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 STAR_冷笑对刀锋/李忘风【完结】

  《super star》作者:冷笑对刀锋

  穿越生子强强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这个舞台上,

  谁才是真正的SUPER STAR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阴冷的山谷里燃起一片火光,回荡著震天的喊杀声。

  秦子吟披了白狐大衣站在山巅上往下看。风有些大了,吹得他脸上发冷,可看著下面奋力搏杀的将士他的血又热了起来。

  “将军,看来咱们这仗是势在必得了。”李副将握著剑走到秦子吟身边,笑意满面。他们在北疆打了这麽多年仗,看来这次终於是可以凯旋回朝。

  “一将功成万骨枯。这仗今日赢了,也算告慰死去的兄弟们在天之灵吧。”

  秦子吟轻轻一叹,又半眯了眼往那火海深处看去,握著剑柄的手越发用力。

  大成王朝骠骑将军秦子吟都督三军,征伐妄图侵疆掠土的北疆蛮族乌丸,历时三年,终大胜而还。

  是日,城门大开,旌旗飘扬,上面都大大地写著个“秦”字。

  骠骑将军秦子吟一入城,上至众臣下至百姓无不夹道相迎,整个皇城热闹非凡,大家都争相出来看这立下盖世功勋的当朝第一武将的仪容。

  秦子吟头戴束发金冠,身穿银铠,背披黑色滚绣披风,脚跨黑鬃马在大军的簇拥下入了城门,意气风发地踏过直通皇城的状元街,往金銮殿去。

  一去三年。秦子吟心里挂念了一个人。他催著马蹄,一骑当先,抛了身後缓缓行进的大军,直到皇城门口才翻身下马。

  “秦将军,陛下已在金銮殿里大摆宴席为您接风,请。”

  说话的是皇宫的禁卫军总领,秦子吟没想到来皇城门口接自己的竟也是如此人物。

  “大人,同请。”

  秦子吟朗声一笑,心感皇恩浩荡,当下加快脚步往金銮殿去。

  他刚一进了皇城正门,刚才那位还笑脸相迎的禁卫军总领立即命人关上大门,严阵以待。

  秦子吟大步昂扬,直走得身後披风也随风飘扬。

  金銮殿近在眼前,秦子吟似乎已经能看到那人站在堂内对自己微笑的模样,想到这儿,他脸上不由也露出一笑,却突然听得身後有人大喊。

  “速将秦子吟拿下!”

  站立两旁的禁卫军听了这声,立即持著长矛围住秦子吟。

  秦子吟急急回头,看到先前那引自己进来的禁卫军总领正得意洋洋的冷笑。

  没有人命令他,谅谁也不敢动自己半分毫毛。

  而能命令得动禁卫军总领的人除了皇上便别无他人。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秦子吟仰天大笑,束手就缚。

  骠骑将军秦子吟得胜归来之日亦是获罪下狱之时。

  坊间多有传言,传当今皇上年事已老,且太子年幼,只怕这功高盖主的将军以後会独揽大权,把持朝政,所以先下手为强,免除後患。所谓有人参奏秦子吟妄图谋反,也不过是借刀杀手之法。

  外面下雨了。

  秦子吟坐在天牢地上,半闭了眼打盹,天牢墙上约莫两人高的地方开了道只容得一个人头大小的窗户,潇潇雨声传了进来,凉凉雨丝也洒了进来。

  “赵大人,请。”

  来了。

  秦子吟一笑,睁开眼。

  “子吟,你还好吧?”

  牢笼的铁栏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写满焦灼。

  “我没事。修文,只是怕你我江上泛舟、共赏明月之约是无法实现了。”秦子吟看了他轻叹,眉目之间多有无奈却又含笑。

  “事到如今,你还有心思想这些。你可知道,我今日就是来审你的。”赵修文被他看得脸色一变,蓦地站起来,削薄的唇也抿紧了。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过我秦子吟绝不带污名而死,修文,就算是你,也恕我无法认这谋逆之罪。”

  秦子吟语毕,看著赵修文仍只是微笑,狭长的眸里已凝了些许对眼前人的感慨。

  “我不会逼你。可皇上却不会放过你。他要的不过是你一句话,你又何必如此倔强?!难道为了那区区名声你连命也不要了吗?!”

