商弈庭逐渐逼近的气息,岑渊的额角渗出一层细汗,却没有避开,垂着眼睛,脸上微微露出些许红晕。

  商弈庭的目光却注视着他的下身,随意地用手覆住了他身体的中心,使得下裳里显露出的欲望无所遁形。

  此时仍是盛夏,所著的衣物不多,岑渊虽然自己不敢看,但眼角也依稀能看到自己的青衫那处,有些许濡湿了。

  被商弈庭发现自己潜藏于心的冲动,岑渊有种想死的感觉,所有的爱恋、欲望,在这个男人面前根本无所遁形,而自己还想隐藏,徒然被他嘲笑。

  商弈庭的目光却是没有一丝感情,收拢了手指,将他的欲望在掌心里玩弄着,他窘迫起来,不由自主地抓住了商弈庭的肩膀:「庄主……别……」

  商弈庭像是没听到,手指不停绞动套弄着。

  以商弈庭高超的技巧,岑渊很快便喘着粗气,几乎克制不住自己,便要倾泻而出,想推开商弈庭的手也变得像是无力的扶住,几乎快要靠到商弈庭的怀中。

  商弈庭轻哼了一声,似乎变得有些不快,连动作也忽然之间粗暴起来,皱眉道:「不想在这做就到床上去!」

52书库推荐浏览: 月佩环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