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琼瑶同人]紫薇花重开_流星猪【完结】

  [综琼瑶同人]《紫薇花重开》作者:流星猪【完结】

  正文 寒彻骨,花重开

  “小姐。”金锁端着汤药,怯生生的看着刚刚大病初愈的紫薇。

  小姐刚刚痊愈,夫人就因为操劳过度而病倒了,家里这些日子忙做一团,真真是愁云惨淡。只是小姐病愈之后,像是突然看不透了,经常默默地想着事情,让金锁很不安。不过小姐对家里下人却是越发好了,管事说,小姐这是长大了。

  “我端给娘吧。”紫薇接过汤药,金锁连忙将门推开,本想跟在小姐身后进去,但是看样子小姐是想尽孝,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门关上,老实的守在门口,听候吩咐。

  “金锁这丫头是个好的。”紫薇刚进去,就看见夏雨荷披着一件衣服,斜靠在软榻上,手中仍是捧着那个被锁死了的盒子,目光飘渺。

  “娘给女儿的丫头,自然是好的。”紫薇将药放在桌上,给夏雨荷取来一件稍稍厚实一点的衣服,“虽说病差不多好了,但娘的身子还需静养,小心着凉。”

  夏雨荷把盒子放在桌子上,一口将汤药引尽,似乎已经喝药喝成习惯了。推开紫薇递过来的蜜饯,夏雨荷露出一个虚弱至极的笑容:“娘又不是你。”

  “娘。”紫薇娇嗔一声,眼神明暗不定。

  虽说后半辈子苦难不断,都源自于娘让自己入京寻爹的请求,但是对于这个照顾了自己十七年的娘亲,她始终是爱着的。

  “长大了。”夏雨荷摸了摸紫薇的头,眼中含着泪光。

  “娘。”紫薇靠在夏雨荷身上,感受着记忆中的温暖。这辈子就陪着娘吧,把娘身体养好,再把外公留给自己的财产守住,就在这大明湖畔过一辈子,一辈子不嫁,再也不理睬那千里之外的事。

  她好怕,不是害怕那诸多的苦难再次加注在自己身上。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她再也不是只知爱情,不懂世事的夏紫薇,早已懂得趋利避害。她只是怕见到那些人,会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仇恨,再次变得疯狂,泯灭仅剩不多的感情和良知。

  “长大了就好,是娘误了你。”夏雨荷拍拍夏紫薇的额头,“娘睡一会儿,你去休息吧。”

  “好。”紫薇服侍夏雨荷睡下,眼神冷淡的扫过那个锁着全部秘密的盒子,端着碗,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屋子。

  夏雨荷等关门的声音响过之后,睁开眼睛,泪水缓缓流下。

  紫薇,终究是娘误了你,现在娘醒悟了,你却已经被娘养成了这种不谙世事的性子,娘该怎么办……怎么办……还好、还好,这次病愈之后,紫薇的性子有个改观,自己再撑几年,振作起来,或许能够转机。

  娘的愿望只有一个……夏紫薇……不能是第二个夏雨荷……

  ……

  “小姐,你也别累着了。”自从小姐病愈之后,就逐步开始掌管家里的账簿,管事很欣慰,手把手的教导小姐,虽然小姐学的很快,但看着小姐劳累的样子,金锁心里却是不忍。

  很小的时候,差点冻死她就被夫人和小姐救下来,虽说签了卖身契,但是自此之后,金锁再也不用担心死亡随时的来临。这条命就是夫人的,就是小姐的,夫人和小姐就是金锁一辈子的主人,自从小姐向着自己伸出手的那一刻,那温暖就已经让她许下了一生的誓言,和卖身契无关。

  “不累,家里渐渐宽裕了,今年我们过个好年。”紫薇将账簿合上,她虽被冷落,福家也不敢对她这个皇家的格格太过苛刻,给了她一座小庄子,任她自生自灭。她不想被饿死,自然开始接手这些曾经让她觉得庸俗的事物,没想到到还是有着几分天赋的。

  看着被繁花迷了眼的福尔康,她心中的痛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爱情一样磨光了,她本不愿争什么,本想抚养着东儿,孤独终老也不错,谁想到……

  东儿……东儿……呵呵,虽是个不尴不尬的格格所出,那也是皇室血脉,也是福家的嫡长子,对于那些受宠的妾室而言,自然是要死的……要死的……

  “小姐,你怎么了?可是累过了?”金锁见着紫薇脸色突然变换不定,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不由慌了神。

  “没什么,只是想着娘的身子,有些难过了。”紫薇强打着精神,将眼泪擦干之后,微笑着安慰道,“别急。”

  “夫人的身子很快就会好的,小姐别担心。”金锁松了一口气。

  紫薇看着这个被自己为了“爱情”丢弃的姐妹,到最后,却也只有她留在自己身边。

  是了,她现在不是那个恩宠尽失,一无所有,因为福尔康宠妾灭妻祸及幼子,绝望之下铤而走险,和福家同归于尽的可怜笑柄,她只是虚岁刚十六的夏紫薇,还有着娘亲和仆人关爱的夏紫薇罢了。

  “小姐,茶冷了,我给你重新倒一杯。”金锁见着茶杯没有冒烟了,伸手摸了一下,细心的拿着茶杯去了厨房。

  夏紫薇保持着微笑,看着金锁年幼的背影。她很感谢老天,再给她一次机会,能让她重新品味那失去了,才知道珍贵的珍宝。

  比如娘亲的温柔、金锁的忠诚,和自己美好的年华。

  娘亲,没有了爱情,人生也不是一口枯井。若这一辈子被爱情遮了眼,再看不到其他的,人生才会变成一口枯井。我明白了,也后悔了,您呢?

