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小天狼星的琐碎生活_黑色默墨【完结+番外】

  《小天狼星的琐碎生活》作者:黑色默墨

  第一章,接替你

  从今天起,我接替你活下去,接受你的名字,接替你的命运,弥补你犯下的错,承担你遗留的责任。从今天起,我就是--西里斯·布莱克。

  --------------------------------------------------------

  面前是一个灵魂。

  那是个男人,准确说应该是一个英俊的男人。他望着我,眉宇间有无法抹煞的悲伤与歉疚,眼神却坚定不移。

  “你愿意接受我的名字,我的过往,接替我的命运,替代我活下去么?”

  “我愿意。”

  他微笑了,走上前拥抱了我。我得承认,这个男人带着忧伤却依然很阳光的微笑在他那英俊的脸上显得格外有魅力。他的额头紧紧贴住我的:“以我西里斯·布莱克的名义,把我的名字,过往,命运,未来,一并交予你。梅林为证。”

  一道明澈的蓝光迅速笼罩了我们,从他的身体里抽出一些银白色的东西注入了我的身体。我只感觉头脑一阵钝痛,似乎有些不属于我的记忆与思想匆匆略过,一瞬间便好像经历了许多一样。然后一股温暖的力量包围了我,抚平了被强制灌入记忆的疼痛。

  曾经的卫锼埂げ祭晨朔趴宋遥衷谖沂墙犹嫠娜肆恕K成园祝淙灰廊辉谖⑿Γ呛芟匀簧硇蚊挥幸豢寄茄逦恕?

  昂鼙敢颜庑└丛佣林氐脑鹑谓煌懈恪!彼行┣溉唬暗牵矣胁坏貌幌蚯白叩睦碛桑词垢冻錾拇邸!?br/>   天<r/>   “不要紧。我并没有失去什么,恰恰相反,你给了我新的名字和生命。有得到必要付出,那些责任是过往属于这个身体,我既然接替了你,自然要做你该做的,或者说我该做的。”我微笑。

  “那么,我要离开了,我的朋友在等我。”曾经的西里斯看着我!白8D悖骼锼埂!?

  “也祝福你,曾经的西里斯。”

  ----------------------------------------------------------

  当我在一片熹微的晨光中醒来,我知道,我现在是西里斯·布莱克了。

  豆げㄌ亍氛馓资槲沂强垂模淙晃掖游聪氲轿一岢鱿衷谡飧鲈疽晕鼋鍪切∷档氖橹惺澜纾拖裎掖游聪牍一嵋蛭桓銎嬉斓哪Хǘ鱿衷谡飧銎婷畹目占洌⒔犹嬉桓鲈净崴廊サ慕巧?br/>

  我原本只是个普通的外科医生而已。我习惯于每天在死瓦上救回一个个被病魔折磨的人,用我灵巧的双手。这让我很有成就感。

  我每天沉迷于西医与中医的文化碰撞中不可自埃业ゴ康南硎苤兜南蠢瘛5比晃乙不峥匆恍┢渌氖榧O衷谙肜矗绻匦氯セ舾裎执姆衷海掖蟾呕崾歉隼目死桶伞?

  我以为我会就这样充实却平淡的度过人生的黄金岁月,直到疫情的爆发。这是次规模极大的世界性疫情,身为一个年轻而出色的医学工作者,我毫无疑问的应该奋战在控制疫情的第一线。采样,分析,研究……我和其他同伴一样日以继夜的工作,早一分钟成功就会少牺牲多少个无辜的生命,这是医学工作者的责任与义务,也是我们的光荣。

  然而,在一次意外的事故中,我和另外一个搭档感染了情。我们被隔离了起来。应我们的要求,我们在隔离中继续研究,有自身和彼此的症状作为第一手资料,我们工作的进度明显加快了。终于,在我们俩已经度过潜伏期进入爆发期的时候,研究有了突破点。

