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珠同人)还珠之帝欲迷璋_惜霄【完结+番外】

   书名:还珠之帝欲迷璋

  作者:惜霄

  文案

  即使是最小的事,能为皇阿玛分忧永璋就心安了

  那永璋,你可不可以也为皇阿玛的身体分一下忧啊?

  皇阿玛,身体有问题请去找太医,如果真需要儿臣为您分忧的话,儿臣愿意去和太医认真的学习好医术,下次定能为您的身体分忧的,请相信儿臣。

  (乾隆泪流满面,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啊!抓狂)

  一根筋永璋骚年大战脑残龙大叔四五事

  特:本文父子,雷这设定的请慎入。

  1.本文各种BUG乱入,不科学是正常的,不和逻辑也会有的,历史架空,所以各种事实会崩得很厉害。

  2.本文天雷,狗血若干。

  3.考据党轻拍,书里很多情节是自己想象的,不符合事实是肯定的。

  4.作者诗词歌赋能力负值,所以文中出现的诗词都是摘抄,且会在文下注明出处。

  5.本为不会为了虐脑残而虐脑残,脑残是要虐的,但发展基情才是主调。请各位注意喔!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重生

  作者有话要说:可能我写的永璋和很多人想的不同,很多人都会想重生后一定不要生在帝王家,我想写一个死后看着自己背着爱新觉罗这姓氏,却愧对这姓氏的永璋,不喜轻喷。阿里嘎多!

  乾隆二十五年,爱新觉罗·永璋因多年病痛薨于三贝勒府内,享年二十六岁。

  永璋浮在空中,看着自己生活了26年的紫禁城,看着因为病痛而不理府中事物而被那些奴仆当成自己府邸的三贝勒府,这还是贝勒府么?还是爱新觉罗家皇子的府邸么?那一个个把自己当主子的奴才,在大厅,走廊,卧室,当成自己家的奴才!

  之前自己病着服侍自己的完颜氏,连做饭洗衣都要自己做,这还是皇家的媳妇吗?这些奴才有把皇家放在眼里么!原来…这就是我的府邸,原来…这就是三贝勒,皇家第三子的府邸,可笑,到死才知道自己的住所是这般的让皇家难堪。

  是了,就是因为被皇阿玛厌弃,自己的自我放弃才会让这些狗奴才这般胆大,就是自己的自怨自艾让这些狗奴才欺到皇家的头上,要是让皇阿玛知道,或许我该彻底的给皇家除名了。

  皇阿玛说的没错,或许我就是个没用的东西,不能帮皇阿玛分忧是为不孝,让皇家难堪是为不忠,我这么个不忠不孝之徒,让皇阿玛厌弃是理所应当的啊。

  如果我能早点醒悟过来,如果我能早点明白即使皇阿玛厌弃也不自我放弃的话,这些就不会发生,即使被皇阿玛厌弃我也能为皇阿玛分忧的话也不至于让那些狗奴才欺到如此地步,至少我应该对爱新觉罗这个姓氏负责啊!即使只是做点小事,能为大清分忧也不愧这个姓氏了,我这些年到底是在干嘛!

  永璋看着眼前这些自己卧病在床的时候都没发觉的事,听着那些奴才嘴里说的无能的三贝勒,从没这么恨过自己,让皇阿玛厌弃,令整个皇家蒙羞,果然……我就是皇阿玛所说的不忠不孝啊。

  在想走也走不了的情况下,永璋像是被拘禁与自己的身体到方圆五十里的地方,连紫禁城都飞不过去。

  看着就连自己的葬礼也没人来参加,哭丧的出了福晋还有谁?连自己额娘都也只是派个小太监前来,这只能说是皇家的悲哀么?

  看着自己的身体被摆在那冷寂的大厅里,寥寥数人而已,这就是皇子三贝勒的灵堂。

  在看着自己的身子下葬,看着所有人的离去,在自己身子下葬后永璋有了自己随时会消失的感觉,看着越加透明的身子,永璋悲戚的笑着,伴随着自己这差劲的一生,“就这样消失了么?若有来生,爱新觉罗这姓氏我定当不负!”

  这样想着的永璋,感觉到自己的灵体开始慢慢消散,看着眼前逐渐模糊的视线,把手伸向紫禁城所在的方向,好似这样来生就能重归皇家一样。一阵风过来,永璋彻底的陷入黑暗之中。

  “贝勒爷…贝勒爷,你醒醒,该起来喝药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人叫我起来,喝药?我不是死了么?怎么还需要喝药?

