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三+末世]毒手无乐_鹿淼淼【完结】

[剑三+末世]毒手无乐
作者:鹿淼淼
文案

纨绔一世的毒手公子唐无乐倒下后,最后看到的是他疼爱多年的小妹,头也不回跟着情郎走了。
你的好友【唐无乐】下线了
飘荡的魂魄挤进了另一具不被期待的身子。
你的好友【唐无乐】上线了
爹妈因为基因和出色的优化异能不得不为联盟留下后代。
前者对旧情人的儿子比亲儿子还好,后者宁可睡在研究室也不愿意看儿子一眼。
为了一个“N20计划”,心眼偏的老爹用计将旧情人之子拔了出来,却赔进去一个亲儿子。
前有险象丛生的异兽魔植大军,后有虎视眈眈地各色对手。
脱胎换骨的唐无乐摩挲着手里闪着寒光的千机匣——瓜娃子们,有胆子上来啊!

阅读指南
1.本文主受。
2.主角绝对不憋屈,虐谁都不虐唐无乐。
3.设定背景架空未来。

内容标签: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无乐 ┃ 配角:顾崇优,李蕴温 ┃ 其它:唐门炮哥的日常
==================

☆、第1章

金水镇的天空是碧蓝碧蓝的,唐无乐躺在地上,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
方才这里还是混乱一团,此时,除了他唐无乐,再无他人。
自从十四岁就带上的面具,直到死的这一刻,也没有被摘下来过。唐无□□过面具,最后看了一眼碧蓝的天空,慢慢闭上了眼睛。
霸刀弟子集合试图拦下正在金水镇的叶凡和唐小婉,他手下早就接到了消息,更有暗堂弟子已经在多处做下准备。但是恶人谷丁丁对叶凡一片痴心,却是他没有料到的事情。
叶凡心系唐小婉,这是江湖中人都知道的事情。唐门唐家的男儿从来都是只能生活在阴暗中,唐家所珍视的从来只有女儿家。虽然一个个都是有唐门商议决定婚事,但是哪一个不是幸幸福福地嫁过去。
轮到唐小婉时,偏偏和叶凡搞出了这么多的麻烦。
与丁丁对招的时候,他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这一路的吃食茶水,无不是经过多重检查。丁丁习惯用剑,她看不惯唐家堡的人,讨厌夺了叶凡一整颗心的唐小婉,更加讨厌对叶凡有偏见的唐无乐。
比起唐无乐刻意放水的招式,丁丁的剑法却是招招致命。赤手空拳的唐无乐甚至没有拿出武器,身上的暗器全都待在原处。
接下来赶来的霸刀弟子,身上中招的唐无乐甚至也失去了与暗堂弟子的联系——唐小婉要给叶凡疗伤,而丁丁“受了内伤”无法运功。唐无乐凭一人招架众多霸刀弟子围攻之力,如果换做平常时候,绝对不会有问题——但是今天遭到多重暗算的唐无乐头一次栽了跟头。
往常,从来只有他毒手公子暗算别人的份,哪里晓得,今天会死于他人的算计。
王遗风只带走了叶凡和丁丁两个徒儿,而唐小婉在叶凡的竭力邀请之下随行——至于地上唐无乐已经微凉的尸体,谁去理会?
------------------
唐无乐身为唐门四长老唐傲侠之次子,名从内堡“无”字辈。兄弟们都叫“无影”、“无寻”、“无忧”、“无言”,只他一人,名作“无乐”。
对于唐家堡,他的归属感从来都是来自于那些神秘复杂的机关,层层峦峦的内堡建筑,杀人于无形的各色□□,碧翠幽静的竹林,黑白分明的圆滚滚的熊猫,深不见底的暗流寒潭,高耸入云的奇峰异峦。还有……明明是血缘相系的,却要隔着冰冷面具相见的唐门弟子。
唐无乐想起自己从小进了暗堂,直到后来成为了暗杀首领。天下什么武功绝学,秘籍要诀他没有看过?别人所羡慕瞻仰的东西,他完全不在乎。但是这一辈子,的确是到死的那一刻,才觉得自由、解脱。
死了,他不再担心身上掌握的秘密被泄露出去。死了,他不再畏惧,有人会想要揭开自己脸上的面具。
魂不知归处的唐无乐就这么飘荡在大唐的土地上,看着安禄山史思明等逆臣贼子动乱国土,看着唐家堡在风雨战乱之中摇摇欲坠,最后在朝代更替之后渐渐隐去。同随历史掩埋的,还有七秀、万花、天策那些曾经威名远扬的门派。
他疲倦地眨了眨眼睛,看着这个世界一点一点地变样。

