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二叔是痞货_九葛【完结+番外】

  《[重生]二叔是痞货》作者:九葛

  文案

  痞货二叔重生了,小娃娃,白嫩嫩的小身子。

  没想到还要养一只小白眼狼崽子(人),然后被吃得干干净净。

  总之是重生年下,各种JQ,此文慢热,咸淡,自个儿先尝再说。

  总归是二叔挣扎着向上爬,最后幸福的故事。

  没有后悔过从前,但是既然能够回去,何不试着改变……

  回到从前可不是让你大大方方吃的!(#‵′)凸

  内容标签: 年下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蔡忠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1、1 丫就是听壁角惹得事儿 …

  腰粗,脸大,就皮肤白点,走路的时候扭的太过,跟要把那屁股甩掉似的。

  蔡忠咬着烟看着那姑娘在他的小超市里挑挑捡捡,身上挂着鲜红色的皮包,皮包上还镶着一片金属小牌子,似乎是什么大牌子,一看就知道是仿货,这年头有几个平头老百姓会买这么烧钱的玩意儿。再说,有钱人谁来他的小超市买东西。

  把那姑娘递过来的几样东西用计算机合了价钱,蔡忠弹了几下烟蒂,“三十二块零五毛,要塑料袋吗?”抬了下眼,询问。

  “给我拿一个,一个袋子多少钱?”姑娘问。

  “不要钱,白送。”蔡忠给出个笑脸,把东西快手快脚的装好,给那姑娘递了过去,接钱的时候顺带摸了下那姑娘的手,皮肤真好,滑溜溜的,跟摸上刚做好的白面馒头似的,又滑又软,吃着铁定香,就连那张大脸都看着顺眼了不少。

  那姑娘被占了下便宜,顾虑到拿人家袋子没给钱,也就没怎么计较。直接甩脸走人。

  “啧,又吓跑一个。”蔡忠吐了个烟圈,仰躺着,旋转了下椅子,把两腿翘到桌子上,抖着,接着看片。

  三十大几,将近四十,仍旧单身,不是没让人介绍过朋友,但是人家都嫌他没出息,经营一家小超市,也没怎么积极做生意,整天动不动就延迟营业时间,闷在屋里头睡懒觉。

  这倒不是主要原因,他家里头,还有个半身瘫痪的大哥,整个生活不能自理,有的时候伺候他的媳妇儿还嫌弃呢,更别说其他人了。

  在旁人看来,蔡忠也算是顾着兄弟义气,他就这么一个人经营一个小超市,养活自己还行,还要顺带养活大哥一家人。他倒是觉得,算是上辈子欠上了,这辈子就得这么还。

  “二叔——”蔡忠一听这哒哒的声音,就知道是侄女来给他送饭了。

  把腿收了回来,烟也灭了,扇了扇空气,散散烟味。虽说他们老蔡家这一代没什么有出息的人,但是下一代可是争气,小蔡苗在学校学习是顶顶的好,老师都翘大拇指说,这孩子争气。

  “蔡苗,又给你二叔送饭啊。”街边饭后散步的大妈摸了摸菜苗的小辫子。

  “嗯,二叔是家里最辛苦的。要让二叔每天吃饱饭。”蔡苗仰着头说,祖国的小花朵挎着放着盒饭的篮子,跳跳的走了。

  大妈看着赞叹了一声,真懂事。

  “二叔,妈让我问这一上午挣了多少钱?”蔡苗把菜端出来,把筷子递给二叔,就找了张小板凳坐下了。

  “不到一百,”蔡忠用手擦了擦筷子,抱着盒饭开吃,“回头跟你妈说,不用天天让你来问,这个月末,钱我都会上缴,整天喊钱,她怎么不出么赚钱!”

  小蔡苗不说话了,扯着红领巾低头。

  “啧。”蔡忠吃了半饱,看着孩子被自己堵了正委屈呢,到底是自己侄女也不好意思为难,“你爸治病的钱,我月底会交给你妈。”

  小蔡苗一听,高兴了,“嗯,二叔好好吃饭,我明天再来送饭。”

  蔡忠哼了一声,大口大口的嚼着馒头和菜,大哥一家人就这么傍自己身上了,从前还没怎么感觉手头紧呢,这下,不得不把老底儿钱给掏出来。

  想着当年爷给他的那个布包,蔡忠到这个时候还心酸呢。但是谁让贫贱一家百事哀呢。

  把饭吃了,小蔡苗收拾干净就又拎着篮子走了。

  蔡忠看着小侄女头上的红花有些恍惚,午后有些乏了,这下午的时候,日头正好,没什么生意,也就放心。从柜台下面抽出一张凉席,铺在地上,拿了几本书当枕头,就这么睡起了午觉。

  夏天日头,蚊子偶尔飞过,停在蔡忠的腮帮子上,被这么一拍一抓,死无全尸,胡渣渣还刺刺的痒,翻了个身。

  窸窸窣窣的声音吵得人睡不着觉,蔡忠有些烦了,迷瞪着眼睛坐起身来,吼了一声,“怂蛋,再吵揍死你!”