  “贝勒爷,大夫说这药要趁热喝,你快起了吧,把药喝了病就好了,皇阿玛还等着你给他分忧呢。”

  这话不是完颜氏一直在自己生病让自己喝药的时候说的话么?他一直说自己病好了就能给皇阿玛分忧了,可惜的是我一直认为皇阿玛不需要我这等废物,也没想过即使是小事也能算是为皇阿玛分忧的啊。

  “贝勒爷贝勒爷喝药吧,快起了,等下药要凉了,效果就不好了。”

  永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那灰色的帐子,感觉后背被人用力的托了起来,那递到最边的药碗冒着一股苦涩到不行的味道,永璋终于清醒了过来了,含到嘴里的药也顺着就喝了进去,“你……”“

  贝勒爷?怎么了?是不是太苦了?今天的药是新的,苦点在所难免,我拿个蜜饯给你可好?”

  看着完颜氏那还是清秀不带岁月痕迹的脸,永璋感到有种好似被上天眷顾的感觉,这么精神的完颜氏是有多少年没见过了呢,在刚开始被训斥的几年,完颜氏刚来贝勒府的时候,也就是这么个清丽脱俗的样子,难道我真的回到过去了?

  “秀儿,今个儿的蜜饯味道特别的鲜呢,是你去买的么?”没话找话的般说起了蜜饯。

  “哪能呢,是福嫂去采购的时候我顺便叫她给我带回来的,我就知道爷你吃药怕苦,给您准备着的”

  吃药怕苦…是了,还早的时候我确实很怕吃药,没有蜜饯确实吃不下去,什么时候开始没有蜜饯吃了呢,什么时候开始我习惯了药的苦味了呢…苦笑了下,永璋起身,随手把床边的衣服披在身上,“秀儿,扶我到窗边,我想到那边去看看。”

  “哎。爷,当心着凉,我给你拿个袄子吧。”在完颜秀的搀扶下,永璋走到了位于东面的窗口下,看着外面积雪甚多的花园,看着那傲寒而立的梅花,我是有多久没有看到过窗外的景色了呢。“

  扶爷出去,爷要到外面去走走。”说这便走了出去,感受着雪花落到脸上的冷度,呼吸着这紫禁城里冬天那冰冷的空气,永璋终于确定自己重新回来了,终于可以洗刷那悲苦凄凉的未来了。

  尽管还是一样被皇阿玛厌弃,但我一定不会像前世一样让那些狗奴才不把皇室房子眼里!就算微小的事,也当为大清,为了爱新觉罗这姓氏而做,绝对不要做那丧家犬。

  ☆、初见

  重生回来后的一个月,永璋把过去心神消耗掉的身体给多多少少补回来了点,虽不至于全好,但走动却也是没问题了,毕竟这一直都是心病,虽一直未能释怀,但有了目标却也多少能有些安慰。

  永璋看着笔下那幅字,多年未练,手腕确实没力气,写出的也入不了眼了。“贝勒爷,这个月一来您倒是精神多了呢,在我来府上之后一直就没看您练过字啊,最近可真勤快”完颜秀放下参茶,看着永璋写出来的那字帖轻声的说着。“恩,无聊着,随便写写,秀儿,这里不用你伺候着,让小李子伺候就可以了” 在醒过来的第三天就让完颜秀把原先府里的奴才都给辞了,再雇佣过的,小李子却是让永璋的额娘纯妃给放到身边来的,虽然这几年和额娘不怎么亲近了,但这点小要求,还是可以办到的。“爷…”看着永璋的眼睛有迷雾般,却也只能沉默的转身出去。

  不是不知道完颜氏对自己的心意,从未来的十几年,最后连奴才都不放眼里的时候她也还是一直陪在身边,或许是上辈子辜负得太多,想补偿却也不敢给她太多的希望,相敬如宾就好,毕竟不是爱着她的。“哎……”垂首看着右手边的参茶,自己是不是太冷情了?毕竟现在这身子,情况,哪里还能找个喜欢的?再说皇家哪来的自己喜欢的,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举步走出卧室,“小李子,随爷出去走走,这屋里闷着慌,我们去青轩斋看看,这几日倒应该有些好东西到了。”随手把件大披风丢给跟在后面的小李子,直往门外走去。“爷,我看您还是穿上吧,天冷,你身子可还没好呢。”整理着身上的棉袄,慢步的走到马车边。“马上就上马车了,披着多麻烦,你拿着就是了,下车再给我。”上了马车,隔着厚厚的帘子这么的对小李子说道。“哎。奴才给您拿着,下车时可得披上。”爷身子是不好,可车子上的火炉可够热了,在披上还不得热死。“走吧,走吧。知道了,冷了爷会穿,就你话多。”

52书库推荐浏览: 宫斗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