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个秘密_西西特【完结】

   《我有一个秘密》作者:西西特【完结】

  文案:

  黄单的痛感神经天生异于常人,磕破点皮,

  他能痛的浑身冒冷汗,说不出话来。

  莫名其妙开始穿越,跟着系统先生做任务以后……

  在第一个世界,黄单就体会到了什么叫痛的死去活来,活来再死去。

  1:主受

  2:作者逻辑死,神转折

  3:无脑文,无脑文,这是无脑文!

  4:1v1

  5:作者脑子有深坑,拒绝填补

  6:全文架空

  7:理智看文,请勿人参公鸡,不合胃口,欢迎点叉,谢谢。

  内容标签: 快穿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黄单 ┃ 配角: ┃ 其它:悬疑

  金牌编辑推荐:黄单是一名建筑工程师,无父无母,从小跟着管家生活,他的疼痛神经天生异于常人,且缺少微笑的情绪,只能通过参照物去模拟,这是他的秘密。一次神奇的经历,让他莫名其妙的穿越之旅从此开始。故事题材是以穿越为主,讲述黄单在不同世界遭遇复杂的人和事,完成任务的同时,也体会到了笑是一种什么样的情绪。通篇叙述流畅,情节紧凑,环环相扣,整体风格偏现实向,将人与人之间的利益,生存,情感都诠释的淋漓尽致,值得一读。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乡村爱情

  寒冬腊月,风带刺刀,往脸上刮的时候,裹着凄厉而尖锐的鬼哭狼嚎声,皮肉生疼。

  下班回来,黄单走进小区,前面过来一辆电动小汽车,看标志是辆奔驰。

  坐在里面的是个穿西装的小男孩,嚣张跋扈的一逼,“快给本少爷让开,撞死活该!”

  黄单的嘴角抽抽,现在的小孩这么叼了?

  他脚步不停。

  下一刻,黄单的眼睛一花,小汽车就变成拖拉机。

  小男孩没了,坐里头的是个中年人,瞪着布满红血丝的眼珠子,破口大骂道,“让开让开,你他妈的找死啊——”

  黄单看着拖拉机绝尘而去,那一串突突声冲进他的耳膜,泼妇般的撒野,他头痛欲裂。

  视线往下,黄单双眼一睁,小区里不是裂开的黄土地。

  这是怎么回事?时空穿越?

  黄单的瞳孔紧缩,恐怕不是普通的穿越。

  他脚上的皮鞋变成球鞋,脏不拉机的,前头还开了嘴巴。

  黑色长裤被磨破了边,打了几块补丁的灰色大裤衩取代,腿上一大把毛,精神抖擞的乱舞,上面穿的不是呢子大衣,是件严重起球的绿色短袖汗衫。

  黄单伸出双手,十指的皮肤粗糙,指甲里有泥,翻过来看,掌心有很多茧。

  他吸一口气,穿到别人身上了。

  就在这时,黄单的脑子里突然塞进来一大堆记忆。

  张冬天,二十三岁,性格内向,孤僻,还有些偏执,一受刺激就跟人起冲突,他年幼时,父亲淹死在河里,家里最大的劳动力没了,由他顶上。

  母亲陈金花是个瘸子,腿脚不便。

  家里的开支基本都靠张冬天,他上外头打工,因为个姑娘,在工地上把一工人给打的鼻青脸肿,医药费一赔,就收拾铺盖卷回家了。

  村里人问起,张冬天支支吾吾,撒谎说是自己想家,瞎几把乱扯。

  黄单皱眉,看来那些记忆是这具身体的,他穿过来,就自然知道了。

  “叮,黄先生您好,很荣幸能接待您。”

  电子音突如其来,黄单擦汗的动作一停,“你哪位?”

  “在下是您的监护人,负责给您发布任务。”

  “怎么称呼?”

  “系统便可。”

  “哦。”

  系统,“任务已发送,请查收。”

  黄单的面前凭空出现一块屏幕,左上角写着任务俩字。

  【李大贵的愤怒:两年前我在河边打水,后脑勺遭受重击掉进河里死了,我要知道谁是凶手!】

  黄单看完最后一个字,屏幕消失,他问,“完成这个任务,我就能回去?”

  系统说,“抱歉,在下没有权限,无法回答您。”

  黄单问道,“我出现在这里,小区里的我会怎样?”

  系统说,“抱歉,在下没有权限,无法回答您。”

  黄单说,“你这是自动回复?”

