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同人]无知无觉_薄暮冰轮【完结】

   《(瓶邪同人)无知无觉》作者:薄暮冰轮【完结】
【文案】
(强势小攻+诱受~甜蜜) ...
这是一篇搞笑文。
就是小无邪在痒女王的下意识到自己是个诱受,然后努力勾搭张小攻的故事。
勾搭之路漫漫,小无邪,加油,伦家一直在乃身后默默支持你哦!
起篇:
话说人这一辈子只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就有向儿子女儿吹嘘一辈子的资本了,
照此计算,那么我们的吴邪筒子足够向他的重孙重孙女吹嘘了——你爷爷我,
吴邪,社会主义大好青年,费劲千辛万苦算尽三十六计终于拐到了优质小攻张起灵一枚,
功德圆满,可喜可贺,大家鼓掌鼓励之,奖励大红花一朵。
主角:吴邪,张起灵
配角:老痒,黑眼镜,沈时檀
其它:瓶邪,搞笑,勾搭
内容标签:强取豪夺 天作之和
主角:吴邪,张起灵 ┃ 配角:老痒,黑眼镜,沈时檀 ┃ 其它:瓶邪,搞笑,勾搭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五二书库www.52shuku.com/}
第1章 吴邪同志
话说人这一辈子只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就有向儿子女儿吹嘘一辈子的资本了,照此计算,那么我们的吴邪筒子足够向他的重孙重孙女吹嘘了——你爷爷我,吴邪,社会主义大好青年,费劲千辛万苦算尽三十六计终于拐到了优质小攻张起灵一枚,功德圆满,可喜可贺,大家鼓掌鼓励之,奖励大红花一朵。(呆摸,你怎么有重孙重孙女的?!难道你出墙?瓶子,关好你的门,看好你的人,尽情爱的惩罚吧……遁走)
这事情起源于一场美丽的邂逅。
呃,解说误会之前还是先让我们来了解一下本文中的吴邪同志。吴邪同志,这真是个好称呼,不但有了姓名,还标注了属性:吴邪,GAY一只,目前BH地发现自己应该是个受……
关于这个受是怎么定义出来的呢,那就需要再拉一个人出来——吴邪童鞋青梅竹马的死党“闺蜜”级RP人物——老痒,大名,谢子扬。
论证如下:
某日:
吴邪:老痒,我完了。
痒女王(提着银耳勺掏耳朵ing):说。
吴邪:我发现,我是个GAY。
痒女王(手一抖):丫的,你小子害我差点把耳勺送进耳膜里去喂饭!
吴邪:……小人错了。
痒女王(茶):是零是一?
吴邪:……我不知道……
痒女王(坦然):哦,那你想象一下压倒我。
吴邪(面色发青):太……太可怕了……
痒女王(撇嘴):切,又是个受。
吴邪:……
痒女王(正色):吴邪,你是受你是受你就是个受,万年受。
吴邪:……
痒女王(领袖氏挥手):无事你且跪安吧。
吴邪:喳。
于是,在压倒痒女王的可怕想象下,GAY芽初冒的吴邪义无反顾地奔向了被清楚地打上了“受”字标签的大道中。
恭喜你,你的GAY道第一步,阴差阳错地走对了,向痒女王致敬,乃的YY教育真是太强大了。
跑题了,拧回来。
吴邪一家从事伟大古老烧钱(烧人家的钱)的古玩行当,包括生产销售一条龙,说白了,就是从坟里挖出来卖到人家手里去。基本是个无本买卖(当然要本的时候还是很凶残的,人家老粽子也是要养活一干小粽子的),更可怕的是,生产环节还不交增值税!暴利啊暴利,犯罪啊犯罪!
然后是吴邪筒子。这孩子从小和痒女王一起长大,痒女王是什么人?RP暴发户,从小以担任学生会主席团支书等奴役他人的统治阶级为乐,更那啥的是这孩子任人唯亲,所以小无邪从小摸爬滚打于二把手的位置,虽不是任劳任怨但也是被“教育”之后吃苦耐劳鞍前马后有如工蚁一般服侍蚁后痒女王。于是练就一身江湖不传之秘——葵花宝典,啊,不对,是分筋错骨手之类的“绝世武功”,加之RP的家庭教育,教成了贪财好色欺软怕硬吃里扒外的BH性格。(其实,你的段次哪有痒女王十分之一,段次啊段次)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BH的主,是有爪子有獠牙的,鉴定完毕。
呼,终于摆脱了小白吴邪的阴影……这次一定要写个精明狡诈的小无邪,握拳!
