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糖分_神璃 【完结】


《[火影]糖分》BY神璃

文案:
坂田银时一醒来,发现他变成小孩了,四处是尸体和啃食腐肉的乌鸦。
时间……倒退了?

正当银时等待他的长发美人老师背他回去时,他想了很多事情,包括改变未来。
最后他终于等到了,是长发,呃……是个美人吧?也是背着他回去的。

……尼马这货是宇智波鼬吧混蛋!

喂这里是火影吧,该不会就是主角有着一头讨厌的闪亮金发的火影吧?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反正他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回去。

安毛线啊!

头上长了对猫耳也就算了,起码增加萌点,可是他前往的是晓组织啊混蛋!谁来救救银桑……不对,谁来救救银酱啊!

听到身后的嘟囔,宇智波鼬往身后小包子的嘴塞了颗东西。

啊咧?毒.药……吗?
诶诶诶拜托不要啊!银酱还不想死!还没去糖分王国之前银酱绝对不能死啊混蛋!

直到感觉舌尖甜甜的味道化入口中,银时才知道。
那是糖分,也是缘分。

总言而之也就是一个人和一个人和一个人和一个人,背着十字架,去唐国取经的故事,啊咧好像哪里不太对?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火影

搜索关键字:主角:坂田银时、宇智波鼬 ┃ 配角:蝎、宇智波佐助 ┃ 其它:
==================

☆、第一章 相遇

扑鼻而来尽是血腥味。
这种感觉是多久以前了?大概是攘夷战争的时候吧,每天面对的是满地的鲜血和尸体,要不就是万事屋又干了场廉价任务引来了麻烦,搞的自身狼狈不堪,浑身是伤。
但是这感觉不太一样。
坂田银时睁开了双眼,旁边尽是尸体和血迹,还有啃食腐肉的乌鸦,映入眼帘的是软嫩的小手,没有他以前练剑长茧的痕迹。
时间……倒退了?
这场景跟他小时候所待的地方很像,但是记忆有点模糊,银时不敢确定,直到他看到自己缩小成八、九岁的模样,他才肯定,时间倒退了。
等等会看到松阳老师?他要重新过一次私塾的生活?他要再过一次那悲伤的回忆?他要再一次的失去老师?
答案当然是不。
银时决定在等待长发美人老师来背他时,好好思考一下未来怎么改变这件事,说不定在天道众来之前关了松下私塾就没办法以结党的罪名带走了。
好吧…只是想想而已,哪有那么简单= =
银时决定先拿把剑防身,记忆中以前的他也是这样的,这跟松阳送银时他的刀也是有点关联的。
过了差不多半天,银时突然感觉到被拍了下头,他以为是松阳老师,抄起架在肩上的刀转身往后跳,准备像之前一样抽出刀子,但是他以前是这么做的吗?貌似有些不太一样。
直到看清那人的面貌,银时的刀子还没出鞘就直接掉下,他傻住了。
是长发没错。
还是长直发。
美人吗……他还算是美型啦。
……尼马这货是宇智波鼬吧混蛋!黑长直小心假发告你侵权喔!
银时突然发现一件很严重的事。
他貌似穿越了。
穿越了死亡率超高的火影。
穿越了主角有着讨厌金毛的故事。
穿越了在宇智波鼬是叛忍的时候。
人不对、时间不对、地点不对,问题真的很严重。
还有……
“哇啊好痛!”
……他的脚在他愣住时被刀鞘砸到了= =
银时跌坐在地上,直盯着宇智波鼬,等到突然想起不能看写轮眼时,已经迟了。
红光闪过,银时昏睡过去,他默默的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幻术什么的真是太TMD坑爹了!
再次醒来时,银时已经远离了那块尸横遍野的荒地,他正趴在宇智波鼬的背上,突然意识到这个位置的严重性银时稍微挣扎了下。
他正被宇智波鼬背着啊!完全承受不能!虽然某种程度来说很爽……不对!阿银我不是小孩子为什么在心里暗爽啊混蛋!银时默默的想着。
“醒了。”薄唇轻启,低沉的嗓音入耳,银时愣了一下,果然看到现场的就是不太一样。
“因为抱着不方便。”鼬又继续说着。
不方便什么啊,银时黑线,背着更不方便吧,还要多用一只手。
“你的尾巴可能会打到我,很不方便。”
“喔。”银时应了一声,表示明白了。
……啊咧等等,尾巴?什么尾巴?
“呃刚刚风太大了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我说尾巴,既然耳朵都化为猫型了,长出尾巴也不久了。”
银时惊慌的用左手摸自己的耳朵,发现摸起来毛茸茸的,而且位置明显往上移了。
“诶诶诶诶哪尼?!”银时提高了声音
鼬微微皱了眉,从兜里拿出个东西拨开包装直接往银时嘴里塞。
“唔唔唔唔……!”这是什么啊混蛋!毒.药吗!嫌他太吵直接喂毒太鬼畜了吧混蛋!他还没去伟大的糖分王国啊喂!
直到甜甜的味道化在舌尖,银时发现他误会鼬了。
只是奶糖啊…自己真的想太多了。
或许鼬这个人挺不错的,反正他也不知道要去哪就跟着鼬吧╮(╯▽╰)╭
糖含在嘴里,甜甜的味道很安定心神,银时也不挣扎了,他决定跟着鼬了,说不定还能补充些糖分。
