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境奇谭_清尊_【完结+番外】

  《异境奇谭(出书版)》作者:清尊/藏影/绿绪书名:异境奇谭〈上下集〉

  册数:2

  作者:清尊

  系列:完美情话025

  出版日:2013/4/30

  级别:限制级

  【上部简介】

  一醒来,身在何处,年龄姓名更不俱,而且从镜子里看,他的外貌像个十二岁的娃娃。

  可当一个十六岁模样的少年唤他「爹」时,他震惊了。

  什麽?什麽?他是琉御国的祈王?他的丈夫是大陆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翼狱王?

  哦,为什麽他完全没有印象?

  他还是赶紧逃吧,这种事情,太让匪夷所思了。

  听说他还有个咒言师的哥哥,他还是去找哥哥吧。

  只是,这个所谓的哥哥居然暗算了他,把他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楔子

  光死了!

  他的光——死了!

  墨发男子全身笼罩着寒气,定定地望着躺在床上的少年。少年早已断气,身体冰冷,距离逝世,已有三日,然而男子怎么都无法相信,他的光,他独一无二的光消逝了!

  就在他的怀里,漾着一抹淡笑,安详地闭上了眼睛。他只能紧紧拥抱着他,淌下未曾流过的眼泪。

  「哥哥……对不起……光要走了……请……不要难过……」说完最后一句话,光的灵魂脱离身体,飞向天际,再也不可追寻。

  素来淡漠的他,突然发狂,对光的感情从深处激涌而上,澎湃汹涌。他不服,绝不服!在他好不容易懂得什么是爱,为何不给他机会好好保护这份珍贵的情感?

  光死了,他追不上他,然而,他是咒言师,是这片大陆上唯一一个能够逆天的人!

  所以——他要光回到他的怀抱。

  一年,两年,十年……

  他用了十年的时间,废寝忘食地寻找秘诀,终于,他找到了。

  伟大而尊贵的暗月神啊——吾祈求——祭吾之半寿,打开时空之门,还吾之璧——神像前,一身白衣的墨发男子,虔诚地立在祭坛前,献上最纯净的处子为祭品,向邪神暗月神祈天——数百名信奉者,以及为首的黑发男子跪在月神神像脚下,处子心甘情愿的躺在祭台上,在众人的歌颂声中,暗月神回应了祈天的男人。

  两道光自月神的眼睛中射出,光波冲破天际,祭台上的处子被吸进光柱,飞向了天空,消失,人们激动的跪拜,墨发男子冷静地注视一切。

  许久之后,光柱里再次出现物体——

  那是一个人!

  一个穿着异族衣服的短发少年,少年徐徐地飘落,最后落在祭台上,所有人屏住了呼吸,墨发男子上前一步,低头凝视昏睡中的少年。

  四周一片寂静,人们惊奇地望着,看着,盼着。

  男子神色虽淡然,然而心却是激动的。深埋十年的情感,几乎要崩溃而出。当少年睁开一双墨黑如珍珠的眼睛,男子震了震,伸出手,紧紧抱住了少年。

  是光!

  是他的光!

  这个异界少年,拥有光的灵魂。

  终于……光回到了他的怀抱。

  即使他转生了,有了不同的躯体,可男子知道,他就是十年前那个消逝的光!他们,拥有同一个灵魂。形体变了,灵魂不灭。

  人们欢跃,跳唱,拜神,沉浸在快乐兴奋之中,然而刚刚睁眼的异界少年,却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在男子的怀里,轻轻的发颤。

  这……这是哪里?

  为什么前面的人们,全都穿着中国古代的衣服,梳古老的发髻,讲着古韵的话语?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一章

  昏昏沉沉的醒来,闻到一股淡淡的檀香味,皱了皱眉,努力地挣脱梦境,睁开眼,触目是古典华丽的摆设,床上的人疑惑地打量。

  这是哪儿?

  打着呵欠,爬出被窝,伸了伸懒腰,恢复精神,下床,摸着精致的家俱摆件,满脸困惑,梳粧台上,圆圆的镜子里映出一个人来。

  咦?好小好可爱好漂亮的娃娃啊!

  弯细秀气的眉,圆而大的黑眼,挺秀的小鼻子,粉嫩的红唇,白玉无瑕的脸颊,组合起来,如瓷制的福娃娃。

  伸手捧起镜子,疑惑的左照右照,半晌,他垮下脸。原来——镜子里的人就是他呀。

  扯扯发丝,他苦恼。

  他……他是谁?

