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是郁金香[楚留香]_莫沉吟【完结+番外】

   《(楚留香同人)花是郁金香[楚留香]》作者:莫沉吟【完结+番外】

  文章简介

  花满楼:听说楚香帅风流倜傥,能夜御十女……

  楚留香:你听谁说的???

  花满楼:大家都这么说呀~(。·_·。)

  楚留香:【掀桌】 (╯‵□′)╯︵┻━┻

  胡铁花:小花,我一直没问过你,你和老楚是怎么认识的?

  花满楼:那个时候……我在找我的朋友。

  姬冰雁:什么样的朋友?

  花满楼:他很有女人缘,却是个混蛋,世上最大的大混蛋~

  (。-ω-)

  胡铁花:老臭虫,那不就是你吗?o(*≧▽≦)ツ

  姬冰雁:我也觉得他每一个字说的都是你<( ̄ c ̄)y▂ξ

  楚留香:【掀桌】(┙>∧<)┙へ┻┻

  楚留香: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两个很般配,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花满楼:……

  楚留香: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这么说?

  花满楼:我只想问你为什么这么厚脸皮。

  楚留香:你看,你眼睛不方便,我呢,鼻子不灵,我们岂非天造地设的一对么?

  花满楼:【恍然】你是说我们可以成立一个残联?(′·v·『)

  楚留香:【掀、掀桌……】(/"≡ _ ≡)/~┴┴

  【阅读提示】

  本文CP:楚留香X花满楼,攻受无差醒目

  破破案,谈谈情,脑洞属于我,人物属于古龙大大

  任何人物都不参考影视剧形象

  相关剧情从血海飘香到午夜兰花都有涉及,均以原著为第一来源,原著自身bug会适当修正

  微(伪?)考据,详见内文注释。欢迎不同观点,谢绝撕[哔——]

  内容标签: 武侠 江湖恩怨 天之骄子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楚留香,花满楼 ┃ 配角:楚留香的朋友和敌人们 ┃ 其它:楚留香传奇,陆小凤,拉郎配

  ==================

  铁血之卷·一·海上生明月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www.52shuku.com/】

  第一章 土豪·夜行人·瞎子

  五月的济南城,骄阳似火。比阳光更热的是城里的市井街巷。

  这时候已近黄昏,正是男人心向家门、妇人倚闾而望的时刻,街上的人却乱哄哄的,争先恐后往一个方向涌去。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几分急迫和几分好奇,像是生怕晚了一步,就看不到路人口口相传的那般景象。

  人潮涌动的方向,正是这城中最大的赌坊:快意堂。

  堂外已挤得水泄不通,人人伸长了脖子向里望去,却只是看见黑压压的后脑勺。有几个机灵的毛孩子从大人的腿缝间钻了进去,刚一到堂内,就被人拦住了。毛孩子一边挣扎着不被丢出去,一边已看到了里头的情形。

  一个颏下微须、相貌堂堂的紫面大汉,正大马金刀地坐在铺着绿丝绒布的赌桌前,手边的桌子上满满地堆着筹码。

  这必然就是那位一掷千金的豪客了。

  毛孩子刚转过这个念头,早被赌场的伙计一个个揪住衣领,扔出门外。等他们一骨碌爬起来,还想往里钻时,人潮又已涌上来,把他们生生挤出人群,哪儿还看得见一丝一毫!

  伙计们打发了外面的人,便又回到赌桌旁,含笑垂手侍立。他们知道,眼前的人正是上天赐给他们的大主顾、财神爷,哪敢不小心侍候?

  因为他们比毛孩子看得清楚,也比毛孩子更能识人。这大汉刚一走进赌坊,他们就看出他身上那件黑得发亮的袍子,乃是地地道道的南海莨绸,而他一撩袍袖,一截小指粗的金链子就在手腕上闪闪放光。

  在开赌场的人眼里,这个人简直就是会走路的银号。

  正如伙计们所料,这大汉的性情和他的外表一样豪迈,他押注很快,输钱也比旁人快得多。不过半个时辰工夫,他已输进了三四千两,却还一边放声大笑着,一边再次把一叠筹码推到桌子中间去。至于筹码到底有多少,他简直连看也不看,只是把手里的两个铁球揉得叮当作响。

  “天王对,通吃!”

  随着这一声吆喝,桌上堆得高高的筹码便被推拢到赢家跟前。然而放声大笑的却不止赢家一人,还有这一把又是输得最多的那名紫面大汉。

  他自顾笑得痛快,也不管旁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正笑着,忽然衣角被扯了一下,跟着有个清脆温柔的嗓音附在他耳边道:“爷,又输了,怎么还笑?难不成你的银子是大风刮来的?”

  大汉一转头,就看见一张娇艳的脸。虽然这脸上的香粉未免太厚,胭脂也未免太红了些,但仍能看出年轻的活力。

  年轻的女孩子,再加上三分姿色,三分温柔,总是不令人讨厌的。

  因此那大汉哈哈笑着,伸手揽过了女孩子的纤腰,隔着那层薄得里头什么都能看得见的纱衣捏了几下。

  “小乖乖,你怕俺输光了,没钱去给你赎那副金耳环么?”

  纱衣少女撅起了嘴,不依道:“人家是关心大爷,大爷倒寒碜起人家来了!”

  大汉一怔,笑道:“哦?好好好!‘人家’是关心我,我好心当了驴肝肺。小乖乖,你别生气,好不好?”