  赵修文不忍对秦子吟动刑逼供,但是却知道自己若问不出来,皇上换了人来,秦子吟就只怕难受皮肉之苦了。

  “命?皇上还会留我性命吗?修文,你太天真,我认是死,不认也是死。与其背负千古骂名,不若堂堂正正死在牢里。”

  秦子吟笑眼前这人过於正直,到这时候竟对那难测而狠毒的君心留有一丝幻想。

  “看来,我是劝不动你了。”赵修文知道秦子吟的脾气,他摇头,低眉,抬眼,轻叹。

  “我只有这次不听你的。”

  脚步声远,大成王朝前将军赵修文已经回去复命了。皇命难违,军令如山,秦子吟和赵修文皆是戎马半生,骨子里再多柔情最终也抵不过一道圣旨,一块令牌。

  铁栏冰冷,寒意直传指尖,又深入骨髓。秦子吟看著阴森的甬道尽头,一直到看不到那身白衣。

  第2章

  “赵卿,秦子吟还是那麽嘴硬吗?”

  年迈的老人,扶在龙椅上的手已经枯槁了,只是那双眼依旧充满了身为王者的霸气。赵修文立步堂下,垂首敛眉。

  “陛下,微臣以为此贼顽固,非酷刑不能逼其认罪。”

  赵修文想起天牢里秦子吟当时的云淡风轻,不觉冷笑。

  “赵卿,朕闻秦子吟和你曾是莫逆之交,为何你肯出卖他?”

  “秦子吟是微臣至交不错,不过天下是陛下的天下,谁若敢有谋反之心,身为臣子的我则不能不出来阻止。”

  “好,好一个忠心耿耿的前将军。待此案落实後,必有重赏。朕累了,回宫去吧。”苍老的声音经历过太多,已听不出喜乐。

  赵修文跪地恭送著当今圣上衰老的背影,唇角竟有了一丝笑意。

  如果不除了秦子吟,这大成王朝第一将军的位置不知自己何年才能坐上。赵修文已经倦了听前将军赵修文,他想要的是统领天下兵马大权的骠骑将军的称号。

  不过正如他所说的,这天下是皇帝的天下。秦子吟上阵杀敌号称天下一猛将,可他却不懂得如何保住这一身荣华。急流勇退,皇帝年老,已不想再多战事,更怕秦子吟掌三军威胁到自己的统治。朝廷数次发令催秦子吟同北疆乌丸停战班师,不料对方却以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回复皇帝,说破乌丸就在指日,不剿灭乌丸誓不回朝。

  赵修文懂得察言观色,所以他他明白,这一仗若是败了还好,若是胜了,秦子吟必定是天子眼中之恨。将计就计,他罗织罪名,收买秦子吟家将,诬他与南越私通,奏章一上去,年迈的皇帝眼里即是两道精光。赵修文窃喜自己果然摸透了皇帝的心思。

  现在秦子吟破敌凯旋,身陷囹圄,一切都如自己所想。

  只是,江上泛舟,共商明月之约是真的无法实现了。

  赵修文最恨秦子吟遇事总是漫不经心的样子,总是不在乎的样子,偏偏自己这个秦子吟最好的朋友对於这世间名利却不能不在乎。

  自己莫非真的不如他?不管是在武艺上,还是……“赵大人,您怎麽了?”

  宫里的太监总管看到赵修文面色发白地缓步步出天下的书房,立即赶上去问。这个男人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自然连太监也忍不住要逢迎一番。

  被人一唤,赵修文方才醒了神,虽然身为前将军,他却向来以风雅著称朝堂,笑起来也是全无莽夫之气,矜持自若。

  “无妨,这几天天冷,大概有些著凉。”

  “赵大人您可千万保重啊,皇上可不能没了您这一等贤良忠臣,若不是您大义灭亲,那秦子吟不知何时就要……”

  由了那老太监在後面尖著嗓子说话,赵修文淡淡一笑旋即转身步下宫廷。

  “提钦犯秦子吟!”一声接一声声,从齐列的侍卫口里传出,一直传到天牢深处。

  秦子吟手脚皆戴了重锁,发鬓仍束得整齐,不失大将之风。

  随著两个牢头进来押他,他也站了起来,只是甩开了抓住他的两双手,一步步拖了铁镣出去。

  “大胆秦子吟,见了本官为何不跪!”

  廷尉一拍惊堂木,看了秦子吟昂然站在自己面前竟然不施跪拜之礼,自然是勃然大怒。平日里,朝中百官多有忌惮这位骠骑将军,但如今秦子吟身为阶下囚,自然官派仍要拿足。

  秦子吟也不理他,只是淡淡瞥得一眼,便转开了头。

  只见这囚室之类,刑具俱全,几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正立在他身後。

52书库推荐浏览: 生子文小说作品| 强强耽美文小说作品| 李忘风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