薄冰:姗姗来迟,出现了……开始挖新坑。
这次一定要把小无邪写BH一点……总是小白的我也腻味了……灭哈哈。
第2章 “美丽”滴邂逅
好了,咱们要开始说一说这个“美丽”的邂逅了。
阳光明媚的日子,吴邪和痒女王还有死党沈时檀等人于G大毕业袅~~~~~~撒花。二人携一众新旧学生会干事去KTV庆祝。虽然痒女王早已卸任总BOSS一职,但是女王余威尚在绕梁二年不绝如缕,俨然一太上皇。
于是众星捧月地前往本市一大欢场——金碧辉煌KTV。真是好没品位的名字,一听就是一暴发户的场子。
痒女王柳眉倒竖,走进这家店都有身价暴跌的危险,于是一转身,拖着小无邪进了对面的夜色KTV。
虽然这名字有卖肉的嫌疑,但是总比那金光闪闪晃花无数路人的巴洛克洛可可风格兼收并蓄外加门口两排雅典人妖柱(俗称中性柱吧,学名记不得了……)门外两个大红灯笼高挂的金碧辉煌KTV好。(擦汗,好长啊……)
于是一干人等进了夜色KTV。
进了大包厢,一干人等不疯魔不成活地对月高歌,卖弄发情期雄性对雌性进行勾搭活动时的大嗓门,然后在啤酒的催化下演变成了群魔乱舞活色生香……
吴邪目瞪口呆地看着温柔大方的现任御姐主席杨柳青青抓起麦克风嚎叫《死了都要爱》,顿时为那帮还被她温良恭俭让的外表欺骗的小正太们鞠一把同情泪,这哪里的温柔的御姐啊,明明是发情的母狼……
眼看那帮喝高了的徒子徒孙们差不多快要跳脱衣舞了,而痒女王还一脸八风不动地在一旁和沈时檀一起喝着清热去火的菊花茶,顺便谈论日渐炎热的天气,吴邪顶不住了。
“我出去醒醒酒。”吴邪数了数自己喝下的易拉罐,好家伙,七个了,于是原本还不晕的脑袋开始捣糨糊。
痒女王斜挑着眼,右手随意一挥呈领袖挥手状放行。
于是吴邪筒子飞快地逃离了这疑似原始部落群交现场。
刚到走廊上,吴邪筒子胃里的酒开始翻腾。
呃,WC呢,这家店没来过,人生地不熟啊。
胃里的酒高唱着“我们要革命”在吴邪胃里翻江倒海,活像是哪吒泼猴联手闹海,搅得吴邪这个主儿鸡犬不宁。
“这位大哥,洗手间……”吴邪倚着墙随手抓住打酱油的路人甲打听厕所的具体方位。
胃里的酒起义沸腾了,争先恐后地蔓延过食道顺流而上喷涌而出……扫荡并占领者路人甲的外套作为第一据点。
好吧,你胃里只有酒,姑且称之为,呕酸水。
吴邪迷蒙着眼抬起头,路人甲的脸放大了。
然后吴邪酒醒了……
真TMD比什么醒酒药都有用。
让我们来描述一下小无邪此刻的感受。
那个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都不足以形容吴邪筒子这一刻的感受。他此刻心灵的震撼不亚于唐僧见了佛祖,对,就是那个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亲的玄奘,注意,重点在“求亲”。
他只觉得……这二十几年来的日子,他见到的所有男人都是未进化完全的猿人,还是变种的。
吴邪的大脑里所有的脑细胞都在嚎叫:勾搭他勾搭他勾搭他~~~~~~~~
第3章 所谓勾搭
让我们来描述一下小无邪此刻的感受。
那个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都不足以形容吴邪筒子这一刻的感受。他此刻心灵的震撼不亚于唐僧见了佛祖,对,就是那个贫僧自东土大唐而来去往西天拜佛“求亲”的玄奘,注意,重点在“求亲”。
他只觉得……这二十几年来的日子,他见到的所有男人都是未进化完全的猿人,还是变种的。
吴邪的大脑里所有的脑细胞都在嚎叫:勾搭他勾搭他勾搭他~~~~~~~~
所谓的一见钟情发生了!
虽然……对象是一个路人甲,事件是他胃里的酸水往人家外套上招呼……
这真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第一次啊……啜泣。
啊啊啊啊,不要啊,老子生平第一次真正看上一个男人,不能就这么给毁了啊!我要补救,补救。
吴邪的大脑清醒了,就像是睡了八个钟头在窗外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环境中醒来,然后告诉自己,我要想尽办法勾搭一个男人!
世界明亮了……
“时檀,时檀,你怎么能不要我?!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我……”吴邪抱住美男的大腿哭嚎不止。
【啊啊啊啊,那是白花花的大腿啊,蹭~~再蹭~~再再蹭~~这是帅小攻的大腿啊~~~】
帅哥不为所动,任他抱大腿痛哭,也有可能是被震撼地呆滞了……
——————————我是天雷勾地火的分界线——————————
时檀筒子在KTV里打了个喷嚏,感冒了?
痒女王抿了一口茶:“怎么,最近甲流猖得很,你不会是有了吧?”
沈时檀笑:“那最好,在这里的一个都别想跑。”
痒女王斜了她一眼:“呵,你这样的祸害,巴不得自己艾滋了好去荼毒全社会,你想搞出多少注射门事件啊?”(就是把沾有艾滋病毒的针往乃身上一扎……噗,恭喜,你也艾滋了)
沈时檀摸摸下巴笑了:“其实我比较喜欢来艳照门啊。”
痒女王:……你是女人么?
时檀:我一直觉得某些生物是没有性别的。
痒女王:……
时檀:小无邪怎么还不回来,该不会是失恋溺死在茅厕了吧,不行,我得去找找。
痒女王:溺死也是在男厕……
时檀:哦,男厕啊,女厕我还不乐意去看呢。
痒女王:……
————————我是时檀PK痒女王的分界线————————————
沈时檀一出门,看见吴邪筒子正抱着某男的大腿哭嚎:“时檀,时檀,你怎么能不要我?!那小子有什么好的,我……我……”
时檀筒子柳眉一挑,好家伙,得她真传了呵。认识她的人都说她不去演艺圈真是浪费了……时檀筒子倒是不觉得,在狐狸圈里长牙五爪地械斗哪有在这里欺负正常人有趣,出了艳照门事件都没地方哭去,难道要她也说:当年我很傻很天真?很可惜,她幼儿园毕业的时候就彻底摆脱傻和天真这两个可爱的词语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薄暮冰轮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