  纱衣少女却像是当真着了恼,挣开他手臂道:“大爷既不待见我,我走就是了!反正还有别人来服侍大爷!”

  大汉连忙扯住少女的衣袖,一叠声道:“别急,你别急嘛!算我错了,算我错了!”

  纱衣少女这才“噗哧”一声,掩口笑了出来,随手拂了拂大汉的鬓角,柔声道:“翠儿才不会生大爷的气呢。天晚了,我去给你弄点点心,沏一壶好茶,歇口气转转运。”说罢也不等大汉再回答,一溜烟地退了出去。

  那紫面大汉收回捉着少女纱衣的手,顺便摸了摸鼻子,喃喃笑道:“这样的女孩子,真是可爱得紧。我几乎要忘记她为了什么才这么可爱了。”

  少女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听到这句话,而是七转八转,进了赌坊的后院。

  院中的正房已掌上了烛火,但门前挂着竹帘,看不清房里的人。

  少女走到竹帘前,屈膝施了一礼,沉声道:“翠儿禀告。”

  房里的烛光映到她脸上,照出她郑重冷峻的神情,哪里还像方才那个陪客卖笑的欢场女郎!

  竹帘后面只传出来一个字:“说。”

  “张啸林,关外人,长白山一带采参客的瓢把子,开有四家参药行,一年净入至少四十万两。三十六岁,单身,无妻妾,是青楼楚馆的常客,也好赌,爱一掷千金……”

  “好了。”竹帘后那个声音打断了她,“这些已够了。”

  少女踟蹰道:“那么——”

  竹帘后的声音道:“请这位张大老板到翡翠厅。”

  那紫面大汉张啸林跟着纱衣少女左兜右转,走进了快意堂最深处的一间花厅。

  和外边的几个房间不同,这间花厅的门扇最厚,也最华丽。

  而且,两扇镶金的橡木门扇完全是关闭着的。

  张啸林又摸了摸鼻子,低声道:“若不是事先听你说过,我定以为这里是做人肉包子的。”

  他自然是在对纱衣少女说话,并且开了个粗俗的玩笑。所以少女也回眸一笑,上前推开了门。

  门后站着一个脸色惨白、相貌却很英俊的少年。他穿着一件深绿色的袍子,正像是上好的翡翠的颜色。

  然后少年举手一礼,道:“在下冷秋魂。”

  这正是竹帘后的那个声音,然而张啸林却不知道。

  因此张啸林也笑着举手,道:“张啸林。幸会。”

  ◇  ◆  ◇

  张啸林走出大门的时候,月亮已升了起来。他在前面走,十几条锦衣大汉就在后面跟着,亦步亦趋。

  他自然知道这些人都是冷秋魂安排的,却也不在意,走了一阵,反倒放慢脚步,跟后面的人搭起话来。

  那些人想不到他主动开口,受宠若惊地赔着笑脸,道:“冷公子说过,您老是咱们朱砂门的贵客,咱们一定好生侍候,保证您老的安全。”

  张啸林大笑着挥了挥手,道:“冷公子也忒客气了!难道这济南城里的客栈还有飞贼,要偷我的衣服袜子不成!”

  谁都晓得飞贼要偷就不是偷他的衣服袜子,但他这样说了,大汉们也不好反驳,只是唯唯连声,送他回到客栈房中,便开始驱赶同院的住客。

  “快走快走!莫打扰了张大爷休息!”

  张啸林愣了一下,正要开口阻止,隔壁一直紧闭着的房门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都是异乡作客之人,不免要彼此体谅些,何必这样霸道?”

  这句话说得很平和,很温柔,几乎像是女子的嗓音,但又带着不容置疑的质问的味道。

  “你是什么东西?出来!”

  大汉们被这样一呛声,登时怒喝着上前砸门。打头的一个眼看拳头就要落在门扇上,不知怎么的手上一轻,跟着身子就退后几步,这才看到是张啸林伸手托着自己的手腕,另一只手却摸了摸鼻子。

  没有人看清张啸林是怎么拦到他们前头的,更没人知道这轻飘飘的一托,怎么就让素来号称“神拳太保、铁臂哪吒”的一条大汉踉跄后退。

  若阻拦他们的是旁人,这帮汉子明知不敌,只怕也要上前找个场子。但眼前这人正是朱砂门掌门弟子、“杀手玉郎、粉面孟尝”冷秋魂特特吩咐下来要好好照应的贵客,大汉们只得忍气住了手。

  张啸林就像没看见大汉们脸上不愉的神色似的,笑道:“这位兄台说的也有理,我一个人能住多少房子,还是不搅扰旁人的好。有劳各位大哥了,这些给大家打酒吃。”

  大汉们看见他递过来的“这些”竟是七八张银票,一翻之下不是五十两就是一百两,肚子里有什么气也消了,转身走到院子里巡守,嘴里嘀嘀咕咕道:“看在张大爷面上,不跟那多管闲事的小子一般见识。比起张大爷来,那小子提鞋也不配!这个时辰了,屋里黑咕隆咚的,连盏灯也舍不得点,只怕是穷得掉渣!”

  张啸林回房之后也没有点灯,只因他什么也没有做,直接脱掉外衣鞋子,就躺倒在床上,像是累得不行。外人看上去他整日都在游玩行乐,却不知道他心中正酝酿着一场极大的计划。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