  系统,“不是。”

  【黄先生,您的监护人向您发送了“加油哦”礼花一份,请您接收,立刻便能欣赏礼花。】

  【拒收。】

  系统,“……”

  黄单抹了把脑门,一手的汗,“我现在的心情不好,欣赏不了礼花,下次再送给我。”

  系统,“……那您加油。”

  黄单没回应,这个监护人总结起来,就是五个字,一问三不知。

  求人不如求己,他把任务搞定,就能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

  没浪费时间发呆,纠结,迷茫,黄单看看四周,跟着原主的记忆沿着大路走上一段,拐进左边的小路。

  地上坑坑洼洼的,黄单深一脚浅一脚,穿过一个大塘的塘埂,再过一片山林,出现在村子里。

  正值炎夏,中午的太阳大又烈,男女老少都在各自屋里歇着呢,没人出来瞎转。

  黄单喘口气,后背全湿了,他加快脚步,直奔门前有一排桃树的那屋。

  院子里的阴凉处,陈金花端着个针线篓,在一针一线的纳鞋底,她见着跑进来的人是自家娃,张口就唠叨。

  “这大中午的,太阳光毒的很,外面晒的要死,你不在家睡午觉,非要去上河场捉泥鳅,泥鳅呢?”

  黄单汗如雨下,他脱掉汗衫往水池里一丟,发出啪一声响,“水太深,没捉到。”

  陈金花又唠叨了句什么,“桌上的缸子里有绿豆汤。”

  闻言,黄单立刻跑进屋里,端着缸子就喝。

  走着走着,突然穿越就算了,过来的季节还是他最讨厌的夏天。

  这也行吧,但乡下……

  不是黄单歧视农民,是他不熟悉这种生活环境,从来没有接触过,也不了解,怕装的不像,露出破绽。

  到时候凶手没查出来,他就已经被怀疑,有性命之忧。

  黄单把缸子喝空,模拟出原主的性格,扭头小声问,“妈,绿豆汤还有不?”

  陈金花拿大针在鞋底上划拉几下,她说没有了,“那点是李根家送来的,你想喝,明儿妈给你弄上一锅。”

  黄单放下缸子,搜索原主的记忆,翻出关于李根的那些片段。

  李根是李大贵的亲哥,皮相好,生的人高马大,勤快能干,勇猛刚烈,为人也很正气,三十好几了,如今却没个暖炕头的。

  他以前娶过媳妇,还是俩,全死了。

  传闻李根克妻。

  原本李根在大城市工作,他娘突然瘫痪了,又不肯离开村子上外面医治,说就是死,也要死在村里,他不得不回来照顾。

  有不少姑娘被李根迷上,家里坚决不同意,寻死觅活的也有。

  黄单坐到板凳上,说起来,李大贵他娘瘫痪,也在两年前。

  两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惜那时候原主在外地打工,李大贵的死,他都是过年回村才知道的。

  黄单坐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光着膀子,他在几个屋转转,手里多了个蒲扇。

  晚上再洗澡吧,天这么热,没个空调,灰尘满天,洗了也是白洗。

  下午,太阳没那么烈了,黄单找了个破褂子穿上,到田里割稻子去。

  他这一穿,赶上忙农活了。

  陈金花腿脚不便,身体也不行,就在稻床拉绳子轰来吃食的鸡,不时把稻子翻翻。

  各家各户陆陆续续出来忙活,村里的嘈杂声响成一片。

  黄单头戴草帽,手拿镰刀,有模有样,他绕过坟包,往塘边的那个田走去。

  左边过来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走中间的男人个头很高,面庞刚毅,他光着膀子,露着麦色的胸膛,清晰可见的腹肌,人鱼线,一块块紧绷的肌肉上面,有细密的汗珠攀附着,闪着金色的光。

  那人是李根。

  村里挺多小年轻叫他哥,不是他年长,是他有真本事。

  至于克妻的传闻,在意的是女孩子,不是他们。

  瞥了眼男人,黄单口干舌燥,仿佛看到刷了层酱料的烤肉,他放慢脚步,离的近了,没闻到肉香,只有臭汗味。

  李根看不出颜色的褂子搭在肩头,他走一步,裤腰上的钥匙就晃起来,发出清脆声响。

  黄单看着那一大串钥匙,不沉?他的视线扫动,见其他人也挂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西西特小说作品| 快穿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