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武侠]可以,这很万花_归骨【完结】

   《(综武侠同人)[综武侠]可以,这很万花》作者:归骨【完结】

  文案

  这是一个纷争渐起的时代,这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

  德高望重的前辈,惊艳才绝的青年。

  东邪西毒,双骄兄弟,小李探花,日出东方。

  除了这些,还有一个来自青岩的食人花,他会告诉你,什么叫,惹谁不能惹了大夫。

  “对吧,东方?”

  “闭嘴。”

  主攻,cp东方教主

  友情提示:

  1、万花主攻,cp教主。毒舌腹黑食人花攻X强势别扭教主受

  2、综世界,乱炖世界,也就是……不要和作者讨论这个世界有多不科学

  3、主角的智商就是我的智商

  4、祝诸君看文愉快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甜文 武侠

  主角:苏灼言,东方不败 ┃ 配角:乱炖的江湖人士 ┃ 其它:甜,傻白,综世界

  作品简评

  一个黑水万花在祸害完大唐后,穿越到“天下英雄出我辈”的武侠世界。这个世界丰富多彩,最重要的是,在这里,苏灼言找到了能和他共度一生的人……本文设定新颖有趣,武力值吊打众人的花哥声称自己只是个“娇弱”的大夫,一路扮猪吃老虎,最终抱得美人归。

  第1章 洛阳城外

  洛阳官道上车马飞扬。

  车马飞奔而过的速度扬起阵阵尘土,让落后一步的人拧着眉追赶,不一会儿就只能看见远远的人影了。

  最近前往洛阳的人随着日子的接近越来越多,在官道上肆无忌惮就策马飞奔的人屡见不鲜,而那些没有马可骑,没有车可坐的平民百姓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盛况,抹了下脸,紧了紧背上的背包,遥遥看了下远处巍峨的城门,叹了口气加快了步子。

  有的人习惯了,但显然还有更多的人不习惯,住在洛阳近郊的人打眼一看,就能知道哪个是外地赶来的,哪些是根本摸不清头脑的。

  一个穿着粗布衣裳,腰间学着江湖人别了把微微生锈了的短刀的庄稼汉,同样遥遥看了眼看似近在咫尺,实则还要走个个把时辰才能到的洛阳城城门,眉头紧紧的拧起,擦了擦额头的汗,自言自语道,“这洛阳城的医术大赛来的是不是那些神医们?要不是,可累得俺走了老远的路。”

  本没想有人回答,就是发个牢骚罢了,却不想原本走在他前头的一汉子闻言侧了侧身,再自然不过的接口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洛阳!”

  那人定睛一看,发现此人和他一样,类似的打扮再加上出远门壮胆的短刀。不等他发问,那个热情搭话的人就继续道,“看老兄这个样子也是为了这医术大赛来的吧?”

  “嗯,你很了解这个吗?”

  “那当然,俺算上这次,可是第二次来了。”

  “医术大赛五年一举办,这么算来老兄可是好生厉害。”

  “唉,还不是为了自家的婆娘,她患病好久,不过俺一个庄稼汉哪有闲钱给她治病,听说这个医术大赛可以为人治病,俺才来的。”说到这儿,两个憨厚的汉子对视一眼,明白了对方和自己打的是一个主意。

  前者笑笑说,“说起来这个治病,也只有一个人这么为百姓。”

  “什么,竟然不是医术大赛的规矩吗?”

  “一看你就是第一次来,这样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是规矩,第一个这么做的人是一个自称来自万花谷的人……”

  此时的洛阳城,也是难得的热闹非凡。街边都是叫卖的商贩,再加上有医术大赛在即,多得是贩卖药材的,要在平日里,这些药材也只有各大药房有的卖,而且价钱一般都不是普通百姓可以负担的起的,再有一般人生病了,也不会来药房,而是自己想办法硬熬过去。这样一来,那些药铺的药不是积压已久就是卖不出去。最后也逃不过一个积压下来的命运。遂这医术大赛也算是洛阳促动药材的流通了。

  因为是医术上的盛事,药材也比一般人来的便宜许多。

  只不过这些攒动的人,主要目的却不是来买药的——而是来打听一个人。

  “小哥,明日的大赛,那人会来吗?”

  这话问的不明不白,但令人惊奇的是,不管是摆弄胭脂的商贩还是什么过路的人,好像都能听明白他在问什么。待听清这人的问话后,好像听到了什么新奇的事情一般,瞪大了眼睛,“那位大人自然是会来的。”

  “真的吗!”