  敲敲头,想不起来。

  他为何会在此处,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年龄是多少,家中还有哪些亲人,全都不记得了。

  可是,生活常识,他都知道,只是对自身的事忘了一乾二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无聊的在房里走来走去,室内的一切,对他来说是陌生的。握了握拳,下定决心,出去看看,也许外面能遇上认识他的人。

  正欲开门时,那红木门竟自动开了,他吓了一跳,往后一缩,睁大眼睛瞪着木门。

  一个十五六岁的俊美少年开门进来,看到缩在帘子后只探出一个头的他时,不解地皱眉。

  「爹,你躲在帘子后面做什么?」少年的声音悦耳动听,说的话却让人惊奇。

  「爹?」他诧异地指指自己。「我是你爹?」

  「怎么?」少年一脸不解,上前一步。「爹你莫不是撞坏头了?我是麒儿啊。」他微微仰头,打量气质不凡的俊美少年。「我不可能是你爹。你……你看起来好像比我大哦!我刚刚在镜子里看过了,我的样子最多只有十二岁。你看,我人都比你矮呢!」说着,他站到少年面前,比了比两人的身高。

  少年脸色一白,探手摸摸他的额头。「风寒了?莫非……昨日那一撞,真撞到头了?」「我……我没发烧,你别动手动脚,又不熟悉!」他不满地拍开少年的手。

  「爹——」

  「我才不是你爹呢!」他嘟嘴。白痴都看得明白,只有十二岁的他怎可能会是一个十六岁少年的爹呢?

  「你是我爹!」叫麒儿的少年头痛地说,「你回床上躺着,我去唤太医,让他再给你诊诊,到底哪不舒服——父王若回来,你还是这般模样,那可不妙了。」咦?等等,他说什么?父王?谁的父王?

  「你……你别推我,等一下,把话说清楚!」挣扎着不让麒儿把他推回床上。「你口中的父王是谁?我和他有关系吗?为什么我这模样,会糟糕?」「不妙!太不妙了!」不顾他的挣扎,强硬的把他送回床上躺着,拉了拉被子,麒儿道,「父王便是父王,麒儿是爹和父王的孩子。爹忘了我和父王,岂能妙哉?」「啊?」他大惊。「你是我和你父王的……孩子?」他是男人,这是勿庸质疑的。可是这个叫麒儿的父王应该也是个男人吧?为什么男人的他和那个「父王」会……会有一个孩子?

  「你莫激动,好好躺着,我去唤太医。」

  「等等,你说清楚,你真的是我生的?」

  麒儿无奈地望着他慌乱的脸,点点头。「我是你生的,千真万确。」「亲生的?有血缘?从……从我的肚子里……呃……生出来的?」他吞吞吐吐地问。

  麒儿再三点头,迟疑地道:「嗯,我是你生的,因为……你身怀……阴阳……」阴阳?

  他不可思议地睁大眼,震惊地望着少年。「阴阳……那意思不就是说,我……我是个人妖?」「爹——」麒儿惊呼一声,只见床上的人两眼一翻,吓昏过去了。

  +++++

  阴阳,阴阳,他是阴阳人?

  偷偷拿了镜子,红着脸,在下体照了个仔细。据他所知,阴阳人,就是雌雄同体,身上的器官,既有女性的,也有男性的,可是……他看了大半天,也没有找到女性的器官,唯有男性的那个什么东东无精打采的垂在腿间,再后面就是小屁屁了。

  呜——

  丢开镜子,他匆忙地拉上裤子。羞死人了,他竟像个变态一样看自己的私处。才理好衣服,房门便被人推开了。

  「爹,李太医来了。」麒儿一进门便看到他的爹通红着脸,缩在角落里,脚丫子似乎正在踢某样东西,努力地将之藏匿起来。

  终于把镜子踢进幔布后,他爬回床上,乖乖地躺好,黑白分明的大眼无辜的看着进来的两人。

  「李太医,速来。」

  「诺。」四十来岁的李太医提着药箱,来到床边,温和地说,「请祈王伸出左腕,允许臣下为您号脉。」他疑地问:「祈王是我的名字?」

  「爹,祈王是你的封号。」麒儿解释。爹到底怎么了?为何看起来……像失忆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清尊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