☆、第2章

又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唐无乐看着那些从人体内释放出来的雷电、水流或者是土盾,已经从最开始的震惊到现在的习以为常了。
地表已经不复往昔的山川河流草地,多得是被异兽占据的高楼残骸。曾经被视为生命起源地的海洋已经是武装军队都不敢涉足的地方了。后丧尸时代,能够依靠的只有国家的武装和个人的优化异能。
人类的智慧在祸乱和强大敌人的刺激下越发地起了作用,废除了原本的地域等级,从中央往下派发部队驻扎集合成基地。没有异能的普通人,只能依靠后丧尸时代的科技来保护自己——比如随身携带的个人警报器。
小到个人警报器,大到深入地下百米、可容纳上万人的紧急生存囊。这个时代的人类,几乎是用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幸存者更加安全、尚有期待的明天。
------------------------
“唐凛,这是我第一次求你,也是最后一次。”说话的女人已经不再年轻,但是雍容淡雅的面孔让她的气质看上去格外出众。
坐在她对面的人始终没有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
良久,女人开口了。
“我这辈子,跟了嵩哥,不后悔。守着小温走到现在我也不后悔……”说着,保养得宜的脸上终于划过一丝泪痕,“我希望你能放下过去……”
带着忧思的脸显得更加让人怜惜,“刚才的话,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小温长大了,有自己的决断。我……我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他能过得开心,我就满足了……”
说着,又是一行清泪从脸颊上划过。
“今天太麻烦你了,请了你过来,还说了这么多的废话……你应该很忙吧,我就不打扰你了……”女人说着,就带上一顶与大衣同色的毛呢帽子,踏入夜色中,匆匆离开。
唐凛闭上眼睛,过往被放慢进度一帧一帧地在脑海里重放。
那个时候,哪里有中央指挥部的唐副部长,只有一个刚刚进入编制的学员唐凛。也没有为了抢救一个安全点而牺牲的李嵩,只有那个为了兄弟愿意自己断后的小队长。
那个时候的廖莹,青涩却足够美好——她同时获得了两个好兄弟的爱慕,最后却选择了已经前往东北部基地前线支援的李嵩。唐凛珍惜这份兄弟情,舍弃了对廖莹的追求。直到因为一场意外,李嵩因为救他而牺牲。唐凛才觉得,这一辈子,变得沉重起来了。
这二十年,自从李嵩和廖莹的儿子出生,唐凛的生命里才有了新的事情。
看到李蕴温和廖莹过得好,他才能压抑住自己心里的那份愧疚。
“n20计划”在中央策划已久,从立案到出台,整整三年的时间。期间被无数次修改,终于完善到可以内部招募的地步。
唐凛作为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之一,首批入征初拟名单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送到他手里。他的视线落在“李蕴温”三个字上,心里开始剧烈地挣扎。
理智告诉他,这个难度和危险都处于顶尖水平的计划,在执行前期,几乎会是想象不到的困难,牺牲是难以避免的。作为内部初拟的名单,他很清楚,自己不应该在上面掺杂太多的私人感情和主观意愿。
但是私心里,他不愿意看到李嵩唯一的儿子折在这个看不到希望的可怕计划上。哪怕是为了还清李嵩曾经的救命之恩,哪怕是为了那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慕。
彻夜无眠,第二天,初拟名单上少了一个名字。
可是,在最后的名单出来后,唐凛却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他的视线粘着在那熟悉的那个名字上,心里的麻木已经传达到了全身上下。
在“n20”首批入征体检的时候,果然出事了。
----------
“唐凛,我的沉默并不是代表纵容。无乐是我的孩子,哪怕你不喜欢他,也不能……”头发盘的一丝不苟的女人几乎是怨恨地看着他。
商蓉已经两个晚上没有睡觉了,眼下乌青一片。她的儿子还躺在军部的医疗室里,她怎么能安心。
“李嵩是为了我而死。”男人看着妻子,开了口。
“你还记得李嵩是因为你而死的,我以为是那个女人为你而死呢。她儿子的命宝贵的不行,我儿子就该随随便便被提着补上这个该死的空缺?我商蓉的儿子就该像个炮灰一样被送去前线?你欠李嵩一条命,可是这么多年对他们母子的照顾,难道还不足够吗?非要赔上我商蓉的儿子!”
“唐凛,你究竟有没有心?还是你的心,已经完完全全给了廖莹和她的儿子?”
商蓉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她的丈夫:“那个女人的儿子,哪怕没有被选入‘n20’,迟早也是要进入编制的。而你,你连自己的儿子今年多少岁,大概都不记得了吧?”
对于妻子一句又一句的讽刺,唐凛仍然用沉默应对。
唐无乐会成为那个名单里的一员,的确是他没有设想到的事情。
不到十八岁的孩子,是不具备入选“n20计划”的资格。唐无乐在体检的时候被查出优化进度紊乱,体内存在“抑制剂”类效果的药剂痕迹。
并且,唐无乐出事的时候,手腕上的个人警报器的感应装置已经被破坏。
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唐无乐并未满十八周岁,也没有过异能觉醒的先兆。
作为唐无乐的父亲,唐凛几乎是第一时间就遭到了军部医疗处的谴责——外人不知道“n20”首批内部入征的实情。这份几乎是被称作“敢死队”的名单里出现了唐无乐的名字,在其他人看来,是唐凛想要让自己的儿子干出一点成绩来。
但是送到医疗处的人,却是的的确确没有成年——甚至,没有觉醒任何异能。再加上体内“抑制剂”的残余效果,在体检各种仪器的催发式检查下,能不把人弄残了就已经是万幸了。
唐无乐的个人警报器出了问题,看来也是短时间内受到的信号干扰。
唐凛看着完全陷入昏迷的儿子,脑子里交织的小时候唐无乐的样子,在他没有注意到的地方已经长成了少年模样。画面一转,又变成了商蓉怨恨而又讽刺的面孔。
--------------
入夜,唐凛独自驾驶便行器到了军部医疗处。
商蓉穿着白色的制服外套站在门口,仿佛料到他会来一样,冷笑一声就把手里的报告甩给唐凛。
“你好好看看。”
唐凛皱着眉毛往下看,心底却是翻腾起滚滚巨浪,他暂时没有办法接受这些事实——头一次,唐凛想要逃避,逃避让他愧疚到心脏钝痛的儿子,逃避这个他忽视了近二十年的家。

52书库推荐浏览: 末世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