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行天下_耳雅【完结+番外】

  《(七五同人)诡行天下》作者:耳雅

  文案:

  贪嗔爱欲痴,善恶一念间。

  展昭的大哥失踪了,

  留给他唯一的线索只是一个地名,

  展昭和白玉堂一路寻找,

  却遇到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案件……

  这世间真有魑魅魍魉么?

  民间传说、消失的古法、巫术咒语、是否都真实存在?

  是异术还是心魔,一鼠一猫带你揭开层层迷雾。

  PS:文章秉承一贯风格,剧情案情是曲折的,基调是欢乐的,内容是轻松愉快的,感情是专一纯粹的,小三变心之类是绝对没有的,最后结局必然是大团圆的!~

  内容标签:七五 惊悚悬疑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展昭,白玉堂 ┃ 配角:公孙,赵普,展晧,小四子,箫良…… ┃ 其它:鼠猫,民俗传说,探案解谜

  1

  1、01 伊水之腹 …

  蕖山县一带,有一个关于伊水之腹的传说。

  在流经蕖山的伊水河里,有一种叫马腹的妖物。山海经有记载,马腹乃是妖兽,虎身人面,啼哭如同婴儿,凶残食人。因它长年生活于水中,待行路之人骑马渡河,它即窜起咬住马腹行凶,故而得名。

  因此,伊水一带的人从不徒步或骑马过河,无论水深水浅,都要用小船或竹筏代步。

  马腹此物的由来也是众说纷纭。最普遍的一种说法是,伊水南岸土壤肥沃、村镇富裕,所以南岸一带的人都生得强壮。北岸土地贫瘠,产的粮食不足以果腹,故北岸人长年食用一种叫孚谷子的野草充饥。这种草有毒,吃多了会长不高,因此北岸的人大都矮小。

  据说伊水南的人经常欺负伊水北的人……高个的南岸小孩儿,会把瘦小的北岸小孩儿推进湍急的伊水里,不幸淹死了的小孩儿就会化身成马腹,想方设法报仇。

  所以伊水一带的人,在坐船过河的时候是从来不敢欺负弱小的,否则当夜必死无疑。

  如今伊水南北两岸都归属蕖山县,北岸是城镇南岸是农田,彼此融合,南人欺负北人的事情也早就不再发生。关于伊水之腹的传说,更是早已被人淡忘,只有几个老人还依稀记得曾经闹得人心惶惶的几次马腹伤人事件。

  正月初六这一天。

  蕖山县居民还没从过年的喜庆里走出来,县里就出了件事……

  伊水下游一带,浮起来了三具少年的尸体。小的十来岁大的十五六,衣衫破烂全身发紫,似乎是落入了河中被淹死的乞丐。蕖山地处西南两地来往的要道,县城之中各色人都有,乞丐更是随处可见。

  当地官府以不慎落水草草结了案,尸体停在殓房之中等亲属来认领,若是三天没人领,估计就找个乱葬岗子埋了。

  可就在当天夜里,只听到衙门里一个守卫惨叫一声。

  县令衙役赶去一看……守卫躺在地上,面皮蜡黄横死了。而放着三个乞丐尸体的殓房大门则开着。众人提心吊胆进去一瞧,瞬间后背汗毛直竖——那三个乞丐的尸体,没了!只地上留下了三串湿漉漉的,小脚印。

  天一亮,仵作来验了死去守卫的尸体,道,“吓死的,苦胆都破了。”

  县令更觉发毛了便下令所有知情的压抑,禁止外传。

  原本以为,抚恤了死去看守亲属,这一篇儿也就算翻过去了。可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县太爷七孔流血死在书房里了,其他几个知情的衙役,连同验尸的仵作全部死于意外。

  这事情一传十十传百,整个蕖山县闹得沸沸扬扬,就有人想起了马腹行凶的往事。

  蕖山县上一级的洛州知府也被惊动了,连夜派了捕快来将县衙门封了,开始彻查此案。

  来那捕快在江湖上小有名气,姓梁,名叫梁豹,人称金刀神捕。只是涉案人差不多都死光了,他只好先派人全城戒严,搜查三个乞丐的尸体。

  一晃,正月十五到了,案子还是毫无进展。

  晌午时分,城门口站了很多排队等待检查进城的百姓,一旁有茶寮,等累了可以去喝口茶水。

  在茶寮最靠外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两个姑娘,不到二十岁,穿着灰布褂子和长裙,没首饰,提着鼓鼓的行囊。两人看来是姐妹,样貌姣好就是皮肤稍显粗糙,可见不是大家闺秀,而是走江湖的。

  “姐,怎么查那么严?”