  但是夏紫薇却不敢问,夏雨荷的身体已经病入膏肓,不过是拖日子罢了,她不愿娘亲因为情绪波动而弄坏身体。

  ……

  熬过了冬天,至少能再熬一年,老人们都是这么说的。

  过了冬之后,夏雨荷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夏紫薇处理起事物来,也越加顺手,也越加知道自家在济南的尴尬和无奈。外公已经过世,虽然有着老管事的帮衬,前一世娘亲护着自己不谙世事十七年,也是不容易的。

  难怪自从外公过世之后,娘亲就很少再教给自己那些情情爱爱的小调,再给自己讲那些才子佳人的传说。只是那时候自己的性子已经定了,已经爱上了那些关于爱情的传说,少女都是充满梦想的,期盼良人的。想起那时候,自己天天缠着娘亲学那婉转的小调,听那美丽的爱情故事,娘眼底的那抹忧愁,或许……娘亲……

  这个年过的还算宽裕,只是碍于自家的名声,自然不可能太过热闹,但是关起家门,在自家的小院子,还是年味浓厚的。紫薇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快乐,这么热闹的时候,她很开心,很幸福,哪怕出门买对联的时候,那些人捂着嘴指着自己窃窃私语,那恶毒的探究的眼神,也不能阻止自己的幸福。

  曾经她就是在那指指点点中慢慢封闭了内心,再也不曾出过那一方小院子,然后拿着娘亲的遗物上京。只要认了爹,娘就不再是未婚先育的不检点女子,自己也不再是苟且之后的杂种,她和娘亲都会被承认,再也不用被人指着脊梁骨笑话。

  只是最后自己仍然是笑话,磨尽了皇阿玛对自己的宠爱,为了令妃做了嫁衣。

  曾经不拿着爱情至上的言论,她就无法抵挡流言对自己的伤害。爱情是情不自禁的,爱情是美好的,爱情是不顾一切的,纯洁美丽善良的你们为什么不能接受?这不是娘亲的错,是你们太恶毒。

  后来,她才知道,娘亲的等待,和爱情无关。皇权,比爱情大多了。

  哪怕无名无份,皇上要的女人,又能怎么办?哪怕被遗忘被嫌弃,皇室的血脉,又能怎么办?

  哪怕世间都遗忘了大清的皇帝在大明湖畔曾经有个夏雨荷,但是夏雨荷不能忘,如果哪天皇上突然想起来,一丝一点的错误,比如给皇帝戴绿帽子,比如伤害皇室血脉,就会迁怒全族……哪怕不是她的错,但是皇帝是没有错的不是?

  夏雨荷未尝不明白,只是太过痛苦,才会用爱情麻痹自己吧,就像当初的她一样。

  ……

  入秋的时候,夏紫薇虚岁快满十七了,身子许久未曾生病的夏雨荷再次病重,让夏紫薇惊慌失措。

  记忆中,娘亲离世前一年应该没有如此凶险的病情才对。

  正文 荷花凋,慈母心

  夏雨荷病倒之后,夏紫薇就更忙了,除了已经开始红火起来的庄子铺子的事情,还要亲自为夏雨荷喂药伺候,上辈子,紫薇也没有做到这一点。上辈子虽然也天天探望夏雨荷,但是更多的时候是一个人悄悄的抹眼泪,哪有现在这一副家里主心骨的样子。

  夏雨荷看着夏紫薇的样子,似乎神情越加欣慰,但是从医生那里来的脉象来看,却是更加凶险了。

  紫薇很是伤心,娘亲不应该是现在过世,难道是自己重生的缘故?可是她这一辈子很小心的对待娘亲,家里的状况也越来越好了,不应该是这样啊。

  紫薇眼见着夏雨荷由面色死灰,变成比平常人更红润的脸色,三十多岁,却仍显得娇弱可人,风韵犹存,美的如同这大明湖的烟雨朦胧,说话也越来越清晰,知道这是回光返照,病入膏肓了。

  紫薇心灰意冷的将靠枕放在夏雨荷背后,扶着她坐起来,顺着她的指示,将紧锁的盒子拿出来,看着她将随身不离的簪子掰开,取出里面的钥匙,打开盒子。

  紫薇看着盒子里熟悉的事物,虽然这辈子第一次看见,但是上辈子对它的记忆太深刻,甚至现在也能不看它而临摹下来那副烟雨图。

  “紫薇,上京寻你爹去吧。”夏雨荷微笑着抚摸着盒子里的扇子和烟雨图,“问问他,还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吗,然后将这扇子和烟雨图交给他。”

  “娘亲……”紫薇闻声跪在了夏雨荷窗前,泣不成声。上辈子娘亲也有此举,只是那时候她闻讯赶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夏雨荷回光返照之时,只断断续续的听了她最后的嘱咐。

  “娘亲误了你,等娘亲知道这世事的艰辛的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将你的性子扭过来了,还好菩萨保佑,紫薇你的性子还是随了你外公,将家里上下打理的不错。”夏雨荷摸了摸紫薇的头,“别哭了,孩子。”

  “娘亲,您为何还念着他,已经十七年了,他若是记得,早来接您了。”紫薇哽咽着,她记着皇阿玛宫里千娇百媚的妃子,记着皇阿玛错认小燕子,记着自己在皇阿玛跟前那么久,他却没有对承了娘亲七八分容貌的自己有任何熟悉,自己对父亲的倾慕竟被旁人认作是勾引!记着每次南巡皇阿玛都带回一堆美女,而自己娘亲不过是被遗忘的之一,他怎会记得大明湖畔,还有人等着自己。

52书库推荐浏览: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