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黛玉不欠谁_非南北【完结+番外】

   《(红楼同人)红楼之黛玉不欠谁》作者:非南北【完结+番外】

  文案

  警幻:绛珠妹妹,你此番下凡,就把当年神瑛侍者对你灌溉之德那段公案了了吧。

  黛玉:灵河岸边不缺水,谁要他灌溉?

  警幻:不过让你还一生的眼泪,哭一哭又不会死人,你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黛玉:嗯,我是要报恩,报林家的养育之恩,也要报仇,报贾家的灭门之仇。

  警幻:……!

  林黛玉带着仙识重生了,才不会为一块破石头流泪。她只想救了父母幼弟就回三生石畔继续修炼,但是……

  黛玉:我并不想在凡间当个皇后!

  食用指南:

  1、本文黑贾府,黑王夫人黑贾母贾政、黑史湘云、薛宝钗等,粉勿入。

  2、背景架空,内容全靠脑补放飞,考据党慎入,踩雷请点×。

  内容标签: 红楼梦 重生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黛玉、三生石 ┃ 配角:红楼众和自创角色众 ┃ 其它:红楼梦

  金牌编辑评价:

  绛珠仙子带着仙识重生了,此生她只求保护父母弟弟周全,收拾四大家族为林家讨回公道。看着林家和睦美满,黛玉很满足。可这时却听说将来要继承大统的三皇孙非自己不娶!黛玉表示:最后一条我并不想要……

  本文设定新颖,三生石pk贾石头的设定别开生面,四大家族逐一打脸的情节趣味横生。本文从小处抽丝剥茧,一步步掀开四大家族的丑恶嘴脸,宅斗、宫斗、朝堂斗争穿插,情节高潮迭起、扣人心弦。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1章 真相(虫)

  兰台寺大夫、两淮盐运使林如海独女林黛玉死了。她死在京城荣国府大观园潇湘馆,死时凄风苦雨,身边只有丫鬟雪雁。荣国府是林黛玉外祖母家,曾贪墨林家百万家财,但便是如此,荣国府也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死后,林黛玉觉得自己解脱了,可是她的魂魄没有等来黑白无常,却随着一股引力直上离恨天。魂魄越往上升,黛玉便越具有灵识,头脑也越发清明,记起许多事来:她本是灵河岸边三生石畔的绛珠仙草,下凡历劫还泪,那么此刻自己是前往太虚幻境销案,等待封神么?

  想到父母惨死,林家败亡,黛玉觉得早知历劫还泪不止是自己一个人经历苦楚,尚要连累林家就此绝断,这灌溉之德不报也罢。不若游于离恨天外,饥则食蜜青果为膳,渴则饮灌愁海水为汤,终身不列仙班又如何?

  将将脱离凡胎肉体,遥远的离恨天记忆和人间记忆夹杂涌来,让绛珠有些分不清虚幻和现实。一边厘清天上诸事,一边又因凡间之恨心痛不已。在黛玉看来,凡间短短十几年,那些刻在心上的爱和恨,才是令自己刻骨铭心的人生。想到自己死得不明不白的父母,夭亡的弟弟,黛玉心中只恨,如果自己因几瓢被强加的甘露就要还泪,那谁来还林家满门?

  一面想,一面走,绛珠并没有径直去太虚幻境销案,而是前往灵河岸边、三生石畔故地重游一番。三生石依旧矗立河边不知岁月,当年那株得他庇护的绛珠草生长之地却空空如也。

  “桃笑姐姐,听说这次下凡历劫,只有神瑛侍者回来销案,绛珠仙子并没有回来。”黛玉正立在三生石畔回忆往事,猛的听到人声,且说的是自己。她顾不得愤恨难过,忙一闪身,钻入三生石底。她如今不过一缕灵识,有三生石做掩护,便是仙子也看不见她。

  “不回来又有什么用?三生石畔历经千年的修行,却因哭干眼泪亡了形神,她便是躲到天涯海角,这一世修为也是毁了。再说,绛珠还担上了毁灭林家百年根基的因果,便是她尚未哭干最后一滴泪,保住最后一缕灵识,天庭为了给林家一个公道,绛珠也是要魂飞魄散的。”一个空灵悦耳的女声说。黛玉心中踹度这只怕就是之前说话的女子口中的桃笑姐姐了。

  黛玉猛然间听到这样令人震惊的真相,恨得睚眦欲裂。可惜她只是一段灵识,漫说出去讨个公道,便是一露面,怕就要被天庭诸神捉去判个魂飞魄散。她只得强忍心中愤怒,且听这两个仙子说些什么。

  “天庭若要给林家一个公道,许林家人重生一世不就行了?为何又要向绛珠讨公道去,绛珠喝了孟婆汤下凡历劫,她知道什么?”另一个清脆嗓音的女子说,语气中充满对绛珠的同情和对天庭的不满。

  “林家人既是枉死,按阎罗殿立法,枉死之人不得进入轮回,林家一门,算是就此绝断,连进入轮回投胎都不得,哪里还能重生?林家虽然冤屈,到底是天庭的不是,地狱按律执行有什么错处?天庭不愿与地狱相争,只好一气算到绛珠头上,左右绛珠已经不能辩白,任由编派罢了。”那叫桃笑的女子说。

  “绛珠也真是冤屈,谁叫这灵河岸边得道的花草许多,独她一人练就灵河之精呢?引人觊觎,也不过怀璧其罪罢了。桃笑姐姐,你刚才说林家之人都是枉死,难道林家满门没有一个寿终正寝么?”