  窸窸窣窣的声音停了,蔡忠刚想躺下去,琢磨出不对,这声音听起来挺近的,一睁眼,就看着一个背影,个头不低,后背的背心上还都是洞,抱着他超市的东西就跑。蔡忠扑腾了几次站不起来,年纪不小了,刚午睡起,愣是没扑棱起来,蔡忠很拍了自己的大腿,就当撒钱消灾了。“啐,丫个贱货,下次见到了,铁定打断他的狗腿,拧断那双贱爪子!”

  狠话是谁都能说得出来的,但是蔡忠也只能过过嘴瘾,要是真这么着,他也不敢形单影只的去,别人都说蔡苗的二叔和善,其实背地里都说他是怂包,连女人都不愿意跟着他。

  蔡忠自己也知道,整天胡子拉碴的,也就混个日子过,只要这一辈子平平安安的,他也算对他爷有个交代了。清点了一下被偷的东西,损失不算大,也就是别人以为这儿没人才那么放胆白天偷东西。

  “朗朗晴天白日,这世道……”啰啰嗦嗦的怪这世道,怪社会,怪政府,总之是推卸自己疏忽的责任。越说越气,最后干脆关门,把几张仅有的零票塞到兜里,就打算回家。

  小超市就在胡同口,往里头走到底就是他们家,算是他大哥的家。那个时候大哥出意外,大嫂辞了工作照顾,全家的钱就开始紧,精明的女人就把主意打到爷留下的东西上面。蔡忠啥都舍得,就是舍不得那些旧东西,大口一张,说大哥治病的钱自己包了,甭在打那些东西的主意。

  这下好,大话撂了出去,收不回来,每次拿不出钱的时候,那女人就用那句话堵他。

  “你不是你大哥治病的钱你掏么,钱呢!”伸着一双手,就那么趾高气昂的。

  蔡忠说,他一个男人不跟女人一般见识,去扒拉几个零碎的钞票就甩大哥床上了。

  他大哥强了半辈子的人了,这一瘫被砸蒙了,整天不说话,一副不想留在人世的模样,看到弟弟为自己这么苦,带着皱纹的眼角挤出了几滴泪。

  “哥,哭啥,你弟是没本事,可还养得起你!”蔡忠握着他大哥的手这么保证的。

  兄弟情,屁个兄弟情,还债而已。

  蔡忠提拉着人字拖,踢着小石子,就这么溜达着。

  “蔡苗二叔,今儿又早关门了,年轻小伙子,上进点。”胡同里坐在门槛上的大爷大妈们这么招呼。

  “啊啊嗯。”蔡忠应付过去,天天说,他耳朵都起茧子了,这耳朵进那耳朵冒,听不进去的。

  晚上大嫂收拾完饭桌,又开始旧事重提,蔡忠喝了一缸子水,“你先喂饱我哥吧!嘴那么碎,我哥当初怎样看上你的?!”

  “还轮不上你嫌弃!”

  蔡忠把那些埋怨关在门里,出去遛弯,辞别了高温的白日,夜晚的微风带着暖暖的气息,轻飘飘的,跟裹在棉花里一样。胡同再过一段就是个小树林,修得跟个小公园似的,白天属于老人孩子,到了夜晚,就属于那种如狼似虎的年轻人的,搂着爱人的小腰,趁着夜色,亲亲抱抱,沾着一点便宜就心花怒放扑了上去。

  蔡忠这把年纪,说实话,岁数到不大,但是人已经苍老了,看着跟四十多似的,都是操劳的。搔了搔头,擒了根烟在嘴里,也不急着点着,就找了一个小路边的石椅上坐下,等人。

  他也是听人说的,这么能招人,说不定今儿个就不用孤枕难眠了,兜里的钱还够在小旅馆住一夜。

  “啊啊,你放,放手,啊——”

  背后传出的呻吟声把蔡忠刺激到了,火一下给冒出来了,娇滴滴的叫声,在他心上搔挠着。

  “你,你起开,别,别,啊——”

  蔡忠吞了下口水,下面有点涨了,虽说听人隐私挺不地道的,但是却极其刺激,蔡忠又往后靠了靠,想听清楚些。

  还没等那销魂的声音再喊,就听到明显的巴掌声,清脆的一响。蔡忠想,这是那里不合,起冲突了吧,正心中窃喜。

  “我告你强迫,我这就报警!”那女人的声音凄厉了起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年下攻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