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小日子大幸福_爱瑷一生【完结】

  《重生之小日子大幸福》作者:爱瑷一生【完结】

  内容简介

  洗衣靠手

  交通靠走

  通讯靠吼

  望山跑死狗

  ……

  且看,二十一世纪的幸福女人

  重生回到了九十年代落后的小山村

  重新从二十年前过起

  是否改变封建落后的清苦村姑生活

  是否重获她二十九岁时那平淡的幸福

  作者自定义标签:平凡生活、家长里短如果看完此书您觉得很想吐槽或与人分享,可以来品书区发帖~

  故事发生的地理环境

  卫小娟的家乡全名叫:小川县。两界镇。八一村。九,位于小川县和虹山县的交界处。

  虹山县是整个川西平原地势最为复杂的山区县城,八、九十年代正是当地煤矿事业的高峰期。

  小川县就有些两边沾的状况,县城往东离蓉城(也就是川西平原的中心城市)大概四十公里,县城往北边到卫小娟所在的两界镇有五十公里的距离,而两界镇离虹山县城却只有三十公里。

  出了小川县城往北十公里都是一马平川的田野,而过了这十公里继续进入就会有越来越高的山林出现,最终北入群山之间,直达两界镇。

  在两界镇有个丁字路口,从左到右直走就进入虹山县了,往下行进五百米,就进入两界镇的市集了。每逢双号,本镇十一个村的村民就会从各个方向涌入镇里,还有隔壁虹山县的两个村子也会就近到两界镇赶集。

  乡村公路中,最为显眼的一条两米基耕道就通往卫小娟处的九大队,名叫八一村,各村都有各自的集合点,十几家各种铺子分布在那里,也会有村民拿出自家多余的东西兜售,集合点一般会建在村小学附近。

  卫小娟家山脚有一条河,这条河会在八一村的军区的背后一面和另外一条河,汇集在一起,形成“Y”字型,“Y”的左边属于虹山县,右边正是卫小娟家山脚下的,“Y”字叉开的中间,是群山中的一座叫“象山”的起点,这“象山”也分属于两个县城,卫小娟奶奶的娘家在属于虹山县那一面的“象腰”,而卫小娟的外婆家正好住在小川县的“象耳朵”。

  象山,故名思议,形如大象伸了鼻子在河内饮水呢!象鼻子所在的河面很宽,足有一公里左右,然后慢慢变窄,流经两公里外的村小学时,就只有十多米宽的河面了!

  卫家的院子座落在“象鼻子”对面,离山脚近八百米的一处地势平缓的山地上,左右相邻的还有几家格局相似的大院。

  站在卫家院子平行望去,越过六七百米的“象鼻子”,还能清晰得看到相隔直线距离不到两公里的另外一座大山。

  但,山区有句俗话“望山跑死狗”!这直线不到两公里的距离足足可以走上近一个小时。

  一般在建房之初,都会选择半山腰,或者更高,那样才方便下地,可以上下兼顾。

  只有家庭劳力少,或者经济条件足够的人才会沿路边建房,或是出门打工,或是开个歇脚小店。

  以上,都是根据小部分事实加上大部分编造而成的地理条件,以供读文的人参考阅读!免得有些晕!

  楔子 平凡幸福的日子 !

  今天是2012年的元旦节,冬天过了一半,天气还是有些微暖,看来今年又是一个暖冬了!

  还是住在川西的天府之国舒服呀!连一个离蓉城百里的小县城也是空气清新,气候宜人。

  这不?这还是小川县的城郊,属于半农村半县城吧!时间已经是快要早上八点了,小区里勤劳的大爷大妈,锻炼的锻炼,转转田边的去转转田边。

  一溜排列整齐的两层小楼,每一家楼上都有三间面朝巷子的房间,在其中的一间卧室里,大概十来平米的屋里,半新的木漆大床上,卫小娟枕着丈夫元锦的左臂睡得正香,棉被下的两个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床边放着一台老式电脑,室内只放着简单的家具,一座立式衣柜和梳妆台明显是和大床是成套的,木质普通,颜色有些黯淡了,干净整洁的环境,电脑桌上一盆绿绿的仙人掌,床头一副四十寸的婚纱照,微胖的新娘挽着高瘦的新郎笑得格外的幸福。

  “砰砰—”

  敲门的声音打破了这宁静的一偶,卫小娟动了动身子,离开元锦的手臂,往被子深处缩了下去,嘴里模糊道:

  “老公,你女儿叫你了,快去开门!”

  同样被吵醒的男人见到她副怠懒的模样,偷偷捏捏自己已经麻木的手臂,在被子下面伸脚在老婆绻起的双脚上画起了圈,用一种故作凶恶的语气问道:

  “门外的是谁呀?吵醒了红太狼,灰太狼老公会把那个敲门的家伙吃掉!”

  门外的人显然被逗乐了,传来一声甜甜的童音:

  “灰太狼老爸,我是小灰灰——乐乐呀!快给我开门,不然红太郎的平底锅就敲到你头上了。”

  卫小娟依然缩着身子,踢开老公做怪的双脚,

  “快去开门!不然待会儿你家女儿开始砸门了!”

