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凤在上_半袖妖妖【完结】

  《重生之凤在上》

  作者:半袖妖妖

  文案:当重生女遇见重生男,是重蹈覆辙还是另辟真爱?

  容少卿两世女扮男装,到底是栽到了叶西凤手里,看前世男配如何撒下天罗地网逆袭做楠竹!

  重生男有话说:“凤在上?这姿势不错……”

  重生女扶额叹:“咱能换个姿势吗?”

  重生男沉思状:“你想要什么姿势?嗯?凤在下?”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女扮男装状元郎

  第一章

  大周朝安平三年

  地点,京城四大青楼之一的醉红楼。

  人物,一个是浓妆艳抹,虽然半老徐娘但是风韵犹存的老鸨红姐,一个是英俊潇洒,有着谪仙之姿年纪轻轻就权势滔天的首辅大人,叶西凤。

  她不敢抬头,卑微地躬身,紧张得话都不会说了:“叶叶叶大人……”

  叶西凤狭长的双目微微眯起,他的目光透过人群,直接落在高台上的状元郎身上,容少卿。

  醉红楼今日客人爆满,原因无他,名动京城的红楼头牌蔓婷今日要卖出初夜,她是醉红楼的新宠,美艳娇媚,四年来为楼里挣得金银无数,号称是鸨妈妈的心肝宝贝,原本是一直拖着,可过了今夜她就满二十岁了,普通人家这个年纪的女子可是孩儿他娘了,本来是生辰之夜,如今就变成了拍卖会。

  往日为她痴狂的公子哥们可是全等着竞价买下初夜包下美人呢!

  红姐在高台上面拍卖,竞价的竞相上台,不想半路杀出个容少卿,他自称是蔓婷的故人,出手就是三千两黄金金票,出来玩的,大都是年轻的贵公子,这天子脚下,新皇登基之后对朝纲抓得很严,为了不惹事,京中大臣们更是时时提着耳根告诫子女不得惹事,所以,这三千两黄金可是一下子夺下了美人的初夜。

  高台上,男子一身牙白青竹长衫,他双眉如剑,眸如碧水,光洁的额头上点着一点红,凤目薄唇,双耳各自戴着玉石钉扣。白玉小冠下,倾城容颜竟是亦男亦女,淡雅如斯,雌雄难辨。

  这个容少卿,也不是个无名的,他是今年新出炉的新科状元郎。

  这么多双眼睛可都看着呢,他痴痴看着二楼亭亭玉立的美人儿。

  可是,三千两的金票刚被红姐接过去,二楼上蔓婷那妖娆的身影一闪,竟是回房了,上面闺门紧闭,丫鬟小沫乍着胆子喊道:“小姐说了,谁都可以,唯有容少卿不行!”

  红姐在一楼拿着金票嘴都合不拢了,一听此话脸都绿了,可她刚要下高台冲上楼去,一扭身抬眼,竟然看见一个熟悉的俊逸身影,她不敢置信地眨眨眼,那人白衣锦带,英挺的身姿,俊美的容颜,他就坐在角落里慵懒而又优雅地,看着高台处,身后还有那个千年不变的侍卫魏三,真真的是叶西凤。

  这是一个足以令京城女子疯狂的优秀男子,多少未婚女子都打着他的主意,只因他年轻,年轻还有为,二十六岁的首辅大人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多金,多金还未婚,这可是一个连通房丫头都没有的单身王老五!

  按理说,这么个男人来醉红楼那可是老鸨的荣幸,可红姐荣幸不起来,她给金票往怀里一揣,叫个丫头搪塞着台上那位少卿公子,自己则小心翼翼地走向角落,京中妓院从三十二家变成四家了,这可都是叶西凤叶大人的功劳,她不敢忘记。

  百姓皆知,这位首辅大人最恨青楼女子,恨不得给全天下的□都消灭掉。所以,红姐忐忑了,不安了,她期期艾艾走过去,连笑都不会了,规规矩矩作揖,声音都不觉带着颤音:“叶叶叶大人,什么风给您吹来了啊,我们醉红楼一向遵纪守法,是那个做的什么诚实守信从不坑蒙拐骗的好买卖啊!”不说他去江南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连点风声都没有呢!

  魏三看着主子的目光一直落在容少卿身上,连忙低斥道:“噤声!”

  红姐微微弓着身子,大气也不敢喘……

  高台上又是一番情景,容少卿叫人拿了银筝来,他席地而坐,对着二楼高声说道:“少卿今日也满二十了,蔓婷可曾记得当年誓言?”

