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长烨回忆录_[朝鲜]黄长烨【完结】

  《黄长烨回忆录》作者:[朝鲜]黄长烨【完结】

  黄长烨回忆录

  再版前言

  我原本并没有写回忆录的想法。已经逃到韩国,每天却无所事事,只是写写回忆文字,

  我觉得内疚。但是周围的同志们都劝我,“老师,应该把逃亡理由和北边的悲惨现实都写出来

  呀”。 最终接受同志们的劝告,写了这本回忆录叙述以往在北朝鲜的生活经历,那是1999

  年的事了。当时写的很仓促,再加上并没有提前准备,不足之处甚多。后来我一直想趁记忆

  力还在,好好再整理一遍。 几个月前,出版社同志们提出想再版回忆录,我就又重读了一遍。

  感觉就像在读一本新书,过往的记忆都涌了上来,内心变得十分痛苦。我的所有的愤懑和苦

  恼,一下子又都压到身上了。 回过头来看,我离开北朝鲜已经10年了,半岛局势也发生了

  巨大变化。同时发生改变的还有我的生活,我将过去10年在韩国的生活体验和感受都写进了

  再版的回忆录里。 书中关于北朝鲜的部分只是修改了一些表达上的错误,因为内容都是在讲

  述事实,并没有错误的地方。为了帮助读者理解,对一些事件的脉络进行了强化。另外,初

  版时附加的访谈删掉了。 为了北朝鲜民主化和朝鲜半岛的统一,为了人类发展做出努力的所

  有同志们,希望本书能对他们和子孙后代具有参考价值。

  2006年8月 黄长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原版序言

  我在一个充满虚伪和欺骗的社会生活了很久。一开始我以为,虚伪和欺骗是为了解放勤

  劳的人民大众,即,为了取得与剥削阶级斗争的胜利而必须采用的手段。但是后来我意识到,

  虚伪与欺骗已经与独裁者的利己主义结合起来。 独裁者的利己主义集中体现为个人崇拜思想,北朝鲜是全世界个人崇拜和阶级主义最严重的国家。 我身处北朝鲜统治体制的中枢,是

  整个虚伪宣传的动员和组织者。虚伪曾经一度取代真理占据了一个学者的良心,与学者的灵

  魂对立。 为北朝鲜体制服务,我最痛苦的是意识到自己正被当作虚伪和欺骗的道具利用。最

  终,我想对我的人民说出真话。 我(在书中)不会因为讨厌某个人,或者某个讨厌我的人而

  夸大、丑化事实,也不会因为喜爱某个人,或者某个爱我的人而毫无原则的美化现实。 历史

  就摆在那里。对历史来说,歪曲是最大的犯罪。我不认为我说的就是绝对(正确),我反倒更

  希望读者带着批判的态度来阅读本书。 对于与大众利益毫无关系的个人生活,或者有干涉它

  国内政之嫌的言论,我会尽量避免。来到韩国之后,我在努力学习新事物,开始新的体验。 但

  是,我已经老了,学到的新知识和新经验对我思考方法的影响有限。在本书中,我还是想将

  在北朝鲜经历过的、体验过的写出来。 北朝鲜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封闭社会。对北朝鲜,国

  际社会太不了解了,而且那里发生的很多事情用常识根本无法理解。希望本书对与理解北朝

  鲜,以及解决北朝鲜的问题有所帮助。

  1998年12月 黄长烨

  目录

  第一章 逃亡

  第二章 学生时代

  第三章 学业

  第四章 金日成综合大学

  第五章 金日成的理论秘书

  第六章 金日成综合大学校

  第七章 金正日掌权

  第八章 权力核心

  第九章 金日成之死

  第十章 逃亡

  第一章 逃亡

  我这一生只有过一次冒险的经历。但是,那次冒险—那次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冒险—也