  疫苗研究成功的时候,我和我的搭档已经走在了死亡的边缘。对于一个每天都会直面死神的人来说,死亡对于我们来说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恐惧。我安静的躺在床上,想起早已在天堂的家人,心中竟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向往。虽然最后的时刻走的很寂寞,但是竟是意外的安详。

  我也曾想象死亡之后的世界会怎样,作为一个每从死亡线上抢人的医生,会对这样的事情好奇也并不稀奇。但是我从未想到我遇到了一个不是上帝而是梅林安排的意外。

  当我站在另一个灵魂面前,被告知我被选中将要接替他的时候,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果然世界上还有很多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或许是经历了死亡的人都会格外淡定的原因吧,我没什么意见的答应了。因为我们都别无选择的要向前行走,沿着命运的轨迹……

  第二章,在阿兹卡班

  如果我的到来是因为悲剧的发生,那么,请给我机会补偿。

  ------------------------------------------

  根据得到的记忆,现在的时间我应该是在去阿兹卡班的路上吧。原来的西里斯在得知了詹姆一家的悲剧之后赶到现场却发现只剩下废墟和在废墟中哭泣的小哈利,然后把小哈利交给了邓布利多派来的海格,一个人去追杀逃跑的彼得,结果被彼得设局陷害,然后被魔法部派来的傲罗抓住,没有抵抗的被带往魔法部。

  记得原著说我是被未经审判直接丢到阿兹卡班的,也就是说,如果按照剧情,我应该至少要在阿兹卡班待上十年以上,直到哈利上三年级才因为发现了彼得的踪迹而越狱。

  我是不屑于在阿兹卡班浪费时间的。而且,我还有我的责任,詹姆留下的孩子,我的教子,可怜的小小年纪就失去父母的小哈利。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他在他那个麻瓜姨妈家里继续受苦。

  但是目前我需要时间,我需要在阿兹卡班待一段时间,既然原来的西里斯为了忏悔而愿意在阿兹卡班消耗了那么多黄金般的青年岁月,我毫无疑问不能在还没进阿兹卡班的时候就逃出去。现在这森严的戒备不允许我这样做,我也需要时间去消化整理一下得到的记忆,毕竟,那是“我”从前的记忆。

  我睁开眼睛,我的四周到处都是傲罗,巴蒂·克劳奇看到我睁眼,严肃的吩咐一个傲罗过来检查我身上沉重的铁链。

  我的魔杖已经被折断了。身上捆绑的铁链格外沉重,之前被灌了肌肉松弛剂的身体还不足够支撑我坐起来。我安静的侧躺在马车上,任由那个傲罗粗鲁的把我翻来覆去的折腾,然后揪着我的衣领,又灌了我一瓶味道古怪的魔药。

  冰冷而苦涩的魔药划过喉咙,我几乎立刻觉得头脑开始沉重而恍惚。我没有抵抗这种沉重的睡意,任由自己沉入黑暗之中,心里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醒来的时候应该是在牢房里了吧……

  ------------------------------------------------

  清醒的时候果然是在牢房里了。貌似是间地下室。三面墙一面栏杆,阴暗,潮湿,角落还在滴水。没有床,墙角铺着一张已经看不出颜色的毯子状物品。我默然,看样子似乎应该在出去后讨论下巫师有关的人道主义思想。幸好因为有摄魂怪的看管加上没有魔杖的缘故,身上的锁链已经被除掉了。