  楼下一片唏嘘之声,楼上毫无回应。

  忽听一声高喝,随着他指尖动作,清脆悦耳的声音犹如行云流水,一曲凤求凰悠然而出,这声音犹如天籁,楼下顿时安静了下来,叶西凤冷厉的目光透过人群,直接落在他的侧脸。

  筝声清雅如人,楼上依旧毫无动静,他两指拈起桌上一根筷子,轻轻弄断只剩一个小头,只见袖中一动,高台上的容少卿耳边一动,侧脸躲过,这么指尖一顿,那筷头斜斜插/进古筝一根轻弦。

  凤求凰顿时被打断,台下众人不知所谓,开始起哄,容少卿侧脸瞥去,微怔之余不敢再看,那人面无表情,只目光如刃。他眉峰轻挑,随即不再回避,扭头看着叶西凤更是大力拨弄琴弦,只简单当当当的声调,就高声吟唱起来: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彼时,她第一次遇见他,惊为天人,也因着他又想了那人……

  那些前世的记忆蜂拥而来,容少卿气息微乱,声音中不觉就有了颤音。

  许是察觉出外面的异常,楼上的蔓婷忽然有了回应,她的回应是合着他起伏的声调,而弹奏的琴曲,仍是凤求凰!

  容少卿闻声大喜,声音更是清亮: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凤求凰)

  嗷嗷嗷!众人沸腾起来,二楼蔓婷的闺房门被轻轻打开,美人翩翩扑到回廊前,竟是双目含泪,真情实意地唤了声:“容郎!”

  说着一根红绸带被她从楼上抛下,容少卿一把抓住,他借力乘风,身轻如燕竟是一下子跃到了二楼之上的美人身前,两个人并肩进了蔓婷的闺房。

  下面的人纷纷猜测,看来是一出郎有情妹有意的故人戏码啊!

  叶西凤微微眯起了双眼,有情有义有金票的状元郎?红姐心中也为容少卿高兴,可这颗心却还悬着呢……

  “叶大人?”

  “嗯。”叶西凤站起身来。

  这时候大家伙忽然间发现了他一般,好多贵公子都捂着脸飞快往出跑,好大一屋子的人顿时做鸟散状,这首辅大人,莫不是突然想找谁的晦气?

  哎呀我滴娘诶,红姐的心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了,谁想到叶西凤却直接向楼上走去,她腿一软差点跪地上,完了完了,难不成是看上蔓婷了?哎呀我大爷诶!她暗暗哀嚎,传闻这首辅大人这些年有一个癖好,那就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青楼挑个姑娘,然后弄家去百般折磨,然后这姑娘就再也回不来了……

  ……

  容少卿回身关好房门,刚才还泪眼朦胧的蔓婷一下子抹去眼角的泪滴小声怒骂道:“真是白瞎了老娘的这两滴泪!”

  “不用这么快翻脸吧?”容少卿挑眉:“怎么说也是我救你于水火不是?”

  “我呸!”蔓婷一拳捶在他的胸前:“拿着老娘的黄金救老娘,还差点弄砸了,我叫你找个年轻的后生,你跟着凑什么热闹?新科状元明目张胆的来逛青楼,还出手就是三千两金票,不怕有人查你么!”

  他抚住前胸,闷哼一声:“别碰,今儿个特别疼。”

  她推着他快点走:“那你不早说!”

  两个人一起走向屏风,蔓婷心急地拉开腰带,容少卿三下两下扒开内衫,直接甩在屏风上,直到露出缠在胸前的布带,打开布头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蔓婷帮着她一圈圈打开,里面两团发育良好的酥胸顿时跳脱出来,她伸手戳了戳少卿白嫩肌肤啧啧有声:“真是暴殄天物啊!我真好奇你成天缠得死紧它是怎么长得这么大的?”

  “别乱碰,”容少卿缓了口气沉声道:“快点给我扎两针,快疼出内伤来了。”

  “嗯,你这是勒的。”蔓婷再不言语,从怀中拿出小布包,就让她靠在屏风上,这刚要下手,门口忽然传来小沫的低叫声。

  “叶大人!”

  两个人都是一愣,说话间房门已被大力推开,叶西凤那独有的慵懒声音在屋内响起:“容少卿?状元郎?”

  她上身已经脱个精光,布条还在屏风上面挂着,蔓婷使了个眼色急忙迎了出去。

  容少卿抓着内衫就是大力一扯,只听布料嘶嘶声,双手就着胸前一围……

  叶西凤不着痕迹地后退一步避免和面前女子触碰,

52书库推荐浏览: 半袖妖妖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