  是一次极危险的冒险。最终“发现民族良心”战胜了个人意志。就那样,我站在了脱北、逃

  南的最后一程上。警卫要员们正敲着门,我让他们进来,两个人走了进来,其中一名身上带

  着防弹装备。“不知道会不会有阻击,请您穿上这个(防弹衣)”,我做好逃亡的准备,开始出

  发。在层层警备中,我们先后换乘直升机和汽车,最后到达机场。 菲律宾当局为什么如此担

  心安全问题?我再清楚不过了。在菲律宾,有北朝鲜武器支持的共产党势力。他们是对北朝

  鲜唯命是从的恐怖组织,而且已经接到命令,无论如何必须杀死我。 我们乘坐的是菲律宾政

  府提供的波音707飞机,在到达大韩民国领土之前,根据国际法菲律宾负责保护我们的安全。

  他们在我平安到达首尔之前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 机内充满了紧张的气氛。菲律宾的情报人

  员全副武装,我们也是全副武装的状态。随着飞机滑向跑道,机身接触地面开始晃动,妻子

  和三个女儿以及儿子、孙子、孙女的面孔在我的眼前浮现,我不知道因为我(叛逃)她们谁

  会最先离开这个世界。 脑海中浮现的还有我亲爱的同志们。我选择的路是注定要牺牲家人和

  同志们的生命的,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我的选择的最终结果到底会怎样?想着这些,我睁开

  

  了双眼,飞机在向前面打暗号。我的眼里突然噙满泪水。走出飞机,看到的是三面环海的朝

  鲜半岛的南部土地(指韩国)。我在心里想象了很久的南部土地!土地—祖国母亲—仿佛在向

  我发问:“为什么这么晚才来?又为什么扔下所有人自己来了呢”?这个罪过,我到底何时才

  能还清呢?新的担心已经取代了兴奋。 那天是1997年1月30日,平壤的天气怎样我不知道。

  我记忆中的平壤,乌云布满天空,空气中充满雾气。因为离开平壤去飞机场时,我的心情就

  是那样的。 妻子一个人来到门前为我送别。儿子肝炎正在住院,儿媳他们在医院照顾他。妻

  子什么也不知道,仍旧像往常一样为我送别,我看着妻子,内心又开始矛盾了。 我是不是该

  说出来?这次走的是一条无法回头的路,但是到最后也没有对妻子做出哪怕一点暗示。昨天

  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终还是没有告诉她。“不告诉才是最好的选择”,之所以

  下这样的结论是因为,我并不确定事情能否如我预料的那样顺利进行,尽管这次逃亡成功的

  几率很高。

  我的目的地还包括了日本,当然,与其它国家相比,去韩国是最容易的。如果亡命失败,

  被送回朝鲜就麻烦了。我当时还有一个打算,如果这次发生什么意外,就等下次4月份访问

  印度时再次出逃。 如果提前告诉妻子,首先对保守秘密是个挑战,而且对妻子来说,知道我

  的真心本身也显然是一种痛苦。 不管怎么向妻子解释,求她理解我或者搬出民族大义,我们

  两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50年,一想到即将分开,我就十分痛苦。我还担心这个秘密会在我开

  始亡命之前就将妻子击垮。“我走啦,2月12日左右回来”。这最终成了我与妻子的最后别语。

  我们在遥远的莫斯科相见、相知、相爱,一起度过了半个世纪的岁月。与妻子作别时,我明

  知可能今生不能再见,却说不出别的话来,而且连内心的悲痛都不能表露出来。 现在想来,

  妻子也并非完全没有心里准备。1996年夏天的一天,我正在家里的后院收拾菜园,一边也考

  虑着民族的未来,妻子突然走过来问我是不是在担心什么? 妻子并没有注视我,而是将视线

  落在了西红柿的茎叶上。我并不想将痛苦转给妻子,很快否认了。但是妻子好像意识到了什

  么,突然(改用俄语)说了一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好好生活,不然如果马上死了肯定会

  有遗憾的。可是您却是被很多人需要的,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为我们自己而活,而是为了

  他们,强忍着活下去。” 当时,我并不认为妻子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思(指打算逃亡)才说出

  那样的话。不过好像意有所指,我顺嘴说了自己的一些想法。“与个人的生命相比,家人的生

  命才是更重要的。与家人的生命相比,民族的生命更重要。与民族的生命相比,人类的生命

  更重要。” 我想到了高尔基《鹰之歌》中鹰和蟒蛇的对话,脑海里浮现出鹰壮烈结局时的画

  面。 我想对鹰说:“你看到了蓝天,但是我看懂了历史的真谛!” 当时我更像是自言自语,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