禔取河山_京城男宠【完结】

  禔取河山(大阿哥重生)

  作者:京城男宠

  他是皇长子,可却因为母为庶妃,而不能与太子抗衡。

  他是大阿哥,可却因为请杀太子、而被康熙批评。

  他有野心、有智慧、有样貌、可却行差踏错,万劫不复。

  上天为了惩罚他,让他重生,再次历经磨难。

  九龙夺嫡,如何上演?

  这一次,且看,禔取河山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重生

  雍正十二年十二月,寒冬,雪花飘洒,紫禁城内外冷冷清清,此时,雍正皇帝已登基十二年,自登基以后,雍正皇帝一方面铲除异己,一方面实行新政,在大清历史中,这位有着过多秘密的皇帝,也有着无法抹灭的悔恨。

  军机处

  雍正皇帝日渐消瘦,从未懈怠国事的雍正,对于百姓来说,他是一个好皇帝,可做为一位皇帝,雍正也有许多的无可奈何,对兄弟、对子女、都有太多太多的悔,更多更多的恨。

  “皇上还是用膳吧,龙体要紧”张廷玉立于雍正身边,连忙劝解。

  “衡臣啊,朕老了吗?”雍正带着花镜,半眯眼睛笑着问着张廷玉。

  “臣惶恐,不过臣认为,臣是真的老了”张廷玉惭愧的笑了笑。

  “衡臣啊,你辅佐过皇阿玛,又辅佐朕,一切的事情,你都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咳咳咳……”雍正接过苏培盛递的帕子,擦了擦嘴继续道:“他们指责朕、埋怨朕,处处同朕作对,处处机关算尽,可是他们又何尝知道?这个皇帝?朕不想当,可是……”雍正哽咽着,脸色哀伤,呢喃道:“皇阿玛,皇阿玛……若不是您临终的嘱托,儿子怎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咳咳……”

  苏培盛上前拍着雍正皇帝的背道:“皇上龙体要紧啊”

  雍正挥手推开苏培盛后,继续道:“衡臣啊,朕累了,可朕的时日不多了,朕……要利用最后的时日,把该做的事做完”

  “臣誓死辅佐皇上”张廷玉撩袍跪倒,哽咽着。

  “衡臣啊,起来,起来……陪朕一起用膳,用完膳,朕要处理国事,朕到要瞧瞧,朕归天后,后人如何评价朕所治下的万里江山”

  ----------------------------------------------------------------------------------------------------

  雍正十二年十二月十四日

  “郡主,郡主,王爷……去了”

  “阿玛?不会的,不会的,阿玛他不会就这么去了的”郡主哭泣的抱住丫头嫣然,年紧十三岁的郡主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这样的噩耗,让她支持不住,身子一软瘫倒在地。

  “呜呜……郡主,王爷真的去了,宫里有消息传出来了”嫣然抱住郡主,泪流脸颊。

  “阿玛,阿玛……女儿从没能在您身边尽孝,反而却连最后一面都不能见到,阿玛啊……”郡主哭泣着。

  她,是爱新觉罗-胤禔,直郡王的第十三个女儿,也是最为疼爱的一个,如今,她竟然连阿玛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是雍正对不对?是他害死阿玛的对不对?”郡主伤急,抓住嫣然前后摇晃,口中声声质问雍正。

  “郡主,此话说不得啊,这可是大罪啊”嫣然用手捂住郡主的嘴,耳边小声劝诫,望其能冷静下来。

  阿玛……郡主伤心过度,一口气没提上来,便晕了过去。

  次日,雍正特意下旨,让郡主进宫拜祭直郡王。

  郡主起身进宫,只带了嫣然一人,还有一只老鹰。

  午门

  “阿玛,女儿从小就受到阿玛的疼爱,可如今阿玛去了,女儿……”郡主哭泣难以自持,在嫣然扶稳后,拿过嫣然手中的笼子,里边是当初阿玛送给自己的鹰。

  “阿玛还记得这只鹰吗?阿玛当初送鹰给女儿时,曾告诉女儿,您这一辈子,有太多的遗憾,可唯一的过错就是不该去争那个位置,输就是输了,无论谁笑到自后,都无法改变事实,若阿玛您在天有灵,就变成这只鹰吧,可以飞出这个牢笼”说罢,郡主将笼门打开,将笼子举过头顶,鹰儿好似看到了自由,伸头而出,双爪用力一踏,展翅飞出笼子。

  郡主与嫣然看着鹰儿飞到半空,盘旋着,好似不肯离去,随而一声鸣叫“嗷……”

  胤禔猛然睁开双眼,如同做过一场噩梦一般,浑身衣衫被冷汗打湿,胤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他病了,病的很重,在咽下最后一口气时,仍然无法忘记,在自己大限临近时,胤禛来到探望自己的场面。

  胤禔慢慢抬起手,寻找着胤禛握过手掌的感觉。

  这?这手?这个手?胤禔猛的从床榻上坐起,手掌翻来覆去的查看,手掌变小了,皮肤也变的细嫩白皙了,胤禔连忙四处查看,这里是?这里的摆设?布局?怎么如此熟悉?这里是?

