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之君子满楼_茶树菇【完结+番外】

   《(东方不败同人)东方不败之君子满楼》作者:茶树菇【完结+番外】

  文案

  当花满楼穿越金庸剧遇到东方不败的时候,究竟会发生神马?

  内容标签:武侠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东方不败,花满楼 ┃ 配角:任盈盈,令狐冲等笑傲人物 ┃ 其它:东方不败同人,花满楼,蘑菇,笑傲江湖

  第1章 洛阳花都,君子满楼

  三月,早春,鲜花满楼。

  花满楼不论在任何时候对鲜花总是有种强烈的热爱,正如他热爱所有的生命一样。

  虽然此刻他身处的小楼已经不是以前的万花楼,也不在江南姑苏,但小楼就是小楼,它的和平与宁静总能让他心生愉悦,就如同不变的黄昏。

  夕阳下,他独自坐在窗前,轻抚着情人嘴唇般柔软的花瓣,领略着情人呼吸般美妙的花香,心里充满着由衷的感激,感激上天没有夺走他如此美妙的生命,让他依旧能享受如此奇异的人生,感受如此动人的黄昏。

  即便,这里的人生没有了陆小鸡,也没有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但花满楼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好好活下去的人。而他们正是这种人,所以花满楼一点也不担心。

  此时,正是黄昏渐浓,夕阳柔暖,暮风徐徐。

  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偏偏在这个时候响起。一个年仅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气喘吁吁的奔上了楼,姣好的脸上神情很是惊慌,让人觉得楚楚可怜。

  花满楼转过身面向她。虽然他并不认识这小姑娘,但他还是非常温和,而且语气中充满着关心:“小妹妹,莫非出了什么事?”

  小姑娘惶然说:“有人在追我,我能不能在你这里躲一躲?”

  “当然可以。”花满楼甚至没有考虑的就回答。

  小楼的一层并没有人,小楼也和从前一样,大门总开着,这小姑娘显然是在惊慌中无意闯进来的。

  但就算是一匹负了伤的狼在躲避猎犬追逐时,投奔到他这里来,他也同样会收容。花满楼的小楼永远开着门,正因为无论什么样的人到他这里来,他都同样欢迎。

  小姑娘四下张望着,好似要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花满楼柔声道:“小妹妹,你已不用再躲,只要到了这里,你就安全了。”

  “真的?”小姑娘眨着大眼睛,仿佛有点不信:“追我的那些人不但凶得很,而且还带着刀,随时都可能杀人的!”

  花满楼轻柔的笑了笑:“但我保证他们绝不会在我这里杀人。”

  小姑娘当然不信,也还在慌张,刚准备问他:“为什么?” 却没法再问,追她的人已经来了。

  来人不止一个,而且各个身材都很高大,可上楼时的动作却很轻快。

  他们的手里果然提着刀,眼睛里也带着种比刀还可怕的凶光,当先一人看到这小姑娘,就瞪起眼来厉声大喝:“这下子我看你还能往哪里跑?”

  小姑娘骇然往花满楼身后跑,而花满楼却正在微笑:“她既已到了这里,就不必再跑了。”

  几个提刀大汉瞪了他一眼,发现他只不过是个很斯文,很帅气的年青人,立刻狞笑着道:“你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敢来管老子的闲事!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花满楼的态度还是同样的温和:“请问你是谁?”

  大汉冷哼一声挺起了胸,道:“老子就是日月神教朱雀堂副堂主祁一刀,老子给你一刀,你身上就多一个洞。”

  花满楼浅笑道:“抱歉得很,阁下这名字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我身上也不必再增加别的洞,无论大洞小洞我都不想再要。”

  小姑娘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周围的几个大汉顿时变了脸色。

  祁一刀怒吼一声:“你不想要也得要!”他反手抖起了一个刀花,刀光闪动间,刀已袭向花满楼的胸膛。

  花满楼连身子都没有动,只动了两根手指。

  他突然伸出手,用两根手指轻轻一夹,就夹住了祁一刀的刀。

  然后,这柄刀就好像立刻在他手指间生了根。不论祁一刀如何用力,竟还是没法子把这柄刀拔出来。这时,不论其他几个大汉如何,祁一刀的冷汗是流了出来。

  花满楼还是在微笑着,声音依旧温柔:“这柄刀你若是肯留在这里,我一定代你好好保管,我这里大门总是开着的,你随时都可以来拿。”

  祁一刀满头大汗,朝着一旁的几个人打了颜色。大汉们顿时不管不顾的拿着刀都冲了上来。小姑娘才想尖叫,却又一件奇事发生了。

  花满楼身子仍是纹丝不动,可他一手的袖子却动了。只是眨了眼的瞬间,衣袖缠上了那几个大汉袭来的刀,刀霎时脱手而去,掉在了地上。

  小姑娘瞪大了眼睛惊讶的看着花满楼,大汉们则都僵在了当场。

  花满楼含笑道:“这几柄刀,不如我也替你们收着吧。”

  几个大汉变了脸色,祁一刀怒视花满楼,突然间跺了跺脚,放开手里的刀,咬牙道:“你等着!”说完带着几个手下头也不回的冲下楼,倒是比上楼还要快得多。

  小姑娘银铃般笑了起来,她看着花满楼时,显得又佩服,又惊异:“我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

  花满楼笑了笑道:“不是我有本事,是他们没本事。”

  小姑娘吃吃笑着说:“谁说他们没本事?江湖中有好多人都怕他们,都不敢得罪他们呢!”

