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天下第一还是我[综武侠]_奚染【完结+番外】

   书名:不好意思天下第一还是我[综]

  作者:奚染

  文案:

  又名《我的徒弟全是神经病》、《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你为什么要黑化》

  ·

  天下第一·真·霸气侧漏的燕流霜死后排队等投胎,被地府嫌弃杀孽太重,得去还债。

  被迫踏上收徒养徒教刀法之路的燕流霜心想好吧,这还不简单。

  然而谁来告诉她,她一个用刀的,怎么圈到的粉丝全是剑客!

  而且为什么每一个世界的徒弟到最后都变成了神经病啊!

  第不知道多少次被“欺师灭祖”的燕流霜:我把你当徒弟,你却想把我关小黑屋???

  那不好意思,天下第一还是我啊。(烟)

  ·

  【阅读提示】

  1.快/慢穿武侠,女主天下第一装逼流

  2.徒弟有本来就用刀的,也有原著里不用的,全看女主高兴

  3.女主放飞自我型,不喜勿入

  4.现在有男主了

  内容标签: 武侠 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燕流霜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一刀穿肠燕流霜因为杀孽太重,而不得不以“教导武林下一代”、“将穿肠刀法传下去”为赎罪的方式,踏上了自己的重生之路。为了尽早的完成任务,燕流霜挑徒弟的眼光可谓毒辣,皆是人中龙凤——只是,徒弟长大之后好像有哪里不对?本文以快穿的方式描写了武功强大的女主角穿梭于不同武侠世界收徒称霸的故事,笔触幽默,人物刻画生动,剧情引人入胜。读者们在期待着燕流霜成为每个世界的“天下第一”的同时,更期待起这个世界的徒弟,又会以怎样的姿势“欺师灭祖”呢?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一章 郁金香盗帅01

  薛笑人第一次见到那名要命的刀客是在杭州。

  当时他兄长薛衣人剑意初成,正带着他离开松江府四处闯荡。路过杭州时,兄弟二人在楼外楼订了两个雅位。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杭州西湖的美景,早已被无数文人墨客写到极致。

  不过他们来的时候并无桂子与荷花,是个细雨蒙蒙的春日。

  兄弟两个在楼外楼中坐下后,薛衣人说,这趟路过虎丘,却未能有机会得见拥翠山庄庄主李观鱼一面,十分可惜。

  薛笑人听着他言辞间对李观鱼的推崇,心中十分不以为然,但面上却半点不曾表现出来。

  而就在薛衣人给他讲到虎丘剑池的时候,他们身后的西湖忽然发出轰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溅,打到他二人脸上身上。

  薛衣人率先回头,见到这番场景,几乎是本能地握住了手边长剑,并高声道:“你且小心!”

  薛笑人点头应了,眯着眼望向他们身后尚未平息的西湖,只见雾气迷蒙的水面荡着一圈圈波纹,而波纹的中心处正激荡不已,仿佛那一小块地方的湖水已被烧开至沸腾。

  两个呼吸过后,水下骤然冲出一个黑色的身影。

  他定睛望去,发现这竟是一个穿黑衣的散发少女。

  少女看上去不过二八年纪,湿透的长发披在脑后,露出一张干净剔透的脸,脸上沾着水,不见半点粉黛,但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

  或者说正因为半点粉黛都不施,才更显得她神姿高彻,哪怕在这种稍显狼狈的场合下,也一样有令人屏息凝神的本事。

  她半个身体还在水下,甩了甩脸上的湖水后,目光便朝他兄弟二人望了过来,似是在惊讶。

  而他和兄长薛衣人对视一眼,俱是不知这究竟是如何一回事。

  下一刻,黑衣少女的目光又忽然亮了起来,她皱了皱鼻子:“龙井虾仁?”

  薛笑人下意识低头一看,他们桌上的确摆着一盘尚未动过筷的龙井虾仁,可这是一道清淡的菜,隔着快三丈距离,也不知这少女是怎么闻出来的。

  显然他兄长与他想法差不多,所以停顿片刻后,他便听到薛衣人朗声朝那少女开口道:“姑娘缘何会忽然掉到西湖里?”

  少女啧了一声,道:“这个说来话长,还是不说了吧,我现在很饿很饿,你们桌上那盘龙井虾仁卖我成不?”

  话音刚落,她已从水中直接掠起,像一阵风似的提气行至他们所在的傍山凉亭之中。

  而薛笑人也是直到这时候才看清了她身后的那柄刀。

  那是一柄通体漆黑的刀,被粗布绑着挂在她身后,此刻刀柄上还沾着水,形状平平无奇,同这江湖上最普通的山贼所持的刀无甚区别。

  “哎不对。”站定后她忽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我身上没钱,这样吧,我用这个跟你们换这盘龙井虾仁,行不?”

  一边说一边从怀中拿出了一块通透无瑕的玉璧递给他们。

  薛衣人薛笑人兄弟俩绝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尤其是年纪轻轻就凭着一把剑杀出了“血衣人”名声的薛衣人,只消一眼,他就可以断定,这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玉璧。

  而眼前的这个少女,却要用它向他们兄弟换一盘只值半钱银子的龙井虾仁。

  他沉吟片刻,道:“此物过于贵重,姑娘还是收起来吧,你若是不嫌弃,一道坐下吃顿饭,我兄弟二人是十分欢迎的。”

  少女愣了愣,说一道坐下没关系,但我不习惯欠别人的,你还是拿着吧。说完将这块玉璧放到了他们面前的桌上。

  见她如此坚持,薛衣人便没有继续推拒了,不过也没拿,直接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她笑了笑,说好。

  在她满脸水珠,皱着鼻子的时候,她都当得起一句神姿高彻如瑶林玉树,现在一笑,自是更夺人耳目,璀璨得足以照亮这雾气迷蒙的春雨天。

  不过就在她将要坐下之时,她面色忽地一变:“等等,我衣服还是湿的。”

  薛衣人本想说无妨,却见她眯着眼深吸了一口气,半个呼吸过后,她那身湿湿答答滴着水的黑色长袍便恢复了干燥,头发和刀亦然。

  他知道这是她用内力将其烘干的。

  对于内家高手来说,烘干身上的湿衣服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可也不是这么快就能做成的,就算是他也不行。

  难道这黑衣少女的内功已是江湖顶尖?

  怀着这样的疑惑坐下后,薛衣人便忍不住打量起了她背上的那把刀。

  片刻后他收回目光,主动给已是饿虎扑食状的她倒了一杯茶。

  他说:“姑娘就算再饿,也不用吃这般急。”

  少女朝他摆了摆手:“我太久没吃过正常食物了,吃相好看不了,你们别介意。”

  薛衣人想了想,又给她叫了几个菜,皆是楼外楼的名菜。

  菜上来后,他才重新对她开口道:“对了,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