  行宫?这里是在避暑时,自己所居住的行宫?胤禔难以抑制惊讶,起身便下了床。

  胤禔站在屋子中央,慢慢转着身子,看着屋里的物件,竟是这样的熟悉,这里真的是自己十二岁时,随同康熙避暑时所居住的行宫。

  胤禔赤脚走到瓷器旁,挑起手指,用指尖轻轻划过瓷器的表面,竟是如此的真实,胤禔踱步,来到镜前,映在镜中的自己竟然是小时候的自己。

  胤禔双手抚摸脸颊,划过眉毛、鼻尖、唇齿、脖颈,这是天意如此?还是老天爷要惩罚自己,惩罚自己作孽过重?让自己再一次经历兄弟阋墙?不可以,胤禔不相信,他不相信上天会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

  胤禔抓起桌上的镜子,狠狠的摔在地上,破裂的声音是那么的清脆,竟然让胤禔内心有了那么一瞬间的释放。

  “哎哟,大阿哥您没伤到吧?”路吉祥端着瓜果从外面闻声赶来,进来时,见大阿哥站在受到惊吓一般,站在原地,脸色发白。

  “小路子?”胤禔迟疑,这是小路子?路吉祥?从小跟着自己的人?胤禔见到小路子,这个跟随自己一辈子的人,竟会如此的亲切。

  胤禔在路吉祥到了身边时,伸出双手抓紧路吉祥肩膀,道:“小路子,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啊?路吉祥傻愣了,这大千岁是怎么了吗?吓坏了吗?

  “大阿哥,小路子一直在啊”路吉祥以为胤禔受了惊吓,便伸手扶着胤禔坐到椅子上,将端来的新鲜瓜果放在桌前,道:“大阿哥,您没伤到吧?”

  胤禔轻摇了下头,盯着眼前的路吉祥。

  “小路子,皇阿玛何在?”

  路吉祥给胤禔上了盏凉茶,放到胤禔跟前,随口应道:“奴才听侍卫说,皇上与太子殿下正在下棋”

  下棋?胤禔反复呢喃着,记得那个时候,康熙总是对太子青睐,虽对自己也是疼爱有加,可要与太子相比较,就有了天壤之别,于是那个时候的自己,就怀恨在心,一直在康熙面前努力表现,做学问、习骑射、又跟随康熙出征葛尔丹,一切的一切,都随同记忆冲出脑海。

  胤禔下意识握紧茶盏,路吉祥见胤禔面色越是难看,便开口道:“这天儿热,大阿哥是满人,自是受不了炎热,大阿哥还是喝些凉茶解解渴吧”路吉祥提醒胤禔,茶在这么捂下去,就热了。

  “大哥在吗?”胤禛从外面赶紧来时,大汗淋漓。

  胤禛?胤禔甚是惊讶,为何胤禛会在此?记得在十二岁避暑时,康熙只带了太子与自己,随同的还有太皇太后,为何如今胤禛也会在此?难道是自己记错了?

  “小路子,别傻站着,给爷倒杯凉茶”胤禛热的要命,坐在胤禔身旁后,松了松领口的扣子,睨了眼胤禔道:“大哥在作甚?为何如此沉默?”

  胤禔缄默,小路子见状应道:“回四阿哥的话,方才大阿哥恐是被惊到了”

  “惊到?”胤禛轻声重复一遍后,瞧了眼地上粉碎的镜子,便接过小路子递过来的凉茶,掀开盖子拨了拨上面的茶叶,仰脖喝了下去。

  “哇……”冰爽沁心脾,很是舒适,胤禛抿了抿嘴,便对胤禔道:“大哥真的被吓到了吗?”

  “啊?”胤禔钝了钝,便笑道:“哪里,只是大哥在想四弟的生辰是不是快到了”

  “生辰?大哥记错了,弟弟的生辰在十月”胤禛赌气的撇撇嘴,这自家兄弟,竟然连生辰都能记错。

  胤禔瞧着面前别扭的胤禛,那面容,那举动,都让自己从未想过,最后的胜者会是他,他才是笑傲到最后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