  四周很安静,只有隐约从远处传来的呻吟和叫骂。应该是在我之前被抓的食死徒。

  我安静的坐下来。庆幸自己身为一个外科医生有面对泰山压顶不变色,可以对大部分突发事件处之泰然的良好职业素养。

  我开始缓慢但仔细的过滤那些原本不属于我但未来将成为我一部分的记忆以及情感。

  突然,难以遏制的绝望与哀伤从心底蔓延开来,如潮水即将将我没顶,又仿佛漫长的藤蔓铺天盖地席卷而来。我脑海一片混乱……

  第一次做手术失败的时候病人家属哭号着厮打我那绝望的表情,我颤抖的双手;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等待死亡时搭档停止呼吸后惨白枯槁的面容;得知詹姆去世时痛不欲生的哀痛与自责;被布莱克家登报宣布解除关系时的茫然与无措;对雷古勒斯说话时他悲伤却执拗的转身……

  我控制不住的倒在地上浑身发抖,一个又一个场景飞一般的从脑海里闪电般的掠过,却没有一个能给我停止颤抖的力量。不,不能想这些……我不要想这些,那些美好呢?我求学时的快乐呢?成功挽救一个个生命时的喜悦呢?疫苗研究成功时的光荣与成就感呢?不……我还有很多美好,我不要再恐惧的发抖……我想做些什么……

  几分钟后我终于成功的回想着家人和同事给我的温暖以及我对事业的热诚,感觉到身体多了一些温度。当我撑这墙壁艰难的坐起身的时候,我知道这并不值得骄傲,因为摄魂怪已经离得很远了。要想不崩溃的坚持本心在阿兹卡班度过几年的时光,我要做的还太多太多……

  作者有话要说:捉虫完毕~

  第三章,离开前的准备

  我舍弃那些偏见与误解,只保留美好的。

  ------------------------------------

  似乎只是一转眼,我在阿兹卡班已经度过了两年。

  算起来,已经整整两年没有见过阳光了啊……在这阴暗的地下室里,我莫名的想起斯内普,他是怎样在霍格沃茨的地下室一住就是那么多年的呢?幸亏我是医生,在大学的时候也经常在实验室,解剖室一呆就是一整天,忙的昏天黑地不知今夕何夕,若是换成前任西里斯,还不憋屈疯了?身为一只格兰芬多的狮子,却要呆在蛇院喜欢的地下室,还是这种没床没窗的地方,一年四季看不到一丝阳光……

  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花了大量的时间用在对魔法知识的归纳与整理,不得不说内容真是博大精深。所幸祖国曾经被包括我在内的无数学子唾骂过的应试教育,给予了我强大的整理与记忆的能力,虽然因为没有魔杖并且不被允许使用魔法的情况下我记住了全部的跟魔法相关的知识,记忆里的那些关于魔法的运用和身体近乎本能的身体记忆帮了我大忙。只有这时候我才会对格兰芬多的好动致以深深的敬意,身体在很多时候拥有战斗的本能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即使我逃出去后对一些魔法使用的不好,也可以借口在阿兹卡班两年不被允许使用魔法而生疏了。再次感谢格兰芬多,这种借口大概只有格兰芬多说出来才会有人相信。勇敢,冲动,却很少动脑的格兰芬多,大多数时候真的很让人郁闷,因为记忆中那些极少的,我却极关心的魔药的知识。

  但是我始终认为我最大大的成绩是我已经可以在摄魂怪面前保持彻底的冷静。我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才在前不久终于做到了这一点。

  为了这个,我放任自己的情感与记忆里的融合,当然,仅仅限于那些美好的。我不想让偏见和误解遮蔽我的眼睛。即使是个格兰芬多,前任西里斯也依然是个被宠坏的贵族大少爷,不识人间疾苦,不懂体谅与包容。至于那些不理智不正确的认知,我在从头到尾看过之后才了解为什么后来的斯内普会对劫掠者恨之入骨。那样侮辱性质的辱骂与挑衅,已经不能用恶作剧来形容,而显然邓布利多的纵容让这种羞辱变本加厉。即使是对一个涵养极好的人做出这样的举动也会让对方愤怒憎恨到刻骨铭心,何况是斯内普那样自尊心极强的人。

52书库推荐浏览: hp同人小说作品| 高辣文| 返回52书库旧站