  花满楼这时将手里的刀轻轻放在靠墙边的桌子上,又回过头,笑问道:“那你为何得罪他们?”

  小姑娘咬着嘴唇迟疑。

  花满楼温柔笑道:“若是不想说,便不说。”

  小姑娘欲言又止似的,好半晌才说:“你就不怕我连累了你?又或者是我做了什么坏事?”

  花满楼丝毫没有惊异,反倒是轻轻笑了:“你既然都想到了怕连累我,那心肠那么好的小姑娘又怎么会做坏事?”

  小姑娘先是笑了,可随即又皱眉道:“我是真怕连累你!难道你不知道日月神教不是一般人得罪的起的么?那个祁一刀一定是去叫人了!你…你就不怕他们再来?”

  花满楼失笑道:“我这里的门总是开着的,他们若要再来,来就是了。”

  “啊!你真是个怪人!”小姑娘做出了总结,但神情间却没有丝毫讨厌的样子。

  花满楼微笑:“怪人总是做些怪事。”

  小姑娘点头,然后眨着眼睛,说:“怪人,你叫什么名字?我叫盈盈,任盈盈。”

  “在下花满楼。”

  “花满楼…?哎!真的是鲜花满楼耶!”任盈盈四下看了看,走到窗口,深深吸了一口空气中的花香,窗外天色已沉,屋子里也暗了下来。

  任盈盈轻叹了口气,说:“一天过得真快,现在天又黑了。”

  花满楼“嗯。”了一声并没说话。

  任盈盈转头看这花满楼道:“那你为什么还不点灯?”

  花满楼笑道:“抱歉,抱歉!我忘了有客人在这里。”说着转身去点灯。

  任盈盈问道:“莫非你有客人才点灯?”

  花满楼又“嗯。”了一声,点燃蜡烛。昏黄色的光照亮了空间。

  任盈盈奇道:“你自己晚上难道从来不点灯的?”

  花满楼微笑道:“我用不着点灯。”

  任盈盈看着花满楼的眼睛里充满了惊异之色,她问:“为什么?”

  花满楼的表情还是很愉快、很平静,他慢慢的回答:“因为我是个瞎子。”

  暮色更浓,风中仍充满了芬芳的花香,但任盈盈已完全怔住。

  “我是个瞎子。”

  这虽然只不过是很平凡的五个字,可是任盈盈这一生中却从来也没有听过比这五个字更令她惊奇的话。

  她瞪着眼看着花满楼,就是这个人,感觉到他对人类和生命充满了热爱,对未来也充满了希望,他随随便便伸出两根手指一夹,就能夹住别人全力砍过来的刀锋,他一个人独自活在这小楼上,非但完全不需要别人的帮助、而且似乎随时都在准备帮助别人。

  任盈盈实在不能相信这个人竟会是个瞎子。她忍不住再问了句:“你真的是个瞎子?”

  花满楼点点头,说:“我七岁的时候就瞎了。”

  任盈盈不可置信:“可是你看起来一点也不像。”

  花满楼又笑了:“那要什么样的人才像瞎子?”

  任盈盈说不出来。她看见过很多瞎子,总认为瞎子定是个垂头丧气,愁眉苦脸的人,因为这多彩多姿的世界对他们说来,已只剩下一片黑暗。

  她虽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但花满楼却显然已明白了她的意思。他扬眉微笑说:“我知道你一定认为瞎子绝不会过得像我这么样开心的。”

  任盈盈默然,只有承认。

  花满楼柔声道:“其实做瞎子也没有不好,我虽然已看不见,却还是能听得到,感觉得到,有时甚至比别人还能享受更多乐趣。”

  花满楼的脸上带着种幸福而满足的光辉,慢慢的接着说:“你有没有听见过雪花飘落在屋顶上的声音?你能不能感觉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时那种美妙的生命力?你知不知道秋风中,常常都带着种从远山上传过来的木叶清香?……”

  任盈盈静静地听着他说的话,就像是在倾听着一首轻柔美妙的歌曲。

  花满楼微笑道:“只要你肯去领略,就会发现人生本是多么可爱,每个季节里都有很多足以让你忘记所有烦恼的赏心乐趣。”

  任盈盈微叹一声,忽然觉得风更轻柔,花也更香了。

  花满楼笑道:“你能不能活得愉快,问题并不在于你是不是个瞎子?而在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你自己的生命?是不是真的想快快乐乐的活下去。”

  任盈盈抬起头,在朦胧的暮色中,凝视着花满楼平静而愉快的脸。现在她眼睛里的表情已不再是惊异的怜悯,而是尊敬与感激。她感激这个人,并不是为了他救了她,而是因为他已使得她看清了生命的真正意义。她尊敬这个人,也不是因为他的武功,而是因为他这种伟大的看法与胸襟。

  但任盈盈还是忍不住要问:“你家里已没有别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茶树菇小说作品| 强强耽美文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