  元锦只好无奈地笑笑,掀开被子,轻轻在卫小娟睡得潮红的脸上咬了一口,趁她没反应过来,动作飞快地穿上拖鞋,冲到门口,开门后,直接转身,一个大步重新跨到床上,钻进了被子。

  突来的冷风让卫小娟打了个冷颤,在被子上蹭了蹭脸上元锦刚才留下的口水,挣脱他重新圈上来的双手,围着棉被半坐了起来!被摆脱的元锦再接再厉,接着搂着老婆略显肥硕的腰身。

  卫小娟今年九月一日就二十九岁了,没怎么保养的脸庞有些显老,身高不到一米六,体重却因为生了孩子,这几年飙升到了近七十公斤。

  看向蹦蹦跳跳来到床边的女儿,四岁的元乐乐身高已经一米多一点点了,在同龄孩子中算是“高”人了,看来,是遗传了他爸爸的身高!丈夫元锦近一米八的身高,相貌很普通,还好女儿应该是继承了两人的优点。有传自卫小娟的白嫩皮肤和大而圆的杏眼!还有小孩子特有的婴儿肥小脸。

  “乐乐,你今天怎么这么早!有啥事吗?穿这么美!”

  其实她知道女儿元乐乐的目的是什么!

  果然,听到妈妈称赞自己美,床边的元乐乐臭美地在原地转了一圈:大红的韩版呢子外套直达大腿,黑色的紧身打底裤,红色的卡通式皮靴,头上用一个水钻蝴蝶结高高扎起了马尾辫。整个人特别的精神,也显得很讨喜。

  “爸爸妈妈,你们怎么还不起床呀?还没有乐乐能干呢!奶奶说今天你们不上班,快点起床了,带乐乐去幼儿园参加比赛!“

  “好好好!你先下去看着时钟啊,等到一根短针指着“八”,一根长点的指着“三”那儿,爸爸妈妈就下楼带我们家小公主去幼儿园比赛,拿第一!”

  卫小娟想起了,孩子奶奶昨天接乐乐回家时就提过,幼儿园今天有亲子游戏。

  元乐乐高兴地爬上床,亲了妈妈,又探过身子亲亲爸爸,这才兴奋地蹦了出去。

  听到女儿蹦着出去的声音,元锦坐起身子,大声叮嘱:

  “乐乐不要跳了,下楼梯要慢点。”

  “知道了!”

  卫小娟看到女儿走了,拿起床头的国产手机,看了看时间,差两分八点,也是该起床的时间了,回过头,搂着元锦的脖子,来个深情的早安吻,直吻到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展开快乐的笑脸,温柔地说一句:

  “老公,我爱你!”然后,潇洒地抽身离开,开始换过衣服。

  元锦也习惯了每日早上温情一吻,要是没有其它的事,倒是可以把老婆重新拉到床上温存一番!要知道,清晨的男人可是经不起挑逗的啊!

  卫小娟欢快地打开衣柜,挑选着今天夫妻俩要穿的衣服,脱下睡衣的她,毫不在意的在元锦眼前展露她走形的身材,微微下垂的ru房,腰腹部一圈的赘肉,刚烫没几天的乱发披在身后。

  挑完衣服转过身来,将属于元锦的灰色呢子休闲上衣,黑色休闲裤扔在床上!卫小娟口里模糊地哼着:

  “要嫁就嫁灰太狼,这样的男人是榜样……”

  从来不曾保养过的面庞,有些显老,本来白皙细嫩的皮肤,在生完宝宝后蹿起几处小斑点;但,在她脸上一直挂着欢乐、满足的笑容,明媚幸福的笑容成了赏心悦目的焦点,极易让看到的人受到感染,心情也会随之飞扬!

  元锦就感觉自己对这个女人永远欲罢不能,甚至想立刻把她拖上床,扯下她刚穿好的衣物,狠狠地吻上那幸福的笑脸,看到这张脸因自己再次沾染上潮红的春色!……感觉她的身体还是一如既往地吸引自己,身下未消的**诚实的证明了这一点。

  两人换过衣服,一起往楼下走去,卫小娟顺手将换下的衣物放到了楼下卫生间的洗衣机里。

  “起来啦!还说你们今天都放假在家,让你们继续睡!可乐乐非让你们陪她去幼儿园,说是:爸爸跑得快,力气又大,最聪明了!呵呵!快点,桌上有稀饭,赶紧吃了出门吧!”

  说话的是卫小娟的婆婆:梁先惠,不到六十岁,和丈夫元成泰带着孙女住在楼下的寝室。

  他们一家五口所住的小区,是位于小川县的城郊,是城区改造拆迁后,用补偿款自建的两层小楼,两层的面积加起来有接近四百个平米,还是挺宽敞的。

  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元乐乐已经在边上催促了很多遍,今天可是她自认的大日子,外面的大邻居、小邻居全都不理了。

  元成泰已经帮儿子擦干净楼下车库里的那辆奥拓,这辆车花去了小夫妻两人好几年的积蓄。

  很快就来到了乐乐就读的“大白兔幼儿园”!乐乐左手牵着和自己一样穿着红色韩版呢子大衣的妈妈,右手牵着爸爸,昂着头,在园里四处炫耀。

  城郊属于农村的幼儿园,元乐乐的条件算是比较优渥的!别的小朋友大多是爷爷奶奶陪着,或者只是一位家长陪着。

  元乐乐是个聪明可爱的宝宝,早就在幼儿园名声大振了!她的口头禅是:“我老爸最帅,老妈最漂亮,我也是最美的,我们家从来不吵架,都很幸福哦!”

  今天的亲子游戏很有趣,需要宝宝和家长配合闯过很多关:什么鸡公车运宝宝、和孩子配合钻呼啦圈、完成抽到的任务、……

  最后,在卫小娟声嘶力竭的呐喊助威中,元锦抱着乐乐最先冲向了终点的大奖:一个巨大的毛茸茸娃娃!抱着毛绒娃娃的元乐乐抑制不住兴奋,赖在爸爸的怀里不愿下来了!要求爸爸带她绕场一周,向其他的小朋友炫耀自己的战利品,满意地迎向别人羡慕的眼神!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