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邢氏之子_风风雨雨【完结+番外】

  正文内容:

  让这样的情况继续下去,先是让人在贾琏路过的时候故意说些悄悄话让他听到,有意无意的露出以前贾琏的母亲怎么怎么的好,管家怎么怎么的厉害,还有他的那个大哥落水怎么怎么的不合理,总之是什么都没有说,却又什么都说了一样,让贾琏心里越来越怀疑自家大哥和母亲的去世有蹊跷。

  其实贾琏真的是一个很聪明的孩子,明明知道了这些也能忍着不去问,只是开始有意无意的往贾赦那里跑,当然还有到邢夫人这里的时候也开始说几句话了。

  这个时候邢夫人就开始拿肚子里的孩子说事了。

  “琏儿,你说母亲肚子里是弟弟还是妹妹啊?”

  “太太肚子里的一定是弟弟。”

  看看,嘴里还是喊着太太,很明显啊,这孩子戒心很重啊!真是奇怪,原著里这孩子怎么就那么相信王氏和王熙凤呢?不应该啊!难道抽抽了?

  “呵呵,要是弟弟,那琏儿会不会教弟弟读书啊?以后带着弟弟一起考科举做大官啊?”

  看看,很隐晦的提出了要是弟弟,那是回去读书考科举的,不跟你抢爵位,当然这并不是指望这孩子能听懂,只是埋下一个伏笔,等哪天有人挑唆说这个弟弟对他有威胁的时候,能想起来,并会有所怀疑说这话的人的用心。同时也是希望借由孩子的嘴说给其他人听。

  “祖母说我们家的孩子用不着和那些寒门士子抢名额。”

  我的老天,这就是贾家老太太的教育方式啊!不求上进,绝对的脑子有问题。

  “咱家是不缺,不过自家努力得来的不是更荣耀吗?要是琏儿将来能考秀才,考举人,甚至是考中了进士,你父亲估计能高兴的大笑上一个月。再说你看看东府的敬老爷,那可是中了进士的,整个贾家谁不服气他的才学?外面谁不夸他?多荣耀!琏儿不想别人也服气你吗?你可是将来要袭爵的,要是能进学,考上进士,说不得就不用降爵了。”

  林强在肚子里听得不由的点头,看看这个刑氏,书里还说她什么刻薄啊!小气啊!尖酸啊!听听这话,这才是真正有见识的人说的话。还借机点了贾琏关于他父亲贾赦同学对于儿子的看重。

  就是贾琏听了也不由的心动,让人崇拜服气这对于孩子来说真的很有诱惑力啊!再想想自己马上就要有一个弟弟了,那是不是以后弟弟也会很崇拜自己?嗯,这个画面好像也很不错呢!

  接着邢夫人再接再厉说道:

  “先太太,你母亲娘家张家,那也是书香门第呢,听说你外祖父是礼部的尚书,从一品的官职,你舅舅如今还是翰林院的侍读学士,从四品呢,那可都是实打实的进士出身,一家子都是读书人呢,琏哥儿一定也是读书的好苗子。对不对?”

  诱导啊!绝对的诱导!如今的家里还有谁在贾琏面前说他母亲的事情的?一个都没有啊!都瞒着呢!贾琏早就想问了,今天听到邢夫人这么一说,马上就忍不住了。踌蹉了半响,终于问道:

  “太太,我母亲,为什么府里没有人说母亲的事情?”

  “这,这个,唉,这事,我不好说,毕竟那时候我也没有进门,不过好像是你外祖家来人和你祖母说了什么,然后就再也不上门了,具体的我也不清楚。”

  林强一听,好一个以退为进啊!这样一说,只怕贾琏心里的疑惑更深了。看看把姓氏,官职都说清楚了,只要贾琏真的有心想要弄清楚,那么只要一查就知道自家外族家是哪一家,然后的事情可就不归邢夫人管了,自是有人和贾琏说的。

  果然,这一天贾琏回去后就让自己的奶嬷嬷家去打听外祖家的事情了,还很聪明的知道悄悄的进行,不敢给外人知道。

  这里费婆子也问着邢夫人。

  “太太,你怎么不和二爷直说呢?”

  “我说他就会信吗?还是让他认为信得过的人说他才会相信。还是进士出生的士大夫说的话,绝对比我这个后娘说的可靠不是吗?”

  “对啊,太太就是有见识。不过这府里也真是的,这么好的亲戚,怎么就不来往了?那可是实打实的一品呢!”

  “老太太心气高着呢,觉得人家没有爵位,比不过贾家呢!呵呵,眼皮子浅的很啊!再说了,先太太走的不清不白的,估计当初人家张家也是恼了贾家了,估计就是贾家上杆子巴结,人家还不一定会理呢。倒是先太太的嫁妆,连老爷都没有留住,全让老太太给拉走了,还说给琏儿保管,还不知道还留下多少呢!对了,让人想办法把先太太的嫁妆单子给抄一份,然后给琏儿送去,让他大了自己找老太太要去。呵呵呵,估计到时候一定很好看。我记得老太太房里那个蓝玉盆景就是先太太的陪嫁呢!呵呵呵!”

  这个老娘真的很厉害啊!林强听了就觉得这招很高,绝对的釜底抽薪,估计等贾琏知道了以后对老太太也会有所不满了甚至会产生防备了。

  “太太高明,对了我听说老太太最近给了大姑娘一支东珠凤簪子好像也是刚从私库里拿的,好像也是先太太的东西呢!”

