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大难不死的魔王_沉沦荼靡【完结+番外】

  [HP]大难不死的魔王

  作者:沉沦荼靡

  文案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绝对不会把自己切成五六七八片到处乱扔……

  某魔王看着下面齐刷刷仰视的下属 心中无限感慨:想当初一个脑抽拿自己做菜 浪费了多少年啊~~

  1981年一道绿光过后 大难不死的魔王开始了一份有爱(?)有情(??)有理想(= =)有抱负(@-@)有未来(-o-!)的人生~~

  某魔王:11岁前,有个完整的灵魂很好;11岁后,能够毫无顾忌的奋斗很好;可是为毛我还要去对付以前切出来的一片两片三四五六片啊!!!阿瓦达达达达达!再说一次,我是黑魔王,不是救世主!

  本文确定3P CP已定~

  内容标签:HP 年下 灵魂转换 魔法时刻

  搜索关键字:主角:哈利·波特(LordVordmort) ┃ 配角:卢修斯·马尔福西弗勒斯·斯内普 ┃ 其它:食死徒等等凤凰社等等老蜜蜂一只

  ☆、Chapter1:大难不死的魔王

  从七本书所提及的时间推算,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328年。

  不过哈利·波特的故事是从1981年10月26日伏地魔杀了波特夫妇开始,我们的故事也就开始于那一天——

  ==========================================

  第一个想法是疼,疼到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尤其是额头的地方,让他很想吐。

  他张开嘴巴,却并没有真的吐出来什么,而是发出嘹亮的哭声。

  哭了两声,声音便哽住。梅林八百年前掉光了的头发,这动静是他发出来的吗?

  不过随之而来他感觉到的就是力量,一股和自己曾经拥有的不同——极为纯净的力量。他立刻搜寻,却发现这力量赫然来自他的灵魂,自己的灵魂?

  他惊呆,惊到无论自己身边的说话声还是风声或者什么东西的轰鸣声都没有在意。

  等到他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变成独自一个,仰望着深邃的夜空。

  女贞路4号的德思礼家是很规矩的人家,规规矩矩上班、过活、生儿子,而且也很有善心,听说最近还领养了不知检点导致双双身亡的妹妹加留下的孤儿。

  那孤儿叫什么来着?哈利·波特?

  很普通的名字。那孩子似乎很好养,三个月了,德思礼家从来没传出过他的哭声,无论白天还是晚上。

  1岁半的孩子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和居高临下,带着淡淡恐惧的表情俯视他的那两位眼对眼。

  “Vernon,哦!Vernon……”佩妮·德思礼用抽抽着的几乎窒息的口吻说话,仿佛不这样不足以表现出她的心情。

  “Tuney,别这样,有我在,绝对不会有事的!”弗农·德思礼绝望安慰着自己妻子,而后恶狠狠瞪向那个打乱他们一家人生活的男孩:“今天我一定要让他哭出来,不会让任何人发现他的不对劲!”

  哈利·波特低下头,保持沉默——两个麻瓜中最白痴的代表。想让他发出哭泣这种软弱无能的声音?做梦!

  如果不是他需要很长的时间捋顺一切,早就发动黑魔标记让他忠实的属下们来把他接走,和麻瓜同住一个屋檐下是他最大的耻辱!

  而必须住在此地的原因是……

  哈利·内在属性为黑魔王·波特咬牙:因为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那个满脑袋都是甜食渣滓的老蜜蜂给阴了!

  进入这个预言中会打败他的男孩体内的一瞬间,灵魂破损的他轻易察觉到一个完整的灵魂带来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若非他还有足够澎湃的魔力,被吞噬的将不是这个男孩的灵魂而是自己!

  而通过吞噬与同化重新拥有了一个崭新的纯净灵魂,他才明白,邓布利多给他下了一个多么大的圈套,而他被永生的欲望所迷惑,竟然真的就这么一头钻进去!蠢到了家的所作所为!

  灵魂的分裂很显然必然会使他走上失败之路。仔细思索,他在分裂了三个灵魂之后就已经变得暴躁易怒,那时竟然毫无所觉,直到分裂了第五个灵魂之后……

  梅林!那还真的是自己吗?连他唯一也是最好的好友阿布拉克萨斯的儿子卢修斯他竟然也能扔出去那么多的钻心剜骨。

  记得一开始的目的是带领贵族掌握权力、振兴魔法界、消除麻瓜对巫师的威胁、将他们彻底控制在自己的视野下。等他变成脑残的疯子之后,似乎就变成了征服世界、将魔法界变成强盗与杀手的天堂、把地球变成地狱、把麻瓜变成坐在屁股下、踩于脚底的奴隶?