只是银时忘记了一件很严重的事。
鼬现在是叛忍。
他们要去的应该是晓组织才对,反正绝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
当看到了雨隐村的时候银时快郁闷死了,他现在后悔来的及吗?这很明显是BOSS的大本营啊!连新手村都没进去就要去挑战BOSS了吗混蛋!会被灭团的喔少年!
银时还是处于不清楚状况的状态,毕竟莫名其妙的穿越了,莫名其妙的被宇智波鼬背走了,莫名其妙的长了对猫耳,莫名其妙的进入了晓组织,还有……
……莫名其妙的跟BOSS对话= =
为什么没有人跟他说明一下是什么情况啊……
“名字。”橘发圈圈眼的家伙开口道。
“坂田银时。”
气氛很僵硬,银时表示压力山大。
结果什么事都没发生,银时就这样被佩恩打发给鼬了。
虽然是鼬,但总比一旁在桀桀怪笑不男不女的大蛇丸好太多了。
感觉到大蛇丸投射出眼神,银时不禁冒冷汗,喂大婶你的眼神太炙热了喔!猫耳正太什么的一点都不萌!把你的视线收回去啊混蛋!
嗯,在等八年晓就被灭了,只要等到结局还活着就行了,其他人的命运无所谓。
对于没有关系的人,银时很少理会,他可不想当滥好人。
虽然他当过好几次了。
阴雨绵绵,湿气让人十分难受,但是还要待八年。
八年之后,坂田银时会找方法回去,因为这里只是个跟他毫无干系的世界。
和鼬进入他的房间,银时环顾四周,嗯,还蛮普通的房间。
还以为他会弟控到贴宇智波佐助的照片呢(喂…)
“今天先睡这里,你的房间还在收拾。”鼬丢了一件袍子给银时,朝某处指了个方向。 “浴室在那里。”
“喔。”银时突然想到要问清真相。 “……到底,是谁做那么过分的事,把他们都杀了。”
那些死人多半跟他这一世的身分有关系,还有这对猫耳,大概是血继吧,因为觊觎血继而开杀戒这种事可不是没发生过。
比如说宇智波就是其中的受害者。
“雾隐村的人民讨厌血继限界,而且你们族没有什么抵抗能力,所以就灭族了。”
灭族……真是狗血的身分,银时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跟那个整天喊着“我要杀了那个男人”的中二少年处境还真是类似呢,只是宇智波佐助是在木叶,而不是在晓组织。
银时深深觉得他抽了个烂签,肯定是下下吧==,运气简直是背到家了。
鼬看到银时没什么激动的反义,开口问道:“不想复仇?”
喂少年你是想把我调.教成哪样啊!我可不是佐助。
坂田银时从不认为他算是个真正的武士,别人可以为了他的信念而切腹,他则是选择继续活着,为了活着他甚至可以弯下他的腰屈服,就算是舍弃了尊严。
但即使坂田银时弯着腰,灵魂还是笔直的。就算会舍弃尊严苟活,他也可以为了守护重要的东西而拼上性命。
复仇什么的,还真是太累了啊,还不如在条街上开间万事屋轻松。
“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而且又没有任何意义,死的人是不能复活的,又不是杀了仇人他们就可以活过来。”
杀那些村民?他们也不是忍者,没有查克拉,跟忍者打也只是刀子对大炮一样不公平,完全只是被欺负的份。而且那一族能够被普通人民灭掉也只是因为太弱了,很明显晓组织有插手。
“懦弱的想法。”薄唇轻轻挑起,充满讽刺的意味。
银时撇了撇嘴,他自己所说的可是事实。
高杉那样就算是勇敢了吗?的确,举起刀子与世界为敌是需要很大的毅力和勇气,但他不认为过着平静的生活就是胆小了,只是人各有志,立场不同罢了。
纵使起点是一样的。
##
银时冲完澡望了摆在桌子上的书和卷轴,那是鼬留下的,卷轴是写家族史和族谱,本子里则是写着家族秘术。
翻了很久还是不知道家族名称叫作什么,银时觉得很无语,还有这个家族基本上都是以坂田的姓氏。
这一族特征是具有猫耳猫尾,除了拥有猫的敏锐和可以用尖锐的爪子挖爆敌人的心脏,还可以和尾兽签订契约做为召唤兽。
银时抽了抽嘴角,操控尾兽,难怪晓组织要找他了,这太明显了,还有用猫爪捏爆敌人的心脏什么的,这是揍敌客吧混蛋!
稍微翻了翻桌上的那本书,大致学会如何控制好自己的猫耳和尾巴如何收回去,然后随手一丢,躺在床上。
救了他然后让他报恩去收集尾兽?正好他会。
因为卷轴里写着“当十尾降临,可以通往新世界”
算了,想了那么多还是先去睡觉,什么血继限界让它见鬼吧!
##
鼬看到银时大剌剌的躺在床上,无奈的叹了口气。
毫无戒备啊……毕竟只是个孩子。
想起这个孩子是以后收集尾兽的助力,鼬皱眉,把手放在银时的脖子上。
不明白那个人在想些什么,明明知道他讨厌这个计画,还把这孩子交给他。
只要稍稍一用力,这生命就消逝了,是不是毁了他就无法完成这个计画?
鼬这么想着,放在银时脖子上的手正要使力。
“Itachi……”银时嘟囔着,翻了个身。
鼬收回手,摇头苦笑,自己还是太天真了,怎么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停止收集尾兽。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