  “这下可好了,二房也逃不了,让那个毒妇装慈善,要不是她在我进门的时候就下药,我会这么些年才怀上吗?烂心烂肚肠的玩意。还想控制住琏儿给我下绊子,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货色。”

  林强听得那个爽啊!连着两天都等着最新发展,就连练功都有点不集中精神了。好不容易等来了新八卦。

  “太太,来消息了,琏二爷今天上学的时候中午去了张家,进去了有一个时辰。出来的时候眼睛都是红的。”

  “好,看来,张家说了不少啊,那单子送去了没有?”

  “送了,第二天就送了,这几天二爷的眼睛就没有停过,在老太太那里,二老爷那里转了好几圈,看到了好些东西,每天回来饭都没怎么吃,估计是气坏了。”

  “这就好,早点看到了他们的真面目才好呢,他们想着琏儿还是孩子,防备的不深,等到他大了,再想看到这些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太太,还有件事情,东苑的那个狐狸精这两天要生了,太太,您看?”

  “生就生,怕什么,一个庶出而已,再说了,不是早就把出来是个闺女吗?正好给我的哥儿做个伴,等生出来就抱过来。”

  “太太,那个下贱胚子生的哪有这个福分!”

  “怎么没有,我这贤惠大度的名声就是她的福分。对了,生完了就让那个贱婢一了百了。省得妨碍了我们母女情谊。”

  “唉,可是,太太,您这可还怀着呢,这……”

  “没事,不是还有奶妈子吗?就让王善宝家的嫂子来,一个女孩子,养大了也不过是一副嫁妆,关键是可以给我的哥儿以后添些臂助,只要是我这里养大的,你说将来她会不帮着我的哥儿?嫁出去的拉拢的可都是我的哥儿的人脉。这些都是现在就可以盘算起来的。”

  “还是太太有远见,老奴这就去安排。”

  “回来,记住了,要借着那边的手,上次不是让人传出去是个小子吗?估计那边绝不会不动手脚的,记住了,等手脚动完了,就把人抓住了,然后闹开来,这样一来,以后我生哥儿的时候他们会顾忌些,还能让他们丢了脸面,撕了她那张假慈悲的脸,就是琏儿估计也会心里犯嘀咕,毕竟他娘可也是难产而亡的,不是吗?当然以后这女儿养大了也会和我是一条心。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太太的主意就是好,这才是好手段呢!哪像那边,就知道掐尖捻醋的,连个脸面都不要了。”

  “少说些没头没脑的,那是她最近几年太顺当了,当年要不是她手段厉害,大房会成这样?对了,放着老太太些,这才是成了精的狐狸呢,什么不知道啊!手脚干净些。”

  “唉,知道了。”

  绝对的宅斗大戏啊!林强觉得这些日子自己那是绝对的受教育,没想到啊,这后宅都能用上三十六计了,绝对的战况激烈啊!嗯,这些女子绝对每一个都是兵法大家的料子。太犀利了。

  不过这贾府可够可以的,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人家后院都怎么精彩呢?那那个林家呢?林妹妹没有兄弟姐妹该不是贾敏的手脚吧?估计还真有可能呢!嗯,要不要救呢?嗯,要不还是就一下好了,说不得以后还是我的助力呢。林如海还是很有实力的啊!

  又过了几天,林强跟着邢夫人去了喧扰的生产现场,嗯,那个不跟也不成啊!还在肚子里呢!

  “太太,您怎么来了,这女人生孩子可不干净,您开始回去吧,没得冲撞了您。”

  “这样也好,我先回去了,你们小心这些。那可是老爷的子嗣,咱们大房好久没有孩子出生了,这是个有福气的。”

  这边话还没有说完呢,里头就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喊,还一个劲的喊着老爷。真是个没有眼力见的东西,这时候喊老爷有什么用?林强在肚子里一阵的嘀咕,这些日子,他的这个便宜老爹正没空的,表面上是交了新朋友,喝花酒去了,实际上听他们两夫妻的商量,那是给邢夫人淘换生产时要用的东西去了,还有自己出生后的一应东西药材,坚决的不让别人有插手的余地,就是有人送来也要换成自己的,防备指数已经上升到了红色警示。

  林强心里那个美啊!看看自己多重要啊,听那个便宜妈妈没事的时候和身边的心腹嘀咕的时候说起,自从她怀孕,便宜老爹的鸡血就被点燃了,一心要报下自己,要战斗,要反抗,要给二房点颜色瞧瞧。

  林强一直在想,原著中的贾赦成为那个酒色不羁的色老头估计真的是让老娘和亲弟弟给逼的,自家长子给弄死了,原配给弄死了,二儿子给人家笼络了,继室生不出来了,自己也不给力了,身边全是耳目,正房不给住,还有人一心谋划他屁股底下的椅子,说不得孙子也是让人给弄死的,是个男人估计都要疯了。

  现在这里自己来了,让这个男人看见了反抗后的曙光,这才会有这样的精神状态呢!自己真是很重要啊!简直就是救命稻草级别啊!

  在林强歪歪的时候,邢夫人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还没有等她喘上几口气,一阵婴啼就从边上传了过来,其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立马又有人大声的吵吵声,不用问就知道,估计那时费婆子出手了。哈哈,立马就有热闹看了哦!

  别说林强没有人性什么的,人性个屁啊!这家伙原来可是特工,生生死死的看多了,后来武侠的世界更是人命如草芥,到了成了树精的时候,那更是一多了生离死别,绝对的属于冷心冷肺的哪一类人。更何况听了这么多的阴私,早就明白了在这样的后宅,看着繁花似锦,其实一样的你死我活。杀人不见血?正常啊!

52书库推荐浏览: 红楼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