  这是一个多么囧囧有神的愿望啊……

  在那里剖析自己脑残之后的种种行为,魔王大人似乎没注意到,吞噬哈利·波特的灵魂不但让他的灵魂趋于完整,同时也给他的性格带来了点儿变化。

  “小子,你到底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脑袋被粗暴的拨拉一下,打断了他的思考。

  魔王——我们现在该称为哈利·波特,露出不满的表情。他正思考到最重要的地方,关于他和哈利·波特能够吞噬、融合的原因。

  这是极端不正常的,按理说就算是自己的灵魂寄宿在他体内或和他的灵魂产生碰撞最终消失一个,也不可能是这般。这是灵魂最深的波动所产生的极端巧合,魔法最神秘的奥妙全部隐藏其中……

  出乎他的意料,也绝对会出乎邓布利多的预料。这将是一件极为有利的事,因为邓布利多会极为照顾他的“救世主”,看来他的身份仍有继续隐瞒的必要。

  也罢,晚一点联系他的仆人们,也可以看看这其中有多少吃里爬外的,有多少背叛自己的,有多少真正忠心的……

  “啪!”一巴掌落在他脸上。

  小孩子哪儿受得了这样的击打?半边脸彻底肿胀,挤得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伏地魔的脸色彻底阴了,好,很好,胆子不小!魔力外放,与其推开面前这个像大象的男人,不如来点更好玩的。

  不比他大几个月的表哥的身体飘起来,快速飞向窗子那边,然后砸在窗旁的墙上,掉落在地。刚开始一声没吭,突然这孩子大哭起来。

  “DaDa!上帝啊!我的宝贝!!”佩妮抱紧她儿子,在他耳边哭喊。

  弗农瞪大了眼睛,看着哈利不断后退:“恶魔,恶魔……”

  哈利抬着小脸,脸色傲然,虽然放在一岁多的婴孩身上很搞笑,却没有人敢发出笑声。差一点,只差一点他们的宝贝就被从窗口扔下去了!

  哈利努力使用自己的舌头,虽然口齿还有点模糊,仍把自己要说的话慢慢说清楚了:“只要你们不动我,你们的儿子就不会有事,若你们能让我顺利长大,配合我的话,等我离开这个家的时候,无所不能的——”顿了一下,哈利郁闷道:“我会给你们你们应有的奖赏。”

  虽说自己刚刚失踪,邓布利多急着打压食死徒,没空派人监视他,但最好也不要黑魔王这个词在这里出现。

  说完之后他觉得有些累,毕竟他还太小,于是对着那边两个伸出手。现在的身体晃晃悠悠走几步路还可以,爬楼梯?你开玩笑嘛。

  至于楼梯下面那个肮脏狭小的碗橱,就算是麻瓜的地盘,黑暗公爵也不会委屈自己住在那种地方。

  被挪到楼上的卧室里,德思礼夫妇忙不迭离开,哈利才捂着胸口露出难过的神色。

  小孩子的身体就是麻烦,一个简单的漂浮咒,虽然是无杖,他却也努力抑制了魔力的波动,没想到还是差点引起暴动。

  看来以后的日子,首要任务是让这个身体适应自己强大的魔力了……

  黑暗公爵的日子过得不错,除了得不到魔法界的消息之外,没什么异常。他怀疑自己得不到消息是有人故意的,否则一年里别说一个巫师,怎么会一点魔法迹象都没看到?

  哈利抬眸,从打开的窗子看到对面费格太太家门口一只甩着尾巴的猫懒洋洋走过。

  那个白痴老头的眼线。需要三年的时间才能彻底让这个身体适应魔力,看来五岁之前不能自由活动了。

  ====================================================

  时间对钻研魔法的人来说过得很快,伏地魔这几年难得的开心。

  很久没有这般一心钻研的时候,将脑海中的一切进行整理,没有书籍参考,只通过一日接一日思想的沉淀,那被升华的就不仅仅是知识了。

  “Ha……Harry,吃饭了。”门口传来小猫的叫声。

  哈利回头看他,已经七岁的脸庞在特地保养下脱离了稚气,虽然仍旧很可爱,板着脸时却已能看出威严。

  “达利表哥,我很可怕?”他不紧不慢问。

  达利立刻拨浪鼓一样摇头。

  “那就不要这副表情,我不希望外人看到。”在外人,至少是费格太太面前,他仍然是饱受欺凌的可怜的小巫师。而且时候已经到了,他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

  德思礼家的饭桌七年如一日寂静非常,不过这天吃完饭之后,哈利并未如往常一样离开,而是敲了敲桌面,示意自己有话要说。

  德思礼家嚼东西的动作立刻全部静止。

  哈利满意道:“你们这七年虽然没有做到最好却也还不错,的确值得我提前给你们奖赏。今晚我要你们做一出戏,只要做得好,从今以后你们就可以永远摆脱我了。”

  这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德思礼一家兴奋莫名。老天保佑,他们终于有机会离这个恶魔远远的了吗?

  哈利勾起嘴角,他会记得改变这些人的记忆,从今以后,他和这些视魔法界如洪水猛兽的白痴们就再没有半点关系。

  当天晚上,安静的女贞路突然传出一阵叫骂声,而后从德思礼家狼狈跑出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伤的小小人影,踉跄着跌倒在门口,然后捂着脸消失在黑暗中。

  “你永永远远都不要回来!”

  这是德思礼家传来的最后一声,而后一切声音都消失,只有费格老太站在窗口,带着怒气和不可置信,还有肉眼可见的惶急。

  阴暗角落的哈利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脚跟一转,随着一声轻响彻底消失在麻瓜的世界里。

  西弗勒斯·斯内普站在坩埚前,计算着时间,还有十秒就可以熄火,九、八……

  “呼!”火炉里的火突然窜了上来,烟灰被吹入了坩埚。

  坩埚里清澈如水的药液立刻变成了浅绿色,连带着西弗勒斯的脸色也绿了。

  “Severus……哦,你在煮魔药?”匆匆过来的邓布利多带着歉然的神色,还有一脸疲惫:“不过这次真的有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需要你,Harry不见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hp同人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