  那叫桃笑的女子隔了片刻才低声说:“林家人不枉死,绛珠下凡后乃是侯门贵女,得家人宠爱,怎会整日迎风洒泪?绛珠托生到林家,就注定林家人不得善终了,林家落得越悲惨,绛珠便越容易还泪,绛珠泪尽,灵河之精落入他人之手,千年修行与人做嫁衣裳。”说到这里,黛玉听到那叫桃笑的女子轻声叹了一口气。

  “桃笑姐姐,你说为什么那绛珠和神瑛都喝了孟婆汤下凡,便是神瑛侍者曾以甘露灌溉,她也当不记得了,为什么绛珠看见神瑛还是忍不住哭呢?若是绛珠不哭,哪里会失去灵河之精?”另一个声音略轻快一些的女声又问。

  “这我却不得而知了,许是……”

  那叫桃笑姐姐的仙子一语未了,又响起一个和煦温暖的声音,让人如沐春风。“桃笑、李妍,你们两个不好好当差,到这里来做什么?”

  黛玉听到这个声音一惊,就是这个如同冬日暖阳般的声音,曾在自己刚刚幻化人形的时候劝自己下凡历劫,还了神瑛侍者的灌溉之德,好将修行更进一步。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还对这个神妃仙子一般的警幻仙姑感恩戴德,不想她为了骗取自己的灵河之精,不但害得自己毁了修行,还害得林家就此绝断。

  “警幻姐姐来了,我和李妍妹子到这里取些灵河水回去酿酒,这就走了。姐姐今日怎么有空到这里来?”黛玉听见那个桃笑的声音说。

  警幻见桃笑、李妍果然抬着水桶,便冷哼说:“还不赶紧回去,新酿的千红一窟、万艳同悲正好灵河水不够了。”黛玉不知什么是“千红一窟、万艳同悲”,只听那桃笑、李妍似乎很怕警幻的样子,忙应了是走远了。

  黛玉原本躲在三生石底,但是不知怎地,她明知自己只是无形无色的一段灵识,却也怕警幻得很,用力的往三生石内挤去。

  警幻驻足在三生石畔,蹲下身子看了一下当初绛珠草生长之地,便盘膝而坐,掐着指诀口中念念有词。警幻施法期间,黛玉只觉一股引力牵引自己,自己不自觉的就要往警幻处飘去。

  但是她方才听了桃笑、李妍一番对话,哪里还敢在警幻面前现身?死死贴着三生石,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向警幻飘去之时,三生石生出一股引力将她灵识吸住。黛玉只觉浑身难受,仿佛五内俱焚,却终于没被警幻的口诀吸引过去。

  警幻感知绛珠草灵识已经上了离恨天,但是无论她如何施咒牵引,总是引不出绛珠最后一缕灵识,她和神瑛侍者骗取的灵河之水聚集的绛珠泪也因没有绛珠灵识做引,无法聚集成灵河之精。

  警幻无法忍受这样的功亏一篑,因而她今日特地来到绛珠生长之地,用绛珠当年生长的土壤做引施法,但是依旧没有寻到绛珠灵识所在。警幻进入空明之后,来到一处白茫茫的所在,她能感受到绛珠灵识就困在这混沌之中,自己却无论如何牵引不出。

  这样的法咒极耗法力,警幻施法盏茶功夫,已经汗水涔涔,支撑不住。她只好收了法力,萎顿在地上喘气,休息好一会子,警幻体力恢复了些,方站起身来,朝太虚幻境方向走去。

  而黛玉在警幻收了法力的片刻,也已经支撑不住,没了知觉。

  不知过了多久,黛玉悠悠醒转,对周围的一切又有了感知。无身无形,自然也无泪。但是她此刻只觉无比痛苦,想到父母、弟弟从此魂飞魄散,连进入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怎能不恨?她恨警幻欺骗她而连累无辜,也恨自己轻信警幻,不但害了自己千年修行,还连累父母亲人。

  黛玉不停的反问自己该当如何,心中祈求自己再得一次机会,只求救父母幼弟脱离苦海。

  许是黛玉灵识心诚,被上苍感知。这日黛玉再次祷告之时,脑海响起一个略低沉但又好听的男声:“本座已经知你冤屈,林家尚有一线生机,需你用修行来换,本座只问你愿不愿换?”

  黛玉猛然感知人声,吃了一惊,但是听那男声语调平和,让人生出信赖之感,忙回应道:“无论多少年修行,我都愿意。只不知是哪位仙尊在说话?”

  那男声道:“我和你相伴千年,你却不知我是谁,偏生去信邪神,招来大劫。也罢,原是你命中当历这劫中之劫。”黛玉本就聪慧,听到相伴千年之语,又想到警幻做法念咒时三生石上生出的引力牵引住自己,自己才没被警幻引去灵识,便猜和自己说话的乃是三生石,脱口道:“仙尊是三生石?”

  那男声叹息道:“你聪慧如斯,当初何故受警幻欺骗?真真命中劫数。”

  和绛珠对话的男声自然便是三生石,一石一草灵识沟通,说是对话,却不过是灵识间的信息交换,自然无人能听见。三生石将前因后果告知黛玉:所谓灵河之精乃是草木修行后的内丹,草木从发芽一刻起,就纯取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生长,草木内丹是最纯粹的。绛珠草又生长在灵河岸边,灵河水之精华凝聚的内丹更是九天之内独一无二的。在绛珠草将将通灵,尚未化人形的时候,神瑛侍者日日来灌溉,不过是欺骗绛珠的第一步。

  绛珠草生长在灵河岸边,灵河水比之甘露更具灵气,神瑛侍者所谓灌溉,不但没有增进绛珠草修行,反而拖慢绛珠修为,若非绛珠心智坚定,只怕已经坏了修行。也因灵河之精被甘露稀释后,不够纯粹,绛珠将将化形之时灵性有限,判断力下降,才被警幻迷惑。

52书库推荐浏览: 红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