  “真的真的,我也听说了。”

  “如果那位大人来的话就太好了,我今年就冲着他来的呢。”

  “嘿嘿我也是。”

  “不过却不知道这位大人到底住在何处,也好让我们拜访一下。”

  “得了吧,就你那莽夫样儿,保准会冲突了那位大人。”

  最先问出这个问题的青年已经插不上话来,只好耸了耸肩,摸出来一本话本,上面赫然写着他们口中谈论的这个人。

  上书苏灼言。

  要说苏灼言这个人,其实他们每个人都不知道这人的来历,但他普一出现,就用他那神乎其技的医术救治了一个濒死之人,这人本已经要入土,却被路过的苏灼言救下,待那家人感恩戴德的要感谢他时,却找不见他的踪影。

  而第二次他出现时,却是在五年前的医术大赛上,当时的他还是个名不经传的人,却在医术大赛上大放异彩,接连驳倒了那些浸淫医术一辈子的老医生们,让他们自愧不如。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却不想他紧接着就回答了群众们的问题,这下可好,许多因为穷而没有去过医馆的人,在他这里纷纷得到了解答,照着他的话买回药材,转眼就治好了病。

  一个两个还好,但传出十有八九的人都治好了,这就不得了了。

  所以在听说苏灼言还要来参加医术大赛后,好些人就冲着他来了。

  这可是一个真正悬壶济世的神医啊!

  而他这个水平的,“杀人名医”平一指,不说他现居住在日月魔教的地盘上,光是“医一人杀一人”的规矩就让人吃不消,而素有“神医”之称的万春流,却因为误医九十八人而入了恶人谷,相当于一个传说中的人物,而远在海外桃花岛的黄药师倒是医术双绝,奇门八甲无所不通,但同样的理由,黄药师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就好像天边的云,更甚者听说过他名号的都没有几个。

  这时候出现的苏灼言,统统满足了百姓的念想,也无怪乎被人尊称为“那位大人”。

  这些小人物,可从没看到过这般平易近人、慈悲心肠的医者,更何况人家有着神乎其技的医术。

  而被这些人热议的话题人物,却是独自一人坐在洛阳城最大的一家茶楼里,透过二楼的窗户扫向热闹的街市,他们那些议论声,当然也就清晰的传到了他的耳里。

  对于此,苏灼言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却也不置可否。他可不是那些人口中悬壶济世、悲天悯人的人。但也无力去纠结,要知道,当初做下的那些事情,还是师父留下来的任务呢。

  而现在,五年过去,出谷的任务很快就要完成,而检验他的那个人,却是再也找不到了。

  第2章 苏灼言其人

  要知道,刚开始的时候,苏灼言对于怎么到这个世界都一头雾水。

  他本是万花谷杏林弟子,是医圣孙思邈在一百大寿时收下的最后一个弟子,也是最受宠的弟子。

  因为年纪最小的缘故,谷里的师兄们有什么都宠着他,在全谷上下都宠爱的前提下,没养成骄纵的性子已是难得,却也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

  那就是他对于人命的流逝冷眼旁观,漠不关心。

  他的天赋,就连孙思邈都要赞叹一声,但就因为这种太过容易的感觉,让他对人命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冷漠感,刚开始大家并没有发觉,直到接连死去几个万花弟子,苏灼言还是那个态度后,众人才察觉事态的严重性。随着本事越来越厉害,心思也越来越冷漠。

  虽然随着长大,苏灼言发现了这个问题,改了好多。但俗话说本性难移,孙思邈看着好好一个万花谷被这人祸害的哀嚎遍野后,深深的叹了口气,把人赶出谷外,给出的任务就是必须救出一百人,以半个月为期限。

  十五天内救一百人,对于苏灼言这种把万花离经修的炉火纯青的人来说其实不算一个特别困难的事情,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太放在心上。

  谁知,这一拖延,就拖延到了另一个时空。

  在明白自己回不去后,苏灼言呆愣在地,默默捡起了之前嗤之以鼻的任务,乖乖救人。所以哪怕心里不以为然,但看着一个个感激的眼神,口上不说,也有种微妙的感觉。

  只不过能欣慰地摸摸自己头顶的人却不见了。

  这也就是一开始苏灼言被误会成慈悲心肠的神医的缘由所在了。

  现在,他坐在窗前,听着一声声赞叹,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就算是为了另一个时空的师父和万花谷的大家……自己,也不能堕了万花谷的名声。

  万般念头在脑里转了一圈,持起桌边的茶杯,一饮而尽。

  隔日。

  万众瞩目的医术大赛终于召开,苏灼言一身墨衫,手持一只通身碧绿,星星点缀着墨色纹路的毛笔站上了舞台。

  众人看到苏灼言的一瞬间,尖叫掌声瞬间响起。这让站在另一旁的几位老医师相对而视,无奈地摇了摇头。

  医术大赛本身就是医师间的较量,交流居多,各自有各自的药方,出示后叫其他人评判,如能提出更佳药方则为胜。

  因为大多的医师本身脾气就温和,说话也细声细语。所以大赛少了那么一丝火药气息,多了一丝探讨的意味。不过因为医术大赛本就是医师间的最高活动,来的医师也大大小小有些名气。

  那些屈指可数的神医,对于这个活动也十分感兴趣。

  五年前,就是当时风头正胜的万春流守擂,却因为苏灼言言辞犀利的指出他药方中的误区,在深入交流中,万春流惊觉自己犯了多大错误,把苏灼言给出的解决方法通宵达旦地研究了三天三夜,幡然醒悟。对于被他误医的那些人报以深深的歉意,隔年,就入了恶人谷自我反省去了。

  这也是让苏灼言一下子广为人知的原因之一。

  而今年,来参加医术大赛的医师中,赫然就有长期坐镇日月神教的名医平一指。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