  “大概是捉逃犯,咱们小心些。”

  “怕什么,咱俩坑蒙拐骗偷可没名儿。”

  这两个女子都姓严,一个叫三凤一个叫四凤,从小混江湖,会些拳脚,靠小偷小摸和给大户人家做法是驱鬼捉妖骗人挣钱,江湖上还有个花名儿叫梁上双凤。

  “唉。”四凤戳戳三凤,“姐,进城前再干一笔么,不然住店不够了。”

  “怕什么。”三凤笑了笑,“没听到一路都有人说城里闹鬼么,咱么这回挣票大的!”

  四凤点头,一眼却瞥见了远处……有人往这里来。

  “姐!”四凤压低声音,“那个穿蓝衣裳的,多俊啊!”

  三凤伸手掐住了她耳朵,“你管人家俊不俊,关键是有没有银子!”

  “真的!”四凤拉着她袖子,“快看。”

  远处的官道上,缓缓行来了几个人,这一队人的组合相当有意思—— 一大两小,还有一匹马,和一只……小熊?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黑衣少年,看起来应该不到十岁,背着一把和他差不多大的黑刀。这少年样貌干净俊俏,虽然还有些孩子的稚气,但感觉很稳健。

  这少年没有骑马,只是慢步走着,左手牵着一匹枣红色高头大马的缰绳。

  而刚刚四凤说的那蓝衣男子,正是坐在马上之人。

  这人看起来二十出头,身形很挺拔,微微垂着头,似乎是在发呆。他穿着一身靛青色衣衫,袖口和腰间都有月白色滚边,更显得人修长。离得远卡不太清楚五官,但给人感觉很是温和儒雅,应该是个书生吧。

  不过最有趣的还是书生另一边走着的那一只小熊。个头和小马驹差不多,更胖些,一身的白毛懒洋洋不紧不慢地走。小熊背上坐着一个五六岁的娃娃,白衣外面罩着件精致的鹅黄小袄,圆脸蛋大眼睛,乌黑的头发……可爱至极。

  这三人是谁?

  走在前面的少年叫箫良、骑在马上的是展昭,而那只小熊其实是爪狸,叫石头,驮着的娃娃是小四子。

  展昭前几日接到了大哥展晧托人送来的一个锦盒,打开一看却中了机关,双眼中毒暂时失明。

  展晧给展昭的口信里头提到了蕖山县,展昭怕晚了大哥出事,所以没等到公孙研制出解药,就独自走了。

  没想到半道让骑着石头追来的小四子和箫良截住了。

  小四子狠狠“训”了展昭一通后,两个孩子决定给他做“眼睛”,陪着他来蕖山县,并且一路留下记号,好让公孙他们能追来。

  “应该是有银子的人家吧?”四凤托着下巴微微一笑。

  三凤看了半晌,“你从哪儿看出这书生俊俏的?都看不清楚五官!”

  “一看身形就知道。”四凤说着站起来。

  “你要干嘛?”

  “做买卖啊。”四凤对她姐姐眨眨眼,“顺便看看是不是真的俊。”说完,走过去了。

  远远的,她就听到坐在小熊上的小娃娃说话,“喵喵,你渴么?前面有茶摊。”

  四凤微微皱眉——喵喵?还是妙妙?一个男人怎么取那么个名儿?

  “好多人啊,看来要等很久。”箫良见茶摊也没位子坐了,就从马背上解下水囊来,跑去茶摊买水和点心,让两人原地等着休息。

  四凤一看见机会正好,就晃了过去。

  “哎呦。”她到了展昭身边,佯装不小心摔倒,仰起脸来,就见展昭正低头看她呢。

  双眼一对,四凤一惊——暗道还好没有冒冒失失动手。这人俊是俊,但她就混江湖了,能看出此人不止会功夫,而且还很强。

  展昭问她,“没事吧?”

  “没。”四凤爬起来,偷眼又看了一眼,心说,乖乖,眼睛亮鼻梁挺。

  正在出神,前面来了一队官差,正沿路发衙门的榜文。

  “好多官差哦。”小四子对展昭说。

  “官差?”

  “嗯!走到跟前了,在发东西呢。”

  四凤听到后有些狐疑,下意识地又看了展昭一眼,就见他双眼望着前方,眼睛是漂亮……却似乎是少了些神采。想到这里,四凤心中咯噔了一下……不会吧?!

  这时候,捕快已经到了跟前,递过一张榜文来,“唉,都看看啊,进城都小心些,有线索的赶紧到衙门报官,有重赏!”

52书